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條海潮不斷由東向西飛快奔涌,永無止歇。

    三座巨大的怒濤戰台彷彿被海潮的力量牽扯,同樣以極快的速度奔向洞庭湖的方向。

    長江兩岸的水雕像猶如最忠誠的士兵,牢牢地守護蛟聖即將路過的地方。

    長江清澈透明,下方的星河異象越發美麗。

    固明鎮傍江而建,江岸連著碼頭,碼頭連著居民區。

    固明鎮周邊的長江水產豐富,水妖不多,乃是象州少有的好地方。

    但現在,固明鎮的鎮長敲起銅鑼,一邊敲,一邊用已經喊啞的嗓子大吼:「水要淹過鎮子了!快跑!往高處跑!」

    家家戶戶雞飛狗跳,許多人開始向遠離長江的地方快跑,有人背著年邁的父母,有人抱著年幼的孩子,還有人背著金銀細軟。

    眾人足足跑了一刻鐘,許多人再也跑不動了,呼哧呼哧大聲喘著坐在地上。

    「不跑了!不跑了,實在跑不動了,與其累死,不如被淹死。」

    「說什麼胡話呢?快起來,快跑!聽說浪頭有五層樓那般高。」

    「不可能!長江哪有那麼高的浪,就算是海里也不可能有那麼高的大浪。」

    「鎮長的話都不信?」

    「那老傢伙糊塗了,我就不信好好的長江突然……」

    轟轟轟……

    巨大的聲響從西面傳來,猶如莫大的力量在推動大地,聲音大得讓人心驚。

    「跑啊!」方才坐在地上的人把所有行李一扔,撒腿就跑,比兔子跑得都快。

    跑了一會兒,那人回頭看了一眼,身體竟然停住,獃獃地看著長江的方向。

    一道足足有九層樓那麼高的巨浪在長江中疾馳。

    「完了……」

    小鎮的人放了解風浪,看到如此巨浪,甚至失去了求生的慾望,如此大的巨浪若是砸下來,小鎮與所有人都會被淹沒。

    眾人靜靜等待死亡,但怪異的是,那巨浪並沒有向外涌,而是繼續向前疾行。

    只不過在巨浪離開后,江水不穩,大量江水上涌,沖壞小鎮上百間房屋。

    直到這時候,眾人才紛紛感謝鎮長。

    「我們不是供奉水聖嗎?鎮子前頭還有他老人家的雕像和小廟,可他做什麼了?遇到這麼大的巨浪,為什麼不阻止?以後老子再也不拜了!」

    「是啊,天天都有人擺著瓜果去供奉,可現在倒好,光吃不管事!」

    「咦?你們看水聖廟,周圍的所有房屋都被衝倒了,只有它一動不動。」

    「還真是,要是我們記錯的的話,水聖廟還不如咱們的房子結實啊。」

    「所以極有可能是水聖廟的力量發威,限制巨浪的力量,導致只有小半個鎮子被毀,而不是連我們帶小鎮一切都被淹沒。」

    「說的是。」

    岳陽樓上,方運依舊一句話也不說,望著遠方出神,目光似是有輕微的變化,不知在想什麼。

    慶君給葛憶明一個眼色,葛憶明馬上明白,慶君是怕方運寫出什麼好的文章名流後世,即便此次嚴懲方運,逼得方運當眾給雷重漠遺像下跪也無法掩蓋一篇好文章。

    葛憶明又暗中看了看其他人,察覺許多人對自己不滿,但心中無所謂,只要慶國文武百官與慶君肯定,那無論如何都不會妨礙自己。

    「更何況,我的文膽蒙塵!若不逼方運驅散蒙塵,我可能一生便止步於進士!」

    葛憶明心中想完,立刻抬頭望向方運,大聲喊:「敢問方虛聖,閱軍樓乃是吳國大儒魯肅建造,改名岳陽樓本就有辱先賢,現在既然要擴建岳陽樓,擴建之後,還是岳陽樓嗎?我看,應該叫方運樓吧!身為象州讀書人,在下不願意看到象州名勝古迹被損壞,請總督大人收回成命。」

    慶江商行的人與象州慶官全都心領神會,一起舌綻春雷。

    「請總督大人收回成命!」

    眾多景國人義憤填膺,這簡直是在當著天下人的面聯手逼宮,幸好太后與國君不在這裡,否則能被活活氣死。

    方運卻好像聽而不聞,完全沒有任何回應,還在自顧自地望向遠方,然後徐徐轉頭,望向洞庭湖的方向,似乎是在欣賞美景。

    葛憶明急了,看了一眼慶君,慶君則回以嚴厲的神色。

    葛憶明深吸一口氣,舌綻春雷道:「請總督大人收回成命!」

    方運毫無回應。

    三息后,葛憶明再度舌綻春雷。

    「請總督大人收回成命!」

    方運依舊不回應。

    之後,不止葛憶明,慶江商行的人與慶官一起舌綻春雷。

    同一句話在上空不斷回蕩,眾人都聽膩了,但方運始終不回答。

    時間慢慢過去,突然,許多人感到大地震動。

    「第一道潮水要到了!」

    站在江邊的人急忙看去,就見數裡外,赫然有一堵彷彿水做的巨牆,攜帶毀天滅地的力量衝來。

    「離開岸邊!」

    眾人聽到后這才醒悟,急急忙忙遠離岸邊。

    宗午源已經走到高台,面對眾人,露出微笑,道:「第一個潮頭即將抵達岳陽樓!我宣布,岳陽樓文會正式開始!讓我們注視著東方,迎接偉大的蛟聖陛下!」

    眾人愕然,都沒想到宗午源竟然喧賓奪主,以慶國官員之身,廢除方運之前的文會,並且自己主持新的文會。

    隨後,所有人都感覺長江和地面重重一震,大地彷彿釋放出強大的巨獸。

    所有的長江之水徐徐上升。

    那些水非常奇特,水位明明已經遠遠高過堤壩或岸邊,沒有向兩岸流卻被無形的力量拖住,整體向上升起。

    好像有一種莫大的力量在把整條長江的水托起來。

    所有人都愣住了,這蛟聖到底想做什麼,這也太驚世駭俗了。

    三道潮水在靠近巴陵城后,徐徐消散。

    「你們仔細看上升的江水!」

    眾人仔細一看,大為驚駭,因為升到半空的長江之水的表面,好像有人雕刻了一片又一片的龍鱗。

    許多人都有了不好的聯想。

    不知過了多久,所有的江水升到半空,整條長江的江底乾涸,暴露在眾人的面前。

    長江之水的形狀也開始變化,由原本不規則的長條形,變得圓潤起來。

    遙遙望去,半空中的長江之水如同一條巨龍的身軀。

    「天啊,蛟聖這是要與長江之水融合,形成新的軀體嗎?」

    「你們看,方虛聖提筆蘸墨,開始書寫了!」

    數以百萬計的人齊齊扭頭,看向岳陽樓上的方運。

    岳陽樓記。

    方運寫下四個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