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都有一種錯覺,這裡彷彿不是景國主辦的中秋文會,而是孔城的中秋文會。

    啪……

    一聲文膽開裂的脆響聲傳數百里。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個慶國的翰林官員口吐鮮血,一頭從椅子栽下去,一旁的慶國官員伸出手要去救助,可手伸到一半猶如被雷擊似的猛地收回手。

    眾人愣了好一會兒,才有人意識到原因,竊竊私語。

    「竟被嚇破膽了!」

    「真新鮮。」

    「不愧是孔家,只是那麼站起來,兩個年輕人隨便說了幾句,那些耆老大儒都沒有開口,就把堂堂慶國翰林嚇得文膽開裂。」

    「不不不,孔家出現,如壓死大儒的最後一根稻草,那位翰林之前就文膽蒙塵,被方虛聖就是張龍象的消息驚得文膽震蕩,現在方虛聖揭發某位,引發孔家震怒,他再也堅持不住。」

    「壓死大儒的最後一根稻草?有趣的說法,不過『壓死』不如改為『壓垮』。」

    「今日文會之後,不知道會成就多少個典故。」

    「長見識。嘖嘖,不愧是孔家人,平日不聲不響,看樣子像是泥塑的,可在關鍵時刻,全族上下無一退縮。」

    「是啊,其他世家若懷疑是那位的手段,恐怕會權衡利弊,然後才會出手,你們看看剛才的孔家人,上到大儒下到秀才童生,毫不猶豫起身。這就是聖人家族的底氣!」

    「方虛聖這個反擊真夠狠的!真解氣。」

    「雖說那位沒有親自命令族人為難方運,但他對此不管不問,總歸是不妥。」

    「噓,罵大儒無妨,罵……再高的就要小心了。」

    眾人輕輕點頭,不再提那位。

    當方運說完后,其實絕大多數人都已經猜到,文界秦相祝奉穹既然與宗家雷家勾連,而雷家的力量又不可能滲透到文界,那只有一個可能,祝奉穹是宗聖親手在文界安插的棋子。

    若真有張龍象,宗家啟用這個棋子乃是妙招,因為祝奉穹不僅是文界翹楚,身後又有宗聖,即便張龍象知道,也不敢把這件事揭發出來,否則等待他的將是宗家的全面報復。

    不過,張龍象是方運。

    方運不曾畏懼宗家。

    在場的一些人望著站在城牆上的方運,又看了看宗家眾人所在,心道真是造化弄人,宗家人動用祝奉穹控制威脅方運之時,絕不會想到,方運反而會把祝奉穹當作刺向宗家的利器。

    而且是致命的一擊。

    除了宗甘雨還勉強保持鎮定,其餘宗家人下到童生上到大學士,全都心如死灰。

    尤其是那些反感宗家針對方運的少數人,心中不斷咒罵,但是,他們自始至終都不敢出面說什麼。

    至於那些平時拚命反對方運的人,此刻有些清醒,但是,並沒有因此減少對方運敵意,反而對方運更加恨之入骨,認為一切都是方運造成。

    許多雷家人暗呼僥倖,雖然雷廷真潛入文界,但跟孔家人打過招呼,只是沒有說明原因,而且並沒有像宗聖一樣,在孔聖文界安排棋子,孔家人並不在乎這種小小的陰謀。

    幾乎所有慶國官員都呆坐在原地,低著頭,一動不動,現在這種時候,他們不敢說任何話,甚至不敢動一下,生怕會被孔家人記住。

    突然,谷君起身,向孔家人微微彎腰,又向方運、慶君、宗家和雷家做出相同的舉動。

    「不才為谷國國君,未敢有一絲懈怠,日夜操勞,不曾停歇。此次前來,應慶君之邀,並無其他念頭,乃是百官響應,即便身為國君,也難免不由自主。今日文會種種,如馬燈流轉、煙花懸空,令人目不暇接,對於諸位,不才只有羨慕,並未有絲毫他意。只是,秋風嚇煞人,不才身體不適,要回城中休養,還望諸位見諒,希望沒有掃了諸位的雅興。」

    谷君說完,不管谷國文武百官什麼態度,也不管慶君那目瞪口呆的樣子,更不管雷廷真與宗甘雨眼中閃過的一抹狠色,慢慢向城內走去。

    少數谷國官員見狀,默默跟上去。

    慶國官員恨得咬牙切齒,可卻束手無策,只能任由谷君離開。

    李繁銘嘿嘿一笑,道:「都說谷君不好當,今天才發現,谷君確實是考驗人的位子。」

    「這位倒油滑,把自己摘得一乾二淨,把所有責任推到挾持他的雜家與官員身上。不過,這話九成都是對的,只有一成值得考究。」

    「他也確實沒辦法,朝廷被雜家官員把持,慶君與宗家一句話,他敢不來嗎?他要是真不來,看著吧,谷國眾官必然會在朝堂上大鬧,讓他這個國君下不來台。不過,這次宗家得罪的人太厲害,不是根基不穩的方運,也不是那些普通半聖世家,即便得罪了亞聖世家,谷君都不會如此,偏偏得罪孔聖世家,谷君若是再不走,以後谷國皇室出了事,想要找孔家裁決都找不到人。是吧,德論?」

    孔德論笑了笑,沒有說話。

    「你看德論的模樣,說明孔家人以後不會怪罪谷君,這次谷君一走,帶著一些谷國官員,雖然得罪了宗家和慶國,但也躲過了一場大危機。」

    「這位谷君,著實帶起了一陣秋風啊。」

    雷家、宗家、慶國、谷國和慶江商行等等各勢力之前雄赳赳氣昂昂,可現在,一支主要力量竟然離開,在各家聯軍的陣形上,撕開一道口子。

    待谷君等人離開,方運再度開口。

    「這些日子,一直有人在攻擊本聖,潑本聖的污水,認為本聖害了當年對賭之人,現在本聖身份揭曉,可還有人藉機生事?」方運面帶微笑,似乎並不在意這小小的污衊。

    許多人也感覺方運的語氣很輕鬆。

    一位老舉人舌綻春雷道:「方虛聖所言甚是!之前您就已經做出十四首傳世戰詩詞,名揚人族,您化身張龍象后,不僅做了一首傳世非戰詩《春望》,一句『家書抵萬金』改變人族書信傳遞難的現狀,更是在兩界山城牆之上,連作兩首傳世戰詩,分別是暗殺戰詩《凱歌》與名將戰詩《李廣頌》,已經達到十六首!而且,兩首詩都在去年出現,未過三年之約。換言之,當年押方虛聖能做出十六首傳世戰詩之人,才是勝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