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怒火傳遍數百里,就見長江之上水浪翻滾,大量的水妖開始怒吼,以致於天空開始有烏雲聚集,即將引來風雨。

    雷廷真卻道:「舊事不談,老夫此來,只想知道,您為何要殺死雷重漠?為何要殺死人族的未來大儒?為何要殺死我雷家家主!」

    「當然是因為他該死。」方運淡然回答,語氣里的冷漠與輕蔑格外明顯。

    「你……」雷廷真氣得鬚髮怒張。

    「父親,您死的好慘啊!」就見一個雙眼哭得紅腫的少年全力奔跑,以頭撞方運。

    「不可!」其餘人急忙阻攔,但方運一甩手,周圍元氣涌動,把少年彈回。

    那少年跌坐在地,大聲哭道:「父親,孩兒不孝,方運狗賊勢大,無法為您報仇,今日便自裁以全您的生養之恩!」說著,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突然從袖中拿出一把匕首,雙手反握,直直捅進小腹之中。

    噗……

    鮮血立刻染紅腹部的衣衫。

    「小翱!」雷廷真急忙衝過去,抱住少年,並以才氣封住傷勢,同時大喊,「來人!快來人,快救治小翱!」

    就見雷家人群中的醫家人紛紛出手,多本醫書飛到近處,外放出光芒,籠罩少年的傷口。

    雷廷真迅速拔掉匕首,少年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少年面色慘白,失血過多,已經昏迷過去。

    雷廷真悲憤地望向方運,大聲道:「你難道要殺光我雷家之人才肯善罷甘休嗎?老夫認錯,老夫承認之前雷家做錯了,但你為何依舊不放手?依舊殺我雷家家主,甚至要滅我雷家滿門!」

    方運面色冰冷,緩緩道:「你說的沒錯,我是很想滅你雷家滿門,不過,你放心,在你們雷家逆種之前,我會克制,絕不會那麼做。」

    許多支持方運的人目光中滿是讚許,這才是真正的坦蕩,這才是強大之人應該說的話。

    「你這個兇手!」雷廷真更加悲憤。

    在場的許多大儒一直冷眼旁觀,一些中立的大儒神色一直不變,但看到雷廷真以大儒之身使用這種悲情的手段,大都不屑。

    但是,許多人也不得不承認,這種手段很有效果。

    在場的許多人看到堂堂大儒如此,竟然生出同情之心,反而覺得方運做事說話太絕,有失儒家中庸之道,有失虛聖涵養。

    葛憶明舌綻春雷道:「諸君,你們看看堂堂虛聖、象州總督的嘴臉!讓少年自戕,讓老者落淚,如此卑劣之人,如何當我象州眾官之長?如何治理象州百姓?本人葛憶明,今日將收集所有象州人的請願,彈劾總督方運,還象州一片郎朗晴天!」

    「本人泰閤府知府嚴悟,懇請象州百姓不要被方運蒙蔽,此人暗殺雷家家主,為禍象州,罪大惡極,本人攜泰閤府同僚,一起寫血書彈劾此獠!」

    說完,嚴悟竟然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白布,然後用刀切開拇指,蘸著自己的血開始寫字。

    「在下巴陵府同知霍隴,本不欲參與此事,但沒想到方運不僅殘殺雷家家主,還欺辱雷大學士之子,實乃罪大惡極,萬人共伐!在下,要彈劾方運!」

    霍隴說完,開始接替嚴悟,割開拇指以血書寫。

    「方運此人,不敬長輩,欺凌幼小,禍亂象州,任人唯親……」

    「不能讓象州這方凈土被方運玷污……」

    一個又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響起,所有慶官陸續舌綻春雷,不斷製造方運罪名,然後陸續開始寫血書。

    方運的友人十分焦急,因為一旦血書完成,只要這些慶官能引動部分民心,就會牽動景國國運,從而逼得內閣不得不處理此事。

    歷史上,只要出現大量讀書人書寫血書,必然會形成巨大的影響,即便雙方的矛盾出於黨爭而非公義,即便被攻擊人沒有大罪,血書也會形成極大的作用,讓被攻擊之人文名大降,污名嚴重,甚至失去晉陞官位和文位的機會。

    近百年來,已經很少有人會使用這種毒計。

    寫血書必須要有充分的理由,而現在,殺死雷家家主這個理由十分充分。

    景國人都知道聯名血書的威力,怒髮衝冠。

    一些巴陵城的百姓氣得破口大罵。

    「為了雷家,不惜污衊方虛聖,你們這群畜生!」

    「你們這幫狗慶官,我們象州百姓出了點事,你們不管不問,一個他國大學士死了,你們跟死了全家一樣披麻戴孝攻擊方虛聖,你們還是不是人?」

    「老子是象州人,本來支持你們這些本土官員,挺排斥景國官員,周圍的人天天誇方運,老子完全不在乎,虛聖算什麼?可今天我被你們慶官徹底噁心到了,見過不要臉的象州人,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你們噁心我,我也噁心你們,從今天起,老子全力支持方運!方虛聖,殺光這群敗類,有他們在,象州列祖列宗的臉都被丟盡了!」

    「完全無法想象,景國人為嘉國人披麻戴孝,卑賤到何等程度,才會出現慶官這種狗雜種!就是這樣的狗官在管著我們嗎?生為象州人,何其不幸!」一個老童生大聲疾呼,無比悲愴。

    「之前我一直認為方虛聖在打壓象州本土官員,直到如今,我等才明白方虛聖之前簡直是義舉!這幫畜生,殺光了都不過分!」

    但是,無論象州百姓如何大罵,也無法阻止眾多慶官書寫血書。

    「方運,你還我迎芳閣!」花青娘披頭散髮,高舉慶君手書的「端木遺風」,帶著慶江商行的人衝到雷家隊伍和慶官旁邊,成為第三股勢力。

    「天誅兇手,共討方運!」

    突然,許多人喊著響亮的口號,從人群中走向方運。

    眾人望去,這些人身穿各國不同的文位服,從秀才到翰林皆有,不過這些人的目光暗淡,身體不便,根據種種跡象判斷,是文膽破碎或文宮開裂的讀書人。

    眾人恍然大悟,是巴空山烏雲文社的那群失敗者來了。

    「為計知白復仇!」

    「柳子智,柳子誠,你們死得好冤!」

    「方運,你這個屠夫!你這個劊子手!」

    「偽聖方運,顛倒綱常,大逆不道……」

    雷家、慶官、慶江商行和巴空山四個勢力現身後,慶君徐徐起身。

    「方虛聖,你逼我宣武軍半跪於丁縣之外,侮辱屠妖義士,又因私人喜好攻擊慶江商行,讓我慶國子民無法經商。今日,你要給朕一個解釋!」

    所有慶國官員站起來,強大的威壓如同巨浪拍擊到方運身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