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直到晚上十點,五十五個年輕人才全部作詩完畢,其中的好詩被大學士鑒賞點評,不知是不是受到「慶犬吠雪」和「慶驢技窮」的影響,慶國五個年輕讀書人的詩文都沒有出縣,最好的一人排在第十五,全面潰敗。

    一些讀書人便說這是「慶驢技窮」,直贊方運有看透未來之能。

    慶國人什麼也不敢說,因為慶君明明是想打擊方運,擾亂方運心緒,可最後慶國的少年人受到影響,自食惡果,無可奈何。

    待賽詩的年輕人走下高台,董文叢無奈地舌綻春雷,道:「請問在場諸位,誰見到張龍象張大學士了,他似乎迷路,至今未到。」

    許多人望向方運附近的甲席,有一張椅子自文會開始就空空如也。

    方運感到自己的吞海貝中珠江公印開始不斷接收傳書,顯然,有些人也急了。

    於是,方運暗中利用珠江公印回復雷廷真等一些人。

    「子時一到,文比開始。」

    很快,陸續有人知道張龍象前來的具體時間。

    董文叢也接到消息,於是宣布文會繼續,請孔城最富盛名的雜技班子上台表演,等待子時到來。

    在聖元大陸,子時也就是夜裡十一點才是一天的終結與開始。

    大多數人興緻勃勃看著雜技表演,每每遇到驚險的時刻,許多人發出輕呼。

    但是,部分讀書人的心思卻沒有放在雜技上,期間大都在看論榜,偶爾與周圍的人交談,時不時看向方運。

    隨著子時越來越近,文會現場與論榜的氣氛有些變化。

    文化現場的讀書人越發沉默,但論榜上的文章越發激烈,尤其是那些沒來巴陵城的讀書人,根本顧不得睡覺,一直在論榜上看眾人的文章或答覆。

    一些景國官員暗中注意人群中身穿普通藍袍的左相柳山,但他自始至終都像普通人一樣站在那裡,沒有絲毫特別的舉動,若非方運提醒,這些官員根本無法發現柳山。

    在離子時還有一刻鐘的時候,方運突然看向董文叢,重重點了一下頭。

    董文叢立刻點了一下頭回應,然後手持官印,不知道在做什麼。

    僅僅過了三息,突然有一個女人的哭訴聲通過擴音海螺傳遍全場。

    「象州民女花青娘,請慶君和谷君為民女主持公道!」

    原本正在看雜技的人嚇了一跳,一起望向聲音發出的方向。

    那裡是象州百姓所在的地方,就見之前那幅「端木遺風」的慶君親筆書寫的字帖再度被高舉起來,以葛憶明為首的慶江商行之人站在花青娘身邊。

    隨後,葛憶明舌綻春雷道:「在下象州進士葛憶明,狀告兩州總督方運,濫用職權,肆意打擊慶江商行!請慶君與谷君兩位陛下主持公道!」

    等葛憶明說完,許多人露出早就知道會如此的樣子,但還有一些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看著花青娘和葛憶明,這可是人族歷史上最盛大的中秋文會,在這種時候針對方運,太過分了,一點不給方運一點面子,何止是恩斷義絕,簡直就是不共戴天。

    隨後,慶君憑藉玉璽說話,聲傳數百里。

    「朕乃是慶國之君,不便處理景國內務,但慶江商行乃是我慶國的商行,我若不說兩句,怕是寒了慶國百姓的心。方虛聖,慶江商行之事,葛憶明說得是否屬實?您是否針對慶江商行發布過一些政令?」

    方運舌綻春雷回答:「慶江商行?對,我是曾打擊他們的花樓。」

    慶君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痛快回答,反倒愣住了,許多人也愣住了。

    數息后,象州百姓紛紛稱讚方運。

    「有種!」

    「老子早就看慶江商行不順眼了,之前傳言說是方虛聖打擊,有人說不是,現在真相大白!」

    「就是要搞慶江商行,活該!」

    「既然如此,那朕就不得不插一手了!哼!」慶君重重冷哼一聲。

    突然,一個翰林從丙席上站起,向方運一拱手,然後向所有人拱手,舌綻春雷道:「在下乃孫臏世家的旁系,翰林孫士琮。敢問方虛聖,還記得當年世家賭局之事嗎?猶記當年,我孫臏世家相信您能在三年內書寫十六首傳世戰詩詞,所以與雜家對賭一件半聖衣冠和一些土地商鋪。結果,直到今年立春您都沒能作完十六首傳世戰詩,未能成為天下師!我孫臏世家願賭服輸,這些天一直在清點地契房契。在下在孫臏世家地位卑微,但正如張鳴州詩詞中所言『位卑未敢忘憂國』!孫臏世家諸位家老寬宏大量,但我今日想要對方虛聖說,請您向孫臏世家道歉,因為您辜負了我們的信任!」

    全場嘩然,孫臏世家乃是兵家中最強的半聖世家之一,現在孫家人公然指責方運,難道孫臏世家以及兵家要開始與雜家聯手反對方運?

    但眾人一想又不像,縱橫家曾害死兵家極有可能封聖的文豪白起,而縱橫家在呂不韋封聖后一直依附雜家,導致雜家與兵家對立多年,雜家絕對付不出與兵家和解的代價。

    但僅僅數息后,一位紫衣大儒起身,面色嚴峻,道:「老夫乃孫臏世家大儒孫天雄,在此宣布,孫士琮背叛孫臏世家,列為世家公敵,老夫親自將其捉拿,押解回孫家,家法處置!」

    說完,就見那孫天雄對準幾十丈外的孫士琮一抓,孫士琮竟然不由自主飛向孫天雄,如同被無形大手抓著領子揪過去,毫無抵抗之力。

    數息后,孫天雄右手如同拎小雞一樣掐著孫士琮脖子,腳踏平步青雲,緩緩上升,然後向方運微微低頭,道:「今日之事,我孫臏世家定然會給方虛聖一個交代。當然,某些人也必須給我孫臏世家一個交代!」孫天雄說完,兇狠地看了一眼宗聖世家家主宗甘雨和慶君,腳踏平步青雲遠去。

    直到這時候眾人才明白,應該是宗家或慶君用什麼手段策反了孫士琮,讓他在這個時候出面,找方運的麻煩。

    孫天雄還未飛遠,陸續有多個世家的年輕讀書人舌綻春雷,控訴方運導致他們世家輸掉賭局。

    那些世家無一例外,全部宣布將那些人逐出世家。

    但是,這已經對方運形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不僅是他國人抱有疑慮,連象州百姓都開始懷疑方運的能力。

    慶國大學士、吏部尚書古南懷冷聲舌綻春雷:「聽說景國陳聖世家在那次大賭局中輸給宗家,為何遲遲不交付賭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