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方運的話,眾人把自己換到方運那個位置一想,確實如方運所說,自己也必然會這麼做。

    「看到有些人文膽蒙塵,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我很快活!來,中秋夜,為方虛聖干一杯!」武君高舉酒杯。一飲而盡。

    各處有酒的人,紛紛舉杯喝酒。

    「痛快!男子漢大丈夫,自當快意恩仇!我人族虛聖,豈能被這些魑魅魍魎所欺辱?」笨大儒田松石放下酒杯,十分暢快地看著方運。

    就在此時,象州都督方守業快步走到岳陽樓下,舌綻春雷道:「末將方守業,有事稟報。」

    「文會正隆,何事不能稍後上報?」方運好像並不知道方守業要做什麼。

    「事關重大,涉及象州安危,下官不得不佔用文會時間。」方守業。

    「罷了,說吧。」

    「是!子時剛到,象州各地突然不約而同出現騷亂,有在城中以菊花為識,公然煽動象州人叛國,並宣稱您文比馬上失敗,成為經景國恥辱云云。有在鄉鎮動手,地痞流氓聚眾擾民,妄圖將當地獻於慶國。更有人故技重施,焚燒房屋,打砸慶國人的商鋪。」

    方運與方守業立刻成為人群的焦點。

    這些天,在場幾乎所有人都關注方運這個兩州總督,隨著有關象州的消息不斷傳出,他們對方運越發敬佩,不僅僅是因為方運的種種手段高明,也不僅僅是因為《民報》等一些新奇的事務,而是方運為官之正,簡直是人族楷模,最讓他們敬佩的是,方運甚至不惜冒著被官僚反撲的風險做事,這是之前任何人都做不到的。

    也正是因為方運如此特別,引發了一些保守讀書人的不滿。

    不過,保守讀書人雖然不滿方運,甚至視方運為大敵,但始終有底線,與宗雷兩家人不同,至少目前為止,雙方只是觀念之爭,而不是聖道之爭。

    在這一刻,許多人也想起方守業這個人,乃是方運的伯父。

    不過,更多人關注「打砸搶」,因為在方運擔任兩州總督起碼,曾多次出現。

    各地稍微有閱歷的讀書人,心中都很清楚,無論哪國哪地的打砸搶,一旦形成規模,絕對不可能是突發事件,要麼是當地民眾積怨已深,要麼是地痞流氓故意報復,而九成九則是利益驅使,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些普通百姓自然聽不懂方守業的話,但那些讀書人聽到「故技重施」四字,立刻聯想到前些日子方運處理的象州事務,而前些日子的所有民眾鬧事,全部指向慶國與慶江商行。

    許多讀書人曾在論榜上看到一個有見地的景國人以慶國人的語氣寫了一段話。

    你們反對慶國,我們便燒慶國人的商鋪,然後雇一批人嘲諷攻擊景國人。

    你們想要挑起對慶國的仇恨,我們就製造幾個表面上看似仇恨慶國的小丑,再雇傭一批人嘲諷攻擊景國人。

    無論你們想要什麼,我們都有辦法讓民眾陷入混亂。

    「事態如何?」方運問。

    方守業堅定地道:「多虧總督大人您的那份『應急預案』,我們已經做好充分的準備,並且在您的指揮下,我們已經提前掌控九成鬧事頭領的行蹤。在他們走上街頭的第一時間,州軍全面出動,將亂臣賊子盡數鎮壓。您運籌帷幄,但下官能力有限,未能完好執行您的應急預案,導致造成了一定損失。」

    「全象州有幾處發生騷亂?」

    「下官剛剛統計目前上報的文書,六座府城共有十四處、四十五座縣城共有五十三處,除此之外,還有一百二十個鄉鎮出現騷動,相信明天之後,會給您一份詳細的統計。」

    方運輕輕點頭,至少是縣城才有聖廟,才可以傳書,鄉鎮的消息要傳遞道縣城,則需要較長的時間。

    「傷亡如何?」

    方守業自信地道:「至今為止,除了州軍與鬧事地痞,無一平民受傷,但有一些財物遭到破壞,已經統計的總損失大概有三千兩銀子左右。另外,得益於民眾對您的信任,各地百姓自發撥亂反正。來文會之前,下官得到一個消息,湖縣小溝子鎮有一男子自稱得到慶君詔書,反出景國,稱王建國,自製玉璽、冠冕與龍袍,欲以小溝子鎮為封地。恰好兩個押送囚犯的衙役路過,在當地借宿,迅速趕往登基現場,抓獲四人,撲滅小溝子國。」

    「哈哈……」

    文會現場哄堂大笑,偏偏方守業說得一本正經,形成強烈的反差更引人發笑。

    「小溝子國,封號是二傻子王嗎?」一幫人捂著肚子大笑不已,許多人連眼淚都笑了出來。

    「衙役滅國!我大景國官差威武,哈哈哈……」

    連許多來慶國人都在笑,沒想到有這麼傻的人,甚至覺得慶國人都傻,但是笑著笑著,慶國人覺得不對了。

    這二傻子自稱得到慶君的詔書!

    少數讀書人赫然發現,象州官員竟然悄無聲息開始反制慶國!

    方運要通過打擊慶國來樹立自身形象,慶國將計就計開始以支持方運的名義打砸慶國商行,而現在,方運也將計就計,炮製出一個小溝子鎮和二傻子王,讓慶國籌劃已久的大規模騷亂變成一個笑話。

    懲惡永遠比揚善更吸引人,而那些好笑的有趣的人或事,往往會比一些嚴重的事件更能得到關注。

    這個小溝子國一出,根本沒人在意這場騷亂,全都會討論這件趣談,同時會捎帶上慶君,讓慶君的形象大降。

    慶國負責操縱騷亂事件的幾個官員面色變得無比嚴肅,甚至還有一點點猙獰,萬萬沒想到,自己多年的努力付之東流。

    此次能讓象州如此多的地方同時形成騷亂,動用了這些年慶國在象州的一切人力物力,象州所有的慶官、商人和細作聯手,甚至透支了未來慶國在象州的力量。

    但是,不僅僅被方運及時派人撲滅,不僅沒有達到原本的效果,反而被可能是方運炮製出的可笑事件沖淡,對慶君的名聲進行再一次打擊。

    現在,所有人都覺得,小溝子國王是笑話,那麼,那個可能跟二傻子有關的慶君,是不是也有些可笑?

    慶國一些官員無奈地發現,方運用了一個可能是編造的小段子,就把慶君拉低到比二傻子高一點的層次。

    慶君尷尬地坐在那裡,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除了在心裡大罵方運,什麼都做不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