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目睚眥的力量形成后,岳陽樓下已經沸騰,有的人指責,有的人議論,有的人猜猜,不一而足。

    論榜之上更是瘋狂,根本沒有人懷疑過方運就是張龍象,當謎底揭曉,全人族各處都有手持官印的讀書人在不斷閱讀論榜,想要知道前因後果。

    宗甘雨望著方運,雷廷真同樣望著方運。

    他不斷回憶與「張龍象」接觸的過程,即便現在倒推,也無法覺察張龍象有任何漏洞,這似乎違背了常理。

    但是,若是把張龍象跟書山聯繫起來,雷廷真不得不承認,方運就是張龍象的可能性很大。

    普通人不知道,但雷家人很清楚,書山的威能遠比外界的傳聞強大,甚至可以說,書山和《春秋》一樣,是孔聖留下最有價值的瑰寶之一,遠超亞聖文寶。

    雷廷真沒有因萬目睚眥所而頹廢,因為從決定與方運為敵的時候,他就沒有留下任何後路。所以在眾多大儒中,他是最鎮定的之一。

    但是,雷家其他人則全被萬目睚眥的力量影響,他們全都陷入憤怒、痛苦和恐慌之中,

    那些有文膽的還好一些,僅僅是文膽蒙塵,那些秀才和童生最慘。

    現在的秀才文宮已經能凝聚出文膽漩渦,他們成為舉人後,文膽力量會比前輩稍強,可現在,雷家所有秀才的文膽漩渦全部散開!

    人族的文膽,裂開后可以修復,但文膽漩渦只有一次機會出現,一旦消散,就意味著聖道斷絕,即便眾聖出手,也無法再造文膽漩渦。

    雷家的童生比秀才好不到哪兒去,他們雖沒文膽漩渦,可那些奇特的塵埃遍布文宮,讓他們原本新生乾淨的文宮,變成破舊的老房子。

    文膽蒙塵,得聖氣洗禮可以恢復,但文宮老化,聖氣毫無作用,至少要亞聖出手才能恢復,因為文宮是根基,比文膽更加重要。

    許多來此的少年童生或秀才甚至放聲大哭,他們完全無法承受這種可怕的噩耗。

    這意味著,宗家與雷家的年輕兩代中,九成的天才淪為犧牲品。

    但是,雷家宗家的大儒與大學士,絲毫不在乎那些童生和秀才天才,即便其中有幾人在未來有近乎四大才子的潛質。因為,只要能解決方運,這點損失根本不算什麼。

    家族之仇、聖道之爭,向來沒有絲毫溫情。

    突然,一個身穿藍色文位服和孝服的秀才沖向雷廷真,一邊跑一邊抹著淚,抹完淚沖著雷廷真大吼。

    「你還我的文膽漩渦!還我的舉人!還我的進士!還我的文位!還我的聖道!還有,把我爹娘對我的期盼還給他們!還給他們!你說過今日方運必然敗給張龍象,就算勝了,也會倒霉,讓我們來看笑話!現在,我們雷家成了最大的笑話!還我的文膽!還我的聖道!」

    少年秀才狀若瘋魔,拚命沖向雷廷真。

    在這一刻,包括方運在內,都沒有人嘲笑雷家,反而都對那個少年報以同情,也更加厭惡雷家宗家之人。

    雷廷真緩緩轉身,雙目突然浮現一個漆黑的漩渦,猶如海中的水渦。

    「因小小挫折而置雷家榮辱於不顧,其罪一;以秀才之身冒犯大儒,其罪二;結局未到便妄下定論,其罪三;泄露雷家秘事,其罪四。雷盛鵬,你在今日,連犯四條家法,該當何罪!」

    雷廷真的每一個字都蘊含大儒才能使用的微言大義的力量,每一個字的含義都突然複雜百倍,每一個字都無比沉重,賦予這幾句話以別樣的意義。

    雷盛鵬只覺一座山峰壓在自己文宮,自己已經被全天下人判了重罪,甚至被萬界否定,想想老家的父母,悲痛欲絕。

    「我只想讀書,我只想好好當一個讀書人啊……」雷盛鵬聲嘶力竭的呼喊,連聲調都變得尖銳起來。

    「咔嚓……」

    一聲脆響,雷盛鵬文宮開裂,口吐鮮血,摔倒在地。昏死過去。

    文會的衛兵急忙衝過去,展開救治,附近的醫家之人也紛紛拿出醫書。

    「如此大儒,可嘆,可嘆!」

    「同樣是兩界山功臣,方虛聖虛懷若谷,謙虛謹慎,雷家倒好,不僅要殺虛聖,連自己人都不放過。」

    「廷真兄,對自家的秀才殺雞儆猴、趕盡殺絕,未免過分了!」大儒周晴天忍不住反對,因為他與雷空鶴乃是好友,不願意看到雷家人竟然如此。

    雷廷真沒想到周晴天竟然在這種時候攻擊自己,又知道此人與方運關係密切,怒意陡升,冷冷地道:「此乃雷家家事,外人不得干涉。」

    就在此時,月下的岳陽樓上響起舌綻春雷。

    「那年在文界,廷真先生夜訪在下,要借用『張龍象』之才華,文壓『方運』,以寶物利誘,以身份脅迫,也正是這種口氣。」

    現場立刻沸騰,眾人心中的疑問終於得到解答,原來那個威脅「張龍象」的人,竟然是雷廷真!

    「******的雷廷真!有本事你碎老夫文宮!」花君老人突然暴喝大罵。

    雷廷真有點懵了,難以置信地看向花君老人,現在花君老人只是巔峰大學士,卻竟然當眾辱罵成名已久的大儒,這堪比擊鼓罵曹的禰衡,可現在不是紛亂的三國時期,而是十國大定的時代,是人族內部空前穩定的時代。

    大學士當眾辱罵大儒,在禮殿這是一等一的重罪。

    不知雷廷真蒙,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

    誰都知道花君老人除了好色,也是性情眾人,可誰都沒想到他會到這種程度。

    隨後雷家人發現,雷廷真陷入了兩難之境。

    畫君老人已經年過九十,是雷廷真的長輩,若是雷廷真當眾反擊,未免像是在欺負一個即將入土的老者。

    可雷廷真不反擊,那就是等於堂堂大儒被白白罵了一陣,等於主動承認在這件事理虧,面子裡子全都找不回來。

    這時候,只要雷家大學士出面,便可化解,但是,雷家的大學士們猶豫了。

    就在雷家大學士猶豫的時候,大儒周晴天稱讚道:「花君兄罵的好!這種為禍家族、為害人族的敗類,人人可罵!」

    「以人族大儒之身,算計虛聖,只有畜生方能做出!畜生難道罵不得嗎?」姜河川冷聲道。

    眾多讀書人微驚,姜河川向來是個老好人,即便反擊敵方也頗有風度,可現在竟然直言出擊,前所未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