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妖皇城。

    「哦?他還在猶豫?」妖皇古虛的聲音在妖皇殿中回蕩。

    「是的,他不想得罪人族虛聖。」

    「無非是再讓我等放血而已。葬聖谷即將開啟,一定要想盡辦法力壓方運,讓他在葬聖谷開啟前無法晉陞大儒,一旦他進入葬聖谷,與谷中人族先賢意念溝通,對本皇是不小的威脅。」

    妖皇殿中,三頭大妖王詫異地看著妖皇,這三人都是妖皇心腹,對妖皇知之甚深,就在數年前,妖皇還永遠保持不可一世的態度,不要說萬界皇者,即便是普通妖族半聖在他心裡也得不到應有的尊重。

    這三頭大妖王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因為本任妖皇實力曠古絕今,甚至得祖神意念看重,有成大聖之資,深得眾聖信任。

    這些年,妖皇未逢敵手,同輩中真正能與他相提並論的,只有一個剛剛晉陞龍皇的敖雨薇,不過敖雨薇太過年輕,差一些火候。

    而未來可能對他造成威脅的,便是人族文豪衣知世,衣知世雖然不善戰鬥,可一旦晉陞半聖,掌握聖道,若聖道偉力超出尋常,即便不善戰鬥,一舉一動也能引發莫大威能,遠超普通妖族半聖。

    即便如此,古虛也沒有絲毫在意,直到出現方運。

    妖界眾聖與方運對賭,古虛參與,失敗后導致損失一條性命,后古虛親自入血芒界,欲斬殺方運,但又被斬龍刀碎片殘留的力量斬掉一命。

    妖皇的兩命極為強悍,即便半聖也很難殺死,他完全可以脫身保命,可惜,一次是人界力量,一次是斬龍刀碎片,力量性質都在半聖之上,他無法躲過。

    現如今,只剩本命。

    本命一死,則再無復生可能。

    三頭妖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已經看出來,妖皇心中第一次有了擔憂,為了葬聖谷,所以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撓方運的聖道。只要妖皇從葬聖谷出來,獲得萬界眾聖遺留的葬寶、神物和力量,必然以絕世之資晉陞半聖,甚至可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踏上大聖之位,君臨妖界。

    一頭猿妖王道:「不如承諾進入葬聖谷后,為他取一顆天狼星石。」

    「不可能!天狼星乃是最強妖星之一,只有古時大聖才有極小的可能隨身攜帶天狼星石。更何況,天狼星石影響本皇成大聖的機會,絕不可能給他。輸給方運的那條太古星河支流,本就是我的,失去之後,我成大聖的時間被延長,豈能再放棄天狼星石!」妖皇斷然拒絕。

    「那太古星河支流可惜了,您第一次使用,雖然功虧一簣,但也已經確定歷史長河的位置,若再次使用,必然可以直達。不過,就算給方運也無妨,他就算用出,也不知去往何處最佳,更無法確定時代。」

    古虛輕輕點頭。

    「不用天狼星石,那恐怕沒什麼東西能打動他。」猿妖王道。

    妖皇古虛沉默半晌,道:「本皇早年遊歷各界,倒是發現一處與古妖有關的遺址,本想成半聖后獲取其中的寶物和力量,或可告訴他吧。」

    「古妖遺址?若是普通的遺址,未必能讓他心動。」

    「是古妖祖帝留下的遺址。」

    「祖帝?那可是相當於我妖族祖神的大人物,不如您成半聖后親自去探索。」

    「本皇也捨不得,所以也在猶豫。」古虛道。

    就在此時,猿妖王手持傳聲海螺,驚駭地抬起頭,望著古虛道:「妖皇殿下,那方運便是張龍象!書山考驗,便是讓他扮演張龍象贏得畢參之戰!他與張龍象在妖界大儒獵殺榜上,一個第一,一個第二,甚至連祖神一族都出了重獎,只為殺兩人。現在兩人合二為一,重要性豈不是堪比人族半聖?」

    妖皇微微低著頭,陷入沉思。

    數息后,妖皇堅定地道:「對本皇來說,阻撓方運去葬聖谷比祖帝遺址重要!你這就去辦,只要那位願意出面,我就把前往祖位遺址的星路全盤贈送!」

    聖元大陸,孔城。

    除卻中秋文會之人,人族各地的孔家家老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孔府。

    孔城各處的人詫異地望向天空,就見不斷有人乘平步青雲或飛頁空舟在天空急速飛行,降落到孔府的位置。這在孔城的歷史上是極為罕見的事情,因為孔城有禁空令,除卻半聖,不得胡亂飛行,一旦有人在孔城城內的上空飛行,那定然是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

    上一次開放禁空令,是孔家之龍被殺。

    孔府之內正殿中,家老議論紛紛。

    「家主來不來?」

    「沒說,應該是先等等。」

    「都什麼時候了,還等等?宗聖簡直欺人太甚,竟然把手伸到孔家的核心之處!是可忍孰不可忍!」

    「無妨,無妨,些許小事而已。」

    「怎麼會是小事?這一次他敢插手孔聖文界,那麼下一次就敢插手孔家家事,最後是不是敢插手孔家家主遴選了?」

    「他敢!」

    「我倒是看論榜上有人說,宗聖做的事不算什麼,方運同樣也大鬧文界,殺了楚王,同樣有損孔家顏面。」

    「這群蠢貨根本不明白書山的真正威能,有書山在背後,方運就算把文界諸侯和周天子全換一遍,咱們孔家人也不能拿他如何。」

    「論榜上各種消息都有,還有人懷疑這是方運在挑撥離間。」

    「我管他是否挑撥離間,只要這事是真的,孔家人必須要回擊,不然堂堂孔家顏面何在?」

    「方運也是被逼的沒辦法,堂堂虛聖,被文界大學士威脅控制,換成是我,我也要當眾宣布此事反擊宗家。說到底,跟方虛聖無關,是宗家欺人太甚!平時欺負一下方虛聖,咱們不好插手,現在欺負到孔家頭上,豈能再忍?」

    「人到的差不多了吧?來來來,先不管家主,先說說諸位對這件事的看法?」

    「看法?老夫只有一句話,若我孔家退讓,那從此以後,孔家永無寧日!」

    「這種事,最後還是要讓家主決定。」

    「家主在哪裡?」

    「還在別院釣魚。」

    「都火燒眉毛了,怎麼還在釣魚?當年我就受不了他這種悠閑的性子!」

    「好了,家主開口了。」

    「家主說了什麼?」

    「稍安勿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