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凡是大型文會,都有一些固定的流程,這數百萬人齊聚於此的中秋文會,不可能一開始就讓方運與張龍象文比。

    中秋節的習俗極多,陸續融入文會之中。

    岳陽樓中秋文會的開幕,便是由孔城的舞姬上演的「拜月舞」。

    孔城的舞姬都是百里挑一,冠絕人族,當拜月舞開始后,眾人都被吸引,認真地看著。

    那些讀書人還好,因為大都看過這種高水平的舞蹈,巴陵城的普通百姓很少有人能看到這種層次的舞蹈,看得如痴如醉。

    遠處的那些水妖也看得心神蕩漾,有些水妖甚至忘乎所以,在水中輕輕舞動,響應舞姬。

    方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對高台,聆聽音樂,觀賞舞蹈。

    剛看了一會兒,方運感到有什麼東西靠近,扭頭一看,就見半人高的大兔子笑嘻嘻走過來,並舉起兩隻前爪向方運拱手作揖。

    方運微微一笑,向李繁銘那裡看了一眼,然後微笑道:「多年不見,你又胖了。」

    大兔子笑嘻嘻用爪子拍了拍自己圓滾滾的肚子,走到方運身邊趴下,然後看著桌子上的瓜果美食流口水,這甲席的食物,遠好於丙席。

    方運笑著拿了一塊精製的月餅遞給大兔子。

    大兔子立刻唧唧叫了兩聲感謝,然後伸出兩爪捧著月餅,三瓣嘴快速吃起來,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音。

    看著大兔子,方運想起當年進入聖墟時的孔城中秋文會,想起在聖墟的經過,於是從吞海貝中拿出一顆拇指大小的紅果子。這種果子名叫赤玉果,是血芒界獨有,離神物還差一些,但卻蘊含很多天地元氣,人直接食用就能吸收,屬於神物之下最高端的果實。

    方運平時就拿這種果子招待大儒層次的友人,經常給奴奴吃,現在看到大兔子如此乖巧,便給了它一粒。

    大兔子立刻放棄月餅,盯著赤玉果鼻子猛抽。

    足足盯了三息,大兔子後退一步,看著方運認真地搖頭。

    「怎麼,不要?」方運問。

    大兔子用力點頭,表示太貴重,自己不能要,但是,它嘴角兩行清澈的口水暴露了它的真實想法。

    一旁的人見到大兔子流出那麼多口水,忍不住笑起來。

    方運笑道:「多年不見,你也算是我和奴奴的小友,就送你一顆果子,吃了吧,我這裡多的是。」

    大兔子猶豫片刻,輕輕搖頭,表示還是不能要。

    方運臉一沉,道:「你不要我可扔了!」說完捏著赤玉果就要往外扔。

    哪知大兔子急忙衝上前,舌頭一卷把赤玉果捲走,一口咽進肚子里。

    但隨後大兔子呆在原地,雙眼發直,用力咂嘴,可惜咂了半天,也沒咂出滋味,輕輕嘆了口氣,後悔吃得太急。

    周邊的人大笑,沒想到這兔子如此有趣。

    方運知道再給的話大兔子不會要,便拿了一個果盤放在大兔子面前,大兔子立刻忘記剛才的事,開心地吃起來,一邊吃,還一邊看高台之上的舞姬跳舞,看到高興處,還擺動兩隻大耳朵。

    過了一會兒,方運突然對大兔子說:「這拜月舞中有見玉兔的部分,你可以上去圍著她們轉。」

    大兔子一聽,精神振奮,用力一點頭,猛地竄上高台,然後繞著那些歌姬開始奔跑,還根據樂曲的節奏蹦跳。

    遠處的人不知道這是突然出現,還以為是早就準備好的,而且不顯得突兀,反而讓這段拜月舞更活潑,於是紛紛叫好。

    只不過有些人看著好笑,這兔子跟撒歡的小狗一樣。

    遠處的李繁銘本來正在喝酒,看到大兔子上台的一剎那差點噴出來,最後猜到跟方運有關,只能笑著搖頭。

    隨著樂曲結束,舞蹈停下,大兔子也回到方運身邊,繼續享受美食。

    開場的拜月舞由舞姬出演,第二支舞蹈則是男人出演的追月舞。

    前半個時辰都是舞蹈,之後便是一些著名的文人上台,或當眾以大筆作畫,或彈奏瑤琴,為文會助興。

    一個時辰后,董文叢走向文台,開始進行文會中最常見的環節,現場作詩,競爭文會魁首。

    許多年輕讀書人卯足了勁,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由於參與文會的人太多,於是董文叢決定各國出五人,而且必須是二十歲以下且進士文位之下的年輕人,一起登上高台,通過抓鬮決定要寫作的類型、韻腳或主題。

    有人起鬨讓方運參與,但方運笑而不語。

    不多時,各國加孔城各選出五人,一共有五十五個年輕人走上高台。

    在董文叢宣布規矩的時候,距離方運數丈外的慶君道:「方虛聖,我很看好我們慶國的小詩君葛裕,他極可能是此次文會的前三。不如你也挑一個景國的年輕人,與葛裕一較高下,你我各出彩頭,兩人中勝者獨得,如何?」

    方運笑道:「我可不上當。去年我雖沒在聖元大陸,但也知道這個小秀才一鳴驚人,小小年紀就達到書法二境,一舉奪得少年秀才楷書組的書法冠軍。對了,我還記得他用的正是柳體。」

    慶君最得意去年四友文會的事情,聽方運提起,大笑道:「不錯,就是這個小書生。而且排在他後面的那人,是你們景國少年。」

    方運輕輕點頭,自從柳體與顏體出現后,景國讀書人便精研這兩種字體,結果冠軍被同樣寫柳體的慶國人奪取,所以在景國引發了熱議,許多人憤憤不平,發誓下一次四友文會一定要勝過慶國。

    慶君微笑道:「那場少年秀才楷書文比,我也在場,說來也怪,其他各國少年書寫的時候,我們慶國觀眾都靜靜看,唯獨你們景國少年書寫的時候,那些慶國百姓會發出噓聲。你說,這是為何?」

    慶君雖然沒有舌綻春雷,但由於兩人相距較遠,慶君的聲音很大,不僅甲席的人能聽到,連乙席的那些大學士也能聽到。

    在慶君說完話后,就見甲席乙席的所有人已經不去看高台,而是齊齊望著方運或慶君。

    許多人意識到,慶君終於忍不住,開始發難。

    現在是正式的中秋文會,而不是之前的洞庭宴,方運沒有說「只談風月」,沒有立下規矩。

    更何況,所有人都認定,張龍象隨時可能出現。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