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此大規模的騷亂,必然有幕後主使,可曾有結果?」方運問。

    方守業回答:「啟稟總督大人,在審問之人說出他們行徑涉嫌叛國后,許多人嚇破膽,馬上招供,大都是受當地的慶江商行或其他慶國商鋪之人指使,都拿足了好處。」

    「原來如此。」方運輕輕點頭。

    方運什麼都沒有說,但是,與會的所有人都已經清楚真正的幕後主使是何人。

    在場的許多景國人都驚起一身冷汗,慶國人真是太能算計了,一明一暗,一前一後,若非方運便是張龍象,縱然有三頭六臂,也會敗在慶國人手上。

    「此事牽扯甚廣,下官需繼續處置,不得不離開,還望大人見諒。」方守業一板一眼道。

    「有勞方都督了。」方運道。

    方守業行了個禮,快步離開。

    兩人不過說了數十句話,可卻處處藏著玄機。

    有人在嘲笑小溝子國,有人在思索打砸搶,有人在推演慶國與方運之間相互鬥爭的經過,許多有見識的官員直接傳書方運,想知道何為「應急預案」。

    等方守業離開,方運道:「既然騷亂平息,不會影響文會,文會當正常進行。哦……我忘記了,文會似乎已經結束,因為,四大才子之首已定,勝負已分!」

    方運居高臨下,望著慶君與宗雷兩家所在的位置。

    但是,雷廷真、宗甘雨與慶君三人的臉上,都露出奇特的笑容。

    雷廷真的笑容中帶著少許惡毒,宗甘雨的笑容帶著少許輕蔑,慶君的笑容則帶著一絲的快意,好像大仇得報一樣。

    除了三位主事之人,凡是他們身邊地位極高之人,表情也有微妙的變化,他們都在笑。

    連屢次被方運打擊的宗午源,也在笑。

    他們笑了,景國的眾人則笑不出來。

    都到了這種時候,方運明明已經勝券在握,可這些人不僅沒有陷入極端的情緒中,沒有瘋狂,沒有憤怒,沒有絕望,反而似是在集體嘲笑方運,他們不是傻子,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他們不僅認為自己沒輸,而且認為自己必勝無疑,即便是方運揭曉自己最大的底牌。

    景國眾人的心深深沉下去,就在剛才,連象州各地的騷亂都被方運輕易撲滅,他們還以為整個文會都在方運的掌控之中,但現在,他們沒了方才的自信。

    許多人第一時間給方運傳書。

    「事情不對頭,你要小心!」

    「很不對,要出大事!」

    「他們竟然還沒有用出殺手鐧!」

    「老夫雖不知他們會用什麼手段,但到他們竟然如此自信,定然是有驚天手段。」

    就在此時,宗午源微笑著舌綻春雷,用毫不掩飾的輕蔑語氣道:「不過如此。」

    方運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然後靜靜低頭看著宗午源,一言不發。

    文會現場的大多數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按照常理來說,文會到了這裡已經蓋棺定論,因為整個文會自始至終,都由方運主宰,可為何那些人完全不在乎,為何宗午源還在嘲笑方運?

    宗午源拍了拍衣衫,重新坐下,後背靠著椅子,仰頭看著方運,微笑著舌綻春雷。

    「若有人說你方運毫無才學,我會第一個罵他;若有人說你方運沒有智慧,我也會第一個罵他。這場文會,讓我有不小的收穫,那便是,不僅不能輕易言敗,在真正的結局到來前,也不能輕易言勝。我本以為我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被害得文膽蒙塵,不知多久才能更進一步,自覺不如你。但是,現在若有人說你比我等高明,我只會報以冷笑。看到堂堂虛聖犯了與我一樣的錯誤,我很高興,也有些傷感,我一直以為你很難對付,但在你說出『勝負已分』的時候,我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你,從今以後,將不值得我宗午源看重,也不值得我宗家看重。」

    宗午源的聲音傳遍文會,許多人想罵他,但都忍住了,想繼續聽下去,想知道方運的反應。

    但是,他們失望了,方運只是靜靜地看著宗午源,沒有絲毫的疑慮和擔心,與之前一模一樣。

    宗午源的回擊很有力量,很有技巧,但方運不回應,卻好像打進棉絮里。

    宗午源冷笑道:「你裝得倒很鎮定,可惜,你終究暴露了自大。的確,你就是張龍象這件事,在你親自揭曉之前,我絕不會相信。畢竟,你模仿張龍象太像太像,甚至可以說,你創造了一個全新的人。你以為這種小聰明可以決定一切,你以為自己掌握這個秘密便能反擊我們,但你始終不明白一點,這個世界,實力才是根本,其他都只是依附於實力上的細枝末節。讓我覺得可笑的是,你僅僅掌握了細枝末節卻自以為掌握一切,就好比穿開襠褲的孩子手持木劍,要與一位戰場老兵戰鬥,那老兵不拔劍,不出手,不殺人,你卻以為老兵輸了。」

    「這個故事,照前幾個差了點。」方運微笑著回答。

    但是,方運越是從容,許多人越是揪心,宗午源的幾乎已經挑明,他們會動用絕對的力量針對方運。

    宗午源突然起身,用更大的聲音舌綻春雷。

    「你並不知道,老兵手中的劍,曾屠萬軍,老兵的手,能握乾坤!不是老兵怕你,而是老兵一旦出手,前方再無敵手!」

    方運道:「道理我都懂,但能不能把你手裡指著我的木劍先放下?」

    許多人哭笑不得,方運這個人真是難以捉摸,在暴風驟雨前,在宗雷兩家與慶國即將用出最強大的力量前,都如此鎮定諷刺敵手,很少有人能做到。

    宗午源正要回擊,方運卻再度開口。

    「畢竟,本聖正面對妖界。」

    方運的語氣很平淡,但眾人只覺眼前一片秋涼,鐵血縱橫十方,戰意直衝蒼穹。

    許多人露出淡淡的微笑,不是嘲笑宗午源,而是回想起方運的經歷,回想起方運的功勞,再想想這句話,心中升起說不出的喜悅。

    因為方運沒說錯,方運正面對妖界,而方運的背後,是整座聖元大陸,是全部的人族。

    因為有方運在前面擋著,所以每一個人都可以隨時隨地微笑。

    許多人用憐憫的目光看向宗午源,因為他更像那個穿著開襠褲手持木劍的孩子。

    這個孩子並不知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