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都認真看著方運。

    「我是張龍象。」方運如尋常一般說道。

    「什麼?」數以十萬計的人驚呼,他們也做著同一個動作,身體前傾,想更清楚聽到方運的話,因為每個人都懷疑自己聽錯了。

    「因為……方虛聖是張龍象?」許多人喃喃自語,複述方運的話,可這些人目光滿然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哈……」宗午源大笑,但是僅僅笑了一聲,突然止住笑容,流露出細微的震驚之色,不知在竭力回憶什麼。

    不止是宗午源,即便是在場所有的大儒,臉上都出現或震驚或深思之色。

    衣知世的右手一直捏著茶杯,遲遲沒有放到桌子上。

    姜河川本來背對著方運面向宗午源,但這時候身體緩緩扭過去,驚訝地看著方運。

    雷廷真緩緩張大嘴巴,雙目失神,隨後急切地回憶與張龍象相關的點點滴滴,越想,臉色越差。

    宗甘雨眼神發木,直直地看著方運,明明想要說什麼,但好像喉嚨被什麼堵住,發不出聲音。

    全場寂靜,似乎連江水也停止流動。

    「什麼鬼?」遠處露出半個腦袋的洞庭蛟王竟然說了一句人話,而且是象州方言,換做平常時候能把人笑死,可現在沒人理會它說什麼。

    足足過了十幾息,才有人交頭接耳。

    「這是……什麼意思?」

    「鬼才知道。」

    「看看那些大儒,似乎都想明白了,可他們都不說。」

    「我看,他們不是不說,是被嚇到了。」

    「我他么……這麼笨嗎?我畢竟是一國舉人,把十三經背得滾瓜爛熟,可怎麼就無法理解這句話呢?什麼叫『我是張龍象』?誰告訴我,方虛聖為什麼說自己是張龍象?打破文膽我也想不明白!」

    方運的聖墟友人一桌成了附近人的焦點,甚至有幾個人直接走過來,想要聽他們的結論。

    李繁銘眨了眨眼睛,道:「這是什麼意思?我猜猜,難道是說,文界人張龍象被關押的那些年,跑到聖元大陸來偽裝成方運?」

    「不對不對。張龍象年過三十,而且當年已經是進士,若是進聖元大陸重新科舉,會被三位半聖考官一指頭捏死。」

    「聽說半聖有一念三千夢之能,難道張龍象身在文界,夢在方運?」

    「你還不如說張龍象死在文界,然後神念重聚奪走方虛聖的軀體。」

    「咦?這個想法不錯,當年方虛聖昏死過去后,突然靈智大開,會不會就是張龍象附體?」

    「少扯淡,當聖廟是擺設嗎?當眾聖是傻子嗎?若方虛聖是被人附體,進進出出聖院這麼久,被眾聖關注這麼多年,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好吧,這種說法否定。那麼,真相只有一個……」顏域空說完,看著眾人。

    方運的聖墟友人們輕輕點頭。

    旁邊聽他們說話的人腦袋已經成了一團漿糊。

    「什麼真相?你們到底知道了什麼?」

    「到時候你便知道了,」顏域空道,「真不愧是方虛聖啊,玩了全人族還不夠,順便玩了一把全妖界。明天,估計妖界眾聖樹能炸鍋。」

    數息后,雷廷真難以置信地大吼:「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張龍象出現之時,方運在閉關!怪不得方運出現后,張龍象開始閉關!無人知道你三上書山遇到何事,現在老夫才明白,你三上書山後,進入文界,化身張龍象,守護兩界山!你便是張龍象,張龍象便是方運!」

    雷廷真的話把許多人從迷茫中驚醒。

    其餘大儒輕輕點頭,或面帶微笑,或輕輕鬆了口氣,或繼續沉思。

    衣知世把酒杯緩緩放下,喟然一嘆,不知道在嘆什麼。

    姜河川又驚又喜,但是沒有犯雷廷真一樣的錯誤,在方運沒有親口承認,在結果沒有確定之前,他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地望著方運。

    姜河川的雙目中有一片海洋在涌動。

    大儒和世家子弟們知道足夠多的秘密,所以當方運說完后,他們隱約能猜到原因,可是絕大多數人即便聽到雷廷真解釋完,還是迷糊,包括一些翰林甚至大學士。

    「怎麼回事?三上書山跟文界有何關係?」

    「誰能解釋清楚?」

    「知世大儒,現在恐怕只有您能說清了!」

    「衣文豪,請解惑!」

    「知世先生!」

    許多人大聲喊著衣知世,希望他能出面解釋。

    衣知世輕輕搖頭,若是那些官員求問,他根本懶得理會,但現在很多百姓發問,他卻不知如何拒絕。

    熟悉后,衣知世字斟句酌舌綻春雷。

    「據衣某猜測,方虛聖的三上書山最終考驗,便是化身文界人張龍象,率軍前往兩界山,幫助人族獲得畢參之戰的勝利。自始至終,便只有方虛聖,從無張龍象。」

    眾人仔細思索,隨後恍然大悟。

    數以百萬道熾熱的目光望向方運。

    但是,沒有一個人說話,他們只是望著方運,只是想聽方運的答覆。

    「知世先生果非常人,全部猜中。」

    岳陽樓上的方運,衣衫飄蕩,身體挺直,面帶微笑。

    此刻,所有人都感覺,方運是這片天地的主宰。

    「舉世無雙!舉世無雙!」花君老人興奮地大喊,滿面通紅,全然失態。

    「好!好!好!」姜河川已經不知道用什麼來表達自己的激動,只能不斷說同一個字。

    這位老先生的眼角,溢出一絲水光,但很快消散,又變成景國的文相。

    武君猛地一拍桌子,把侍從嚇了一跳。

    「好!不愧是方虛聖,怪不得老子一起喜歡這兩個人,不是沒道理的!文界怎麼可能會出現如此天才,既然是方虛聖,那一切就說得通了!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身邊的武國眾官直翻白眼,武君連「朕」都不自稱了,開始自稱「老子」,回武國后定然會被御史罵得狗血淋頭。

    大兔子張著大嘴,無比迷茫,完全想不通方運怎麼變成了張龍象,它還想等張龍象來的時候,嘲笑張龍象是慶犬吠雪。

    慶君癱在椅子上,無力地看著方運。

    他的手一直在抖。

    他無法相信這個事實,更無法承受這件事帶來的後果。

    .

    馬上會發一張萬民、真龍和學海三文台的圖片,發了那麼多儒道相關圖片,這是第一張我覺得畫比我書中描述更好看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