🏡
PTT小說網
x
    在眾人的齊呼聲中,岳陽樓中秋文會正式拉開序幕。

    方運掃視前方所有人,舉著一杯酒,微笑著舌綻春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聖元內外,古往今來,聚於今宵。這第一杯酒,敬萬界諸天,蘊養生靈。」

    方運說著,將酒杯向上一揚,在才氣的作用下,酒水化為水滴均勻向上飛揚,水光閃爍,如同漫天星辰在會場上空漂浮。

    在場有酒杯的人都輕輕舉杯,然後放下,沒有酒杯那些人,都輕輕拱手,表示尊敬。

    「昭茲來許,繩其祖武。於萬斯年,受天之祜!我等能立於岳陽樓前,而非妖蠻囚牢之中,皆因眾聖諸賢、列祖列宗。這第二杯酒,敬歷代先賢,開天闢地!」方運這一次把酒灑在地上,形成一條清晰的橫線。

    眾人再度或舉杯,或拱手。

    方運說的四句乃是《詩經》中《下武》最後四句,全詩稱讚周朝歷代先王,這四句話是說,周朝先王的光輝與功績照耀後人,後人應追尋效仿先祖的言行事迹,基業必將萬年永固,得到上天的賜福。

    方運用在此處,意為當代之人銘記先賢的功勞,不能數典忘祖。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內有五蠻作亂,外有妖界虎視,諸界不平,今日今時,每一位人族都在努力,都在向天地昭顯我們渺小而又充滿無限可能的力量!這最後一杯酒,敬在座的每一位,敬世間的每一位,敬屠妖滅蠻的每一位,我們,活著,我們,要活得更好!」

    方運以俗語終結敬酒,一飲而盡。

    「要活得更好」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五個字,卻讓數不清的與會者紅了眼圈,人生艱難,人族危難,活得更好太難太難,但,沒有誰可以阻擋這個最真誠最簡單的夢想!

    「好!就是要活得更好!」武君大笑一聲,同樣喝光杯中酒。

    一些洒脫的讀書人開懷大笑,痛痛快快地喝酒。

    待會場平息,方運繼續舌綻春雷道:「本官雖為兩州總督,但也是此次文會文比之人,若是繼續主持文會,未免有些不公平。那麼,接下來,文會交由象州州牧董文叢主持,咱們,岳陽樓上見。」

    眾多百姓大聲歡呼,希望可以早一些見到方運與張龍象文比。

    象州州牧董文叢一身白衣墨梅服,穩步走上高台,但熟悉他的人都會發現,他的步伐比平時快了一成,而他的眉目間有一絲難以掩飾的喜色。

    在場的眾多讀書人羨慕地望著董文叢,尤其是十國各地的州牧,有的甚至是大學士,可眼中依舊是艷羨之色。

    讀書人重視的文名並非虛名,而是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大多數讀書人都可以從文名中受益,所以許多人盡一切可能提升文名。

    主持這種堪稱影響力覆蓋全人族範圍的文會,增長的文名會異常恐怖,從明日開始,董文叢的文名將超越過半的大學士,成為景國最出名的翰林。

    有了這些文名的烘托,董文叢的心境必然會發生變化,更加自信,晉陞大學士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董文叢在高台的中心站穩,滿面笑容向各方拱手,舌綻春雷道:「在下董文叢,忝為象州州牧。為了今日文會,在下準備了一篇言辭華美、妙語連珠的文稿,昨日給方虛聖斧正,哪知方虛聖只看了一眼,撇撇嘴,隨手把文稿扔進紙簍,說董文叢啊,這種廢話天下人的耳朵都聽出繭子來了,能說點人話嗎?你學學慶君去年在『四友文會』的講話。於是我就找人要了一份『四友文會』上慶君的文稿,然後認認真真仿寫一篇,友人都說形神兼備,甚至可以直接給慶君用。於是,我把新的文稿交給方虛聖。方虛聖看完之後,默默從紙簍里撿回之前的文稿,遞給我說,這篇還是很不錯的。」

    會場的眾人哄堂大笑,沒想到董文叢當眾揶揄慶君廢話連篇,這在大型文會不常見。

    許多讀書人卻若有所思,不斷看向方運,心中升起難以抑制的羨慕和衝動。表面上看,董文叢為了文名趁機拿慶君開玩笑,但實際上,極可能是董文叢遞交文稿后,方運要求董文叢用不一樣的方式進行開場白,反其道而行。

    現在,董文叢做到了,在如此盛大的文會竟然說出這種話,人族前所未有,人族讀書人將徹底記住董文叢這個名字,都會記得這個敢拿一國之君開玩笑的州牧,而且景國百姓知道后,定然對董文叢好感大增,贏得民心。

    但這樣做也意味著可能會招來慶國的不滿,甚至會被保守的讀書人指責,導致兩國糾紛,但無論產生什麼後果,只要方運不追究,沒人能把董文叢怎麼樣。

    方運簡直是眾官夢寐以求的好上司。

    慶君身在甲席之中,雖然被董文叢調侃,但卻露出自豪之色。

    去年在慶國舉辦的『四友文會』也非常盛大,是人族最著名的文比文會之一。

    文人四友便是琴棋書畫,在四友文會之上,人族各文位的人要在琴棋書畫方面進行比賽,排到一定名次,便會獲得豐厚的獎勵,不僅文名大漲,不僅會得到文寶,同時也會被各國各社甚至聖院一些殿院爭搶。

    四友文會五年舉行一次,方運去年在文界之中,錯過那場盛會。

    去年的四友文會舉辦得非常成功,慶國的總成績竟然達到第三,超過武國、雲國和孔城等強國,是近百年來慶國成績最好的一次,慶君認為這是自己的功勞,經常拿四友文會說事,所以董文叢才以這件事開玩笑。

    因為董文叢對這個玩笑的尺度拿捏得很准,這次慶國人並沒有反感,反而和慶君一樣,認為這是董文叢認可慶國的成績。

    看到台下慶國人沒有憤怒,台上的董文叢鬆了口氣,感激地看了方運一眼,區區幾句話,他數易其稿,最後還是得方運指點才定稿,他一開始覺得這個開場白太大膽,會引來爭議,但方運說保證沒事,因為這個開場白本身沒有攻擊慶國的意思,問心無愧。

    用輕鬆的話題開場之後,董文叢便開始中規中矩主持文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