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慶國讀書人有點迷糊,一些高官甚至氣急敗壞,慶國國力雖然見漲,那是因為宗聖和宗家力量增強,在其他方面沒有優勢,畢竟慶國有些偏安,而武國與啟國斗、與蠻族斗,一直不落下風,各方面都很強。

    若是文比,最多比一些詩詞文章、琴棋書畫,慶國和武國是五五之數,可真要文斗,慶國最多有四成勝算。

    尤其是一開始罵武君的那些慶國人,恨不得咬掉自己舌頭,早知道如此,絕不會挑釁武國,可現在騎虎難下,只能硬撐,接下此次武國的宣戰。

    慶君面色非常難看,現在連方運的事都沒解決,就招惹了大量武國的讀書人,關鍵是,武國離慶京很遠,所以即便武國讀書人想找慶國麻煩,也很少去慶京。可現在,大量武國人利用臨時海眼來到巴陵,而巴陵離慶京很近。

    慶國眾官也愁得眉頭緊皺,誰能想到,方運舉辦一場文會,竟然把武國讀書人運送到慶京近處?

    「禍水東引!」所有慶國官員無奈地望著方運,如果這真是方運布下的局,那幾乎可以獲封謀聖,完全是把兩個國家玩弄於股掌之間。

    武君竟然越來越興奮,明明離方運很近,還舌綻春雷道:「方虛聖,你的文會我來了,我們武國要去慶京文比,你去不去?」

    方運不假思索,立刻回道:「我以個人的身份支持武國,支持武國讀書人。若諸位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凡是我方運能幫上忙的,絕不推辭!」

    「好!有你這個慶國剋星在,我們一行定然大獲全勝!朕現在就對慶國宣戰,文斗全慶國!」武君更加高興,有方運幫忙,能讓武國讀書人的士氣翻幾番。

    武國眾人頓時連連歡呼。

    慶國人全是一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模樣,什麼叫「慶國剋星」?這岳陽樓在慶國之外,方運都能在這裡創造出慶犬吠雪與慶驢技窮,足以讓未來幾百年的慶國人被罵,等方運到了慶京,慶國人受得了嗎?

    不過,慶國人雖然心裡擔心,但骨子裡並不服輸,武國雖然強,但對慶國沒有形成碾壓性的優勢,即便是衣知世也未曾像方運一樣壓得慶國人喘不過氣來。

    兩國嘴上不饒人,慶京文比已成定局。

    慶君看著兩國讀書人爭來爭去,一個頭兩個大,之前準備了很多針對方運的手段,這件事一鬧,很多手段都用不出來,而且現在論榜都在討論兩國之爭,好像沒人再關心這個文會。

    就在兩國人爭執的時候,一個紫衣大儒突然起身,向方運微微一拱手,舌綻春雷道:「老夫有一事不明,還請方虛聖指教。」

    洪亮的聲音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直響,眾人停下罵戰,循聲望去,一些人很快認出這個人,驚詫莫名,難不成這位也想反對方運?

    湯正威,申國大儒,同時也是申國的文相,此人精研禮之聖道,以恢復周禮為己任,為人刻板固執,是個人人頭疼的老學究,但怎奈此人的學問實在太精深。

    有同輩大儒斷言,此人若不是偏執於禮之聖道,若非性格過於方正,必然成文豪,而且極可能封聖。不過,此人太過偏執,很難封聖。

    方運望著這位老先生,一身洗得有些發白的紫袍,頭髮雪白,只有幾縷黑絲。此人相貌平平,但雙目之中仿若有大威嚴,可以重定山河,自立秩序,讓人望而生畏,不由自主遵循他的意志行事。

    方運道:「得正威先生垂詢,在下心中歡喜。不過,我即將與張龍象文比,等文比之後,再與先生討教,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湯正威卻道:「我只想在天下人面前問你,文比之後,你未必給老夫機會發問,也未必有機會討論此事。老夫非為一己之私,而是為眾多友人發問。」

    「眾多友人?被別人稱為『男尊社』的那些人?」方運毫不掩飾語氣中的嘲弄。

    「男尊社是他人的稱呼,在老夫心中,本社只是臨時文社,無名無姓。」湯正威語氣淡然,絲毫不在意方運的嘲弄。

    方運輕輕點頭,道:「正威先生真的不給在下留餘地,非要逼在下在文比前回答?」

    「你若因為老夫的發問而心神動搖,便不配與兩界山英豪張龍象文比,必輸無疑;若老夫發問影響不到你,那你即便輸了,也怪不到老夫頭上。」湯正威的表情和之前一樣,如同乾枯的樹皮,絲毫不變。

    「嗯,我先問正威先生幾個問題,先生可願回答?」方運問。

    「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湯正威道。

    「敢問先生,我若往您身上放一根稻草,您會覺得我在阻撓您或者想要讓您承擔重物嗎?」方運問。

    「老夫還不至於如此心胸狹隘。」湯正威道。

    方運繼續道:「那麼,數億景國人,一個接一個,每人往您身上放一根稻草,假設這稻草能夠聚而不散,所有的重量都可以壓在您身上,您會不會死?」

    「老夫雖是大儒,但身體終究有極限,負重總有極限。」湯正威似是還想說什麼,但只是一本正經回答。

    「這些稻草中,總有最後一根放上的時候,導致您不堪重負。那麼,是最後放上那根稻草的人殺了您,還是第一個放稻草的我殺了您?」方運問。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已經明白方運的用意。

    湯正威沉默數息,緩緩道:「無人殺我,但每一個在我身上放稻草的人都會傷害我。」

    「那麼,我重新問一句,正威先生堅持此刻問在下,還是等文比結束再問?」方運靜靜地看著湯正威的雙目,絲毫沒有被他雙目中的氣息所震懾。

    湯正威向方運一拱手,道:「老朽考慮不周全,險些當了他人的棋子。文會結束后,老夫帶人登門拜訪。其餘人等,若湯正威三個字有幾分薄面,無論有何事,請等文會結束再找方虛聖。」

    湯正威說完坐下。

    「男尊社」一眾成員相互看了看,最終搖搖頭,無人起身,其實兩人的對話已經說得很明白,若文會後詢問,方運不會怪罪,但若現在逼問方運,恐怕會被方運當成敵人,極可能遭遇極為激烈的反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