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都愣住了,沒想到都到了這種時候,方運竟然還沒有絲毫的畏懼或氣餒,已經和以前一樣。

    葛憶明被氣笑,道:「方虛聖啊方虛聖,論嘴硬的功夫,您真是無人能及啊。全天下的讀書人要是文比一場風雨欲來安坐不動,您定然是當之無愧的魁首。到了這般田地,你竟然還要繼續文會?這場文會,在我們到來時,便已經結束!方才我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你,方運,又能奈我何?」

    數不清的景國人勃然大怒,許多讀書人憤怒地起身,誰都知道葛憶明這是在故意挑釁,這是在逼方運出醜,但是這種挑釁實在有過過分。一個是進士,一個是大學士,一個是閑官,一個是虛聖,地位身份如此懸殊的挑釁,近乎違禮。

    其餘各國人皺眉看著葛憶明,露出厭惡之色,如果說之前的葛憶明是由於身份問題,必須要攻擊方運,但現在,大局已定,慶國一方几乎可以提前慶祝勝利,葛憶明還咄咄逼人,而且逼的是當今唯一一位虛聖。

    許多人輕輕搖頭,之前本以為葛憶明是年少氣盛,但到了十國這種大舞台上,才發現,此人骨子裡還是個自視甚高實則各方面平平的紈絝子弟,此人能成進士已經是極限,絕不可能像葛百萬期盼的那樣再進一步。

    不止外人詫異,連葛百萬附近的商人和慶國官員都露出疑惑之色,之前宗家慶君有難,葛憶明出來幫忙乃是扶危救難,大功一件,現在即將功成,一個進士竟然反覆挑釁虛聖,這是典型的得意忘形,越過讀書人應該謹守的底線。

    「唧唧唧唧……」

    大兔子簡直氣瘋了,沖著葛憶明不斷大喊大叫。

    方運的友人看著葛憶明咬牙切齒,沒想到這個象州人在這種時候出賣方運出賣得如此徹底,若是方運今日真奈何不了葛憶明,必然會經常被人提到此事嘲笑。

    但是,慶君看著葛憶明微笑點頭,這種時候,自己總要保留一絲體面,不可能做得太過,但是很樂意看到葛憶明持續攻擊方運,若是能把方運逼得狗急跳牆,留下臭名,那定然要重賞葛憶明。

    葛憶明發覺慶君在態度,宗雷兩家也無人反對,洋洋得意望著方運,心道今日之後,必然名揚四海,文名一升,對文位也有助力,只要苦讀數年,再經磨礪,必然可成翰林。若能得宗雷兩家與慶君幫助,甚至能成大學士,徹底接手葛百萬的產業,蔭庇子孫,名留青史。

    葛憶明臉上的笑容綻放,完全不把岳陽樓上的方運放在眼裡。

    但是,方運看都不看葛憶明,舌綻春雷道:「新曆二零三年春,董文叢遷象州,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俱興。閱軍樓更名為岳陽樓,將增其舊制,刻詩賦於其上。吾作文以記之。」

    方運乃是大學士,口含天言,所有人聽完后便立刻理解,這是說去年董文叢升遷為象州牧,經過一年的努力,讓象州政事順利,百姓和樂,讓原本荒廢的事務欣欣向榮。今年岳陽樓更名,準備擴建,然後在岳陽樓上鐫刻撰寫詩詞歌賦,方運為此事寫文。

    這並非是正文,乃是序言或引言,所以大多數人並不在意。

    但是,也有不少人發覺方運的用詞奇特。

    在方運說完后,就有官員低聲議論。

    「方虛聖的春秋筆法越來越高明了,看看宗午源和葛憶明等人,年紀比方虛聖大多了,可一旦被逼到牆角,什麼都說。」

    「政通人和,百廢俱興,當真乃是點睛之筆。筆力之厚,影射之巧,筆法之妙,極為罕見,簡直如大儒親書。」

    「方虛聖無微言大義,但方虛聖之言有微言大義。」

    「董文叢來后政通人和,那麼來之前,象州如何?自然是政不通,人不和。景國剛接手象州時,處處小心翼翼,慶官氣焰囂張,百姓怨聲載道。但是,方虛聖一字不言,卻又歷歷在目。」

    「若政通人和只是影射,那百廢俱興便是指責了。這幾乎在指著慶官、慶國官員與慶君的鼻子斥責,把好好的象州敗壞至此!慶國百廢,景國俱興,字字如劍。方虛聖之前話不多,但真要開口,那真是了不得。」

    「那句『將增其舊制』似有所指啊,表面上是要擴建岳陽樓,但現在蛟聖即將巡江,一旦聖駕來此,便是石破天驚,方運與董文叢等眾官必然會被彈劾離開象州,而後左相柳山的人來此,與慶國人狼狽為奸。到那時,方虛聖怎能擴建?方虛聖既然寫這一句,定然有莫大的自信。」

    「不好說,或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畢竟這裡舉行過除孔城以外人族最盛大的中秋文會,發生了鎮國鳴州乃一人的千古奇事,這岳陽樓當然值得擴建。」

    「看看那些慶國官員,跟死豬一樣。那葛憶明之前還笑眯眯的,現在見慶君不高興,他也不敢笑。哼,跟方虛聖相比,他只不過是個罵街的潑婦。」

    「方虛聖還在研墨,似乎在思索,不知何時才能正式動筆。」

    「那硯龜當真有靈性,令人羨慕啊。」

    「畢竟是四大奇物之一,能看一看便滿足了。」

    「利用官印從高空看,還能看到墨女露出一個小腦袋。」

    所有人期待地看著方運,尤其那些崇拜方運的讀書人,眼中充滿了急切。

    方運一身青衣綉雲服,立於岳陽樓城樓之上,文房四寶筆墨紙硯懸浮在他前方,在月光與文曲星光的照耀下,他的面龐更顯清秀。

    方運手持墨錠,在硯龜的背後輕輕研墨,硯龜卻望著遙遠的長江入海口,眼中流露出不屑之色。

    眾人一邊看著方運研墨,一邊議論紛紛。

    但是,足足過了幾十息,方運依舊沒有動筆。

    葛憶明看了一眼慶君,舌綻春雷道:「莫非是因為蛟聖即將駕臨,方虛聖嚇破了膽子?我好似看到方虛聖的手在抖啊。」

    「方虛聖,您不用看了,蛟聖巡江向來聲勢浩大,而且在三條大潮抵達巡江終點后,他才正式離開蛟聖宮,展開巡江。用不了多久,三條大潮就會抵達此地!」宗午源微笑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