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如此多讀書人的意志連成一體后,天地間的元氣竟然發生異變,大量的元氣向他們所在的地方凝聚,而其他地方的天地元氣變得稀薄。

    這意味著,除非其餘人聯合起來進行對抗,否則任何單獨一人想要攻擊,戰詩詞形成的時間會延長超過一息,詩詞的威力至少會下降一成。

    每個人都能感覺到,一道道狂風在環繞著方運對面的眾人。

    遠處的水妖竟然全部嚇得潛入水中。

    慶國眾官、象州慶官、雷家哭喪隊、慶江商行和巴空山等數萬人彷彿成為巴陵城之主。

    虛聖的存廢都好似只在他們一念之間。

    「欺我景國無人嗎?」姜河川抬腳,看似只是普通的邁步,但這一步卻飄飛數丈,落在方運身後。

    陸續有人走向方運。

    雷廷真冷哼一聲,舌綻春雷道:「今日我雷家為上一任家主雷重漠之死來質問方運,乃是雷家與方家私仇,誰今日若與方運為友,便是與我雷家為敵,是與西海龍宮為敵!各位世家之人,邁步之前,請先發誓與我雷家永遠敵對,萬世不休!」

    宗甘雨突然道:「老夫以東聖閣閣老的身份提醒諸世家,既然是私仇,那便是兩家私事,其餘世家不得干涉。當然,若定然參與,那便是與雷家為敵,與龍宮為敵。你們誰家若是出了個文星龍爵,可以不在乎龍族,但我宗家可不如龍族,絕不會參與此事。」

    眾多世家子弟停下來,世家有世家的規矩,即便世家之間有矛盾,能化解則化解,不能化解則冷處理,大不了減少來往。

    但矛盾若是上升到敵對的程度,比如像荀子世家與孟子世家,比如兵家與縱橫家的世仇,比如荀子世家與墨子世家,比如李斯世家與韓非子世家,這些世家會從各方面敵對,雙方在聖道上斗,在聖院里斗,在各國斗,在科舉上斗,都文會上斗,在商業上斗……無所不鬥。

    聖院有一條默認的規矩,那就是聖道之爭和世家之爭,聖院無權管轄,只能調解。

    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前,許多世家子弟在內鬥中文膽破碎、文宮開裂或文位不保,只要不被抓住把柄,各世家敢用一切手段,甚至經常會牽連到關係不深的人。

    各國的黨爭跟世家和聖道之爭比起來,簡直就是在過家家。

    幸好第一次兩界山大戰出現,導致各世家的爭鬥有所減弱,但不代表各世家不可以用激烈的手段爭鬥。

    沒有任何世家願意與雷家為敵,雷家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龍族,全天下除了酈道元世家,任何世家都不敢與龍族公然對立。

    即便是酈道元世家,也只敢現在與龍族公然對立,一旦酈道元聖隕,他們與其他世家無異。

    掌握《水經注》的酈道元,在有水的地方,那便是一尊與任何龍族半聖平起平坐的強大存在。

    甚至有大龍王說過,酈道元若生在龍族的巔峰時代,所獲爵位必然在星龍爵之上,至少會是月龍爵,與龍族大聖平起平坐。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現在西海龍族與方運已經勢如水火,當方運的友人已經有不小的風險,現在若與雷家公然對立,那西海龍族必然會對其世家進行制裁。

    龍族與人族的關係很微妙,龍族除了忌憚妖界攻破兩界山危及龍族,對人族沒有任何需要,反倒人族一直希望與龍族交流,因為龍族不僅是曾經的萬界之主,掌握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還是四海之主,每一座龍宮都是巨大的寶藏,有大量人族需要的神物。

    每當人族缺少神物的時候,聖院必然會派出使團前往四海龍宮。

    各世家需要龍族,而龍族不在乎除孔聖世家和雷家之外的任何家族,這就是人族龍族與人族的現狀。

    方運微笑著掃視眾人,舌綻春雷道:「諸位好意我心領了,但我不能讓諸位的家族陷入危機之中。當然,這是客氣話,不客氣地說,你們難道認為我方運還解決不了這些宵小蟲豸嗎?我面前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只是人族的敗類,我方運豈會輸給他們!」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面對著那些敵人,徐徐上升後退,向岳陽樓上飛去。

    姜河川微微一笑,點頭道:「的確,老夫過於魯莽了。諸位,這些蛇鼠此時出現,不過是為打擊方運而已,但方運豈會被他們影響?現在已到子時,若是張龍象不來,那方虛聖便等於贏得此次文會,成為本代四大才子之首!」

    雷廷真不依不饒道:「方虛聖,你為何逃到岳陽樓上?在你交代完如何暗殺我雷家前任家主之前,你不得與張龍象文比!」

    方運面帶淡淡的微笑,身體不斷升高。

    許多人看著方運,都有些許詫異,因為方運的神色和之前一樣,十分坦然,完全不把這些敵人放在眼裡,同時還有一絲淡淡的嘲弄。

    江州讀書人所在的地方,寧志遠低聲道:「方運為何如此鎮定?姜河川先生說這些人來只是為了攪亂方運心神,明顯是安慰之言,我都不相信他們來的目的如此簡單。」

    「應該說,打擊方運的心神只是他們最基本的目的,他們真正的目的,應該是與張龍象聯手,讓方運有莫大的損失。至於能讓方運有何等損失,就不是我等可以知道的事了。」

    「不,你說的過於輕了,他們的目的,是要重創方運!」

    「什麼?有這麼兇險嗎?」附近的讀書人都難以置信看著馬淵。

    馬淵用力點了一下頭,道:「我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了解不多,但慶君與谷君聯手至此,雷家近乎傾巢而出,象州慶官全部撕破臉皮,宗家只差與方運公開聖道之爭,並且以世家之爭威脅,意味著他們的意圖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方運此刻,危如累卵。」

    「那我們應該如何幫助方運?」

    「我們?莫說我們,即便是河川先生也力有未逮。這件事涉及到的層次,已經遠超我等的理解。我甚至懷疑,宗雷兩家敢出手,定然有更強大的人在幫助他們。一旦他們失敗,那個更強大的人物就會出手,所以他們才敢背負罵名如此。」

    「更強大的人物?雷家現任家主雷空鶴?還是文豪衣知世?除了他們兩人,只能是四海的龍皇了。總不能是妖界的妖皇吧?」

    馬淵搖搖頭,道:「我也說不清楚,只是感覺,僅僅雷空鶴或衣知世還不夠。」

    「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