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從吞海貝中拿出張龍象的珠江公印。

    黃金大印懸浮在半空,散發著聖廟賦予的淡淡光芒,在月夜之中格外醒目。

    在看到珠江公印的一剎那,許多人露出疑惑之色。

    突然,宗午源驚恐地大喊:「賊子方運,你竟然奪張鳴州之官印!說,你把張龍象囚禁在何處?」

    眾人本來就不知道方運這是何意,但聽完宗午源的話,幾乎所有人都本能懷疑,一定是方運用了什麼手段阻撓張龍象,否則張龍象不可能至今未到!

    包括許多景國人和方運的友人也全都驚呆了,難以想象方運會用出那種卑劣的手段。

    雷廷真怒道:「怪不得方才我與張龍象緊急傳書他都不回應,原來你已經將他挾持甚至關押!方運,馬上放開張龍象,否則老夫必將聯合天下讀書人去聖院,請求眾聖剝奪你的虛聖之位。」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一直如此鎮定!」古南懷憤怒地看著方運。

    方運愣在原地,自己拿出官印,本想說自己就是張龍象,這些人怎麼全都往另一個方向想?但仔細一想,在眾人看來,和囚禁張龍象比,自己是張龍象的可能性似乎更小,以致於根本沒人會往這方面想。

    全場一片嘩然。

    「張龍象會不會已經被他殺死?」

    「不能,方虛聖絕對不會那般蠢。以我之見,是方虛聖抓到張龍象的什麼把柄,然後以總督之身將其擒下,等文會結束再放出來。」

    「不過,若是如此做,方虛聖豈不會被天下人唾棄?」

    「呵呵,被天下人唾棄的人多了,絕大多數不還是活得好好的?再說了,只要師出有名,他們能如何?只准雷家宗家和慶國各方圍城,就不允許方虛聖釜底抽薪?」

    「話雖如此,可自此以後,方虛聖的文名必然會大降。從此以後,他就會留下巨大的把柄,無論他有了何種成就,別人都會拿今天之事攻擊他。」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方虛聖如此做,才是真正的剛強手段!這裡是景國,是象州,你張龍象犯了錯,還不準人動你?張龍象自以為是天王老子還是半聖?至於文名,呵呵,那些人明裡暗裡污衊方虛聖的事還少嗎?」

    「話雖如此,但我不相信方虛聖會做出這種事,或許另有內情。」

    「方虛聖都已經說不必找了,已經拿出張龍象的信物,難道是張龍象自己不來,然後主動給方虛聖官印?不用多想,必然是方虛聖用了手段。」

    景國人對方運的態度非常複雜,其餘各國人都猶猶豫豫,在真相大白之前,不敢亂說。但是,慶國人已經不去考慮其他,全都在高聲喊叫。

    「方運,請給天下人一個解釋!」

    「張龍象何其無辜,即便是堂堂虛聖,也不能如此欺壓良善!」

    「張龍象之事已經傳遍聖元大陸,楚王無恥,污他為逆種,你在文會前竟然將其囚禁,簡直比楚王都不如!」

    「在這場文比中,既當考生又當考官,方虛聖可真是人族最厲害的虛聖啊,半聖都做不到。」

    慶國人完全被宗午源等人的話引導,全然不去想別的可能性,認定是方運對張龍象用了手段。

    除了雷廷真因為過於急切而出口攻擊,在場的所有大儒都閉嘴不言,因為每一位大儒都很清楚,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任何可能都存在。

    數息后,姜河川舌綻春雷道:「老夫以性命擔保,此事絕不會如大家想的那般!諸位切莫亂猜,方虛聖一定會給出合理的解釋!」

    宗午源恨極之前方運的反擊,忍不住回應道:「敢問河川先生,若方虛聖真的對張龍象做出卑劣的行徑,你便自裁以謝天下嗎?」

    姜河川面色微沉,自己心急想幫方運,卻被人抓住了小把柄。雖然他自身不在乎,但自己身為景國文相,必須要妥善處理,否則會讓景國受到攻擊,就如同慶君和古南懷攻擊方運,最後倒霉的不僅僅是兩人,全慶國人都會受到波及。

    「若本聖沒有對張龍象用卑劣手段,宗午源你去死嗎?」

    星月光照,秋風拂過,方運站在城牆之上,身著青衣綉雲服,俯視宗午源,面色如霜。

    所有談話的人都閉上嘴,靜靜地看著方運。

    衣知世從騷亂開始就沒有說話,一直在觀察四周,此刻微笑著望向方運。

    宗午源回應道:「抱歉,在下可沒說過要死之類的話。」

    「哦?那你說過要拜張龍象為師?」方運平淡地道。

    「的確,但此事與你無關!」宗午源**頂回去。

    慶國人莞爾一笑,這才是世家子弟真面目,只要有理,管你是虛聖文豪,都敢毫不猶豫反擊。

    世家之人,有著寒門難以具備的底氣,即便是寒門天才,那些世家子弟也不會真正在乎。

    「這件事,還真就與本聖有關。因為,你不配當張龍象的弟子,張龍象也絕不可能收你這種卑劣之徒為學生。」方運傲然道。

    宗午源眼中閃過一抹怒色以及淡淡的輕蔑,冷冷地道:「不管你用何種手段逼迫我老師張鳴州,我以我所有的一切發誓,你會後悔!我會讓你見識到,世家與寒門的真正差距!」

    眾多人只覺一股寒意透過衣衫,尤其是那些寒門子弟和普通百姓,無論男女老少,此刻都感覺八月未過,冬日先至。

    宗午源這句話,戳中了每個寒門子弟的痛處。

    世家永遠是世家,即便方運是虛聖,現在是豪門,可在世家面前,依舊只是一個剛剛成長的寒門子弟。

    當世家這個龐然大物開始動起來的時候,任何寒門子弟都會被輕易碾壓。

    所有景國人此刻都無奈地望著方運,若方運真的用了卑劣的手段對付張龍象,那麼,今天恐怕是他最後的一場文會。

    現場的氣氛彷彿凍結。

    宗午源微微一笑,很滿意這個結果,再次道:「那麼方運,現在告訴我,你憑什麼敢說張龍象會拒絕收我為弟子?」

    「因為……」方運的語氣彷彿與平時沒什麼不同,停頓了片刻,掃視岳陽樓下數百萬人,最後與宗午源對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