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江州讀書人正在低聲交談,宗甘雨突然舌綻春雷道:「知世老弟,方虛聖不要麵皮,完全不為殘殺雷家家主而致歉,完全不為自己的過錯而道歉,執意要與張龍象文比,你既然在,那就在文比前點評一番,兩人誰的勝面更大。」

    「什麼?」

    「衣知世?」

    「文豪來了?」

    眾人四處張望,又驚訝又興奮,就地位來說,虛聖與文豪平起平坐,但虛聖的虛名高,而文豪的實名高。

    若純粹只論讀書人最重要的文位,方運這個虛聖遠遠不如文豪。

    無論方運現在有多大的號召力,只要未成文豪,在讀書人的心目中就永遠不能超過衣知世。

    身為半聖之下文位第一人,衣知世這些年已經很少露面,眾人預計這幾年衣知世就會封聖,但眾人預料得過於樂觀,衣知世在大儒中終究太年輕。

    畢竟,與衣知世同輩的那代大學士都剛晉陞大儒沒幾年。

    畢竟,衣知世還不到六十歲,連老年人都不是,還在壯年。

    方運已經落在岳陽樓的城牆上,心中暗嘆不愧是一代文豪,自己之前用官印搜尋了足足上百遍,柳山左相被自己第一時間發現,但至今還找不到衣知世在哪裡。

    這意味著,衣知世已經無限接近聖道,再進一步,就是自立聖道根基。

    在這種情況下,方運除非消耗聖廟的才氣一一探查每個人,否則根本不可能把衣知世找出來。

    方運甚至懷疑,自己方才已經多次看到衣知世,但由於衣知世不想露面,自己只要沒有站到他面前仔細看,永遠不會覺察自己看到的人就是衣知世。

    兩個人對聖道的理解和運用天差地遠。

    方運至今沒有觸摸聖道,而衣知世已經確確實實觸摸到了聖道。

    眾人依舊在不斷尋找,但是,沒有一個人看到衣知世。

    包括大儒在內。

    很快,那些閱歷較深的讀書人面露震撼之色,這才發現衣知世的力量已經達到極為高深的層次,除了半聖,全天下可能只有他能做到即便在人群中,也不會有人發現。

    方運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然後睜開眼,緩緩掃視下方的數百萬人。

    既然無法感知到衣知世,那就用最笨的方法,利用人群的變化在鎖定衣知世的位置,只要覺察到衣知世的所在,衣知世只要沒有使用兵法或才氣故意易容,便會露出行跡。

    過了三十餘息,方運終於發現有一個地方很奇特,附近的人都主動向兩側讓開,但卻沒有人在中間走。

    方運知道衣知世定然就在那裡,但是,自己的目光好像被奇特的力量干擾,衣知世似乎永遠走在自己的盲點所在,所以自己永遠看不到衣知世的真正位置。

    方運緩緩呼吸,將大學士的力量調動到極致,又過了二十餘息,終於擺脫無形力量的影響,正式看到一位不知如何描述的人。

    此人一襲大儒紫袍,一頭長發如黑得發亮的綢緞披在身後,只有鬢角一片銀白。

    在看到這人的一剎那,方運眼前恍惚,不知道如何判斷此人的年齡,因為乍一看,此人即便身體大都被長袍遮掩,可是面如白玉,外露的皮膚細如凝脂,像是二十歲出頭的青年人。

    但是,細看此人的面龐,卻發現他的臉上留有歲月的痕迹,像三十餘歲的中年人,彷彿樹木的年輪一樣,記錄了他真實的經歷。

    不過,若是看他的雙目,幽深而神秘,漆黑無比,彷彿一個巨大的漩渦,能把天地的光芒吸入雙眼中,讓他所在之處,天地間只有他的雙眼是亮的。

    他的雙目中透著睿智的光明,彷彿只有他是此方世界唯一的智者,只有他才能帶領人族走在正確的道路,一切反對他的,都是邪魔歪道。

    青年人的外表,中年人的神色,老年人的目光,完美地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他的臉上無喜無悲,在他眼中,百萬人群如田野之草,萬千讀書人似山間之花,他來到,如微風吹拂,他離去,不染塵埃。

    深夜的岳陽樓,走來一輪明月,攜秋風,龍虎俱卧。

    那人輕輕抬頭,望向城牆。

    月光獨照岳陽樓。

    皓月當空,文曲星懸中天,在滿月之光與文曲星光的照耀下,人族文名最盛的兩個天才四目相交。

    百萬人群在這一剎那凝固,這一界,仿若只余兩人。

    衣知世的嘴角彎起微不可查的弧度,輕輕點了一下頭,然後雙目平視,徐徐向前走。

    他腳落地時,世間是靜的,他邁步時,萬物才敢動。

    那雙平凡的黑色布鞋,彷彿踩著萬物生滅的相交點。

    眾人還在四處張望,唯獨方運與大儒們盯著衣知世。

    衣知世的目光一一掃過熟悉的大儒,輕輕點了第二下頭。

    每個大儒都感覺衣知世只對自己點頭問候。

    直到衣知世走到甲席,其餘人才驚覺。

    「知世先生來了。」

    「真的是衣文豪!」

    「多少年未見他的丰姿了?竟然與數年前毫無差別。」

    「只看他的背影,還以為他的身高超過城牆。」

    「嘖嘖,這才是高人,神龍見首不見尾,他明明是一路走過來,咱們竟然無一人發現。你們看,他身後那些人,竟然為他留出一條道路,即便這樣,道路兩旁的人也沒有看到他。」

    「神奇,太神奇了。」

    「不愧是一隻腳邁入聖道的大人物,完全無法理解他現在的境界。」

    「不對,他是不是慶國人請來的?」

    「完了完了……怪不得有人猜測有大人物會到場力壓方虛聖,怪不得慶君宗家雷家敢聯袂至此,原來是衣知世要出手啊!」

    「知世先生的才名與方虛聖不相上下,但他年紀大,文位高,若是真參與文比,方虛聖已經輸了一半,張龍象一上場,立見分曉!」

    「衣兄!」姜河川主動向前抱拳問候,客客氣氣。

    「知世老弟!」宗甘雨的口氣就親切了許多。

    「知世先生!」慶君畢恭畢敬彎腰迎接。

    在場的所有人都主動問候。

    之前雷家、宗家、慶君、慶國官員、巴空山和慶江商行所有人凝聚的力量,都好似向衣知世涌去,彷彿為這位文豪做了嫁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