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數十萬里的長江之水騰空而起,逐漸化龍,無盡魚群與水妖被裹挾在其中,它們瘋狂逃竄,但無濟於事。

    慢慢地,最弱小的那些魚蝦被無形的力量融化,消失在水中。

    隨著那些弱小魚蝦的消亡,長江之水的氣息發生變化,一絲絲的血腥味向四面八方蔓延。

    天空鋪就幾十萬里的紅霞開始收斂,慢慢向長江上空聚攏,紅色愈加深,最後凝聚成與長江相似的彎彎曲曲的形狀,如同天空的傷口,鮮紅艷麗。

    那紅雲不知是何等力量,當成形后,紅光竟然直入江水中,讓江水好像成了活物,散發著殺戮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慄。

    長江周邊的人族全都被這可怕的景象驚醒,家家戶戶走出房間,在秋風中披著衣服,遙望長江的方向。

    大量的讀書人手持官印藉助聖廟力量神念浮空,將長江流域的變化盡收眼底。

    遠遠望去,長江正在蛻變一條由江水組成的巨龍。

    頭在東海畔,尾在昆崙山。

    勢如吞海,威壓萬山!

    所有讀書人都被這巨大的變化震驚,這已經不是蛟聖巡江,而是長江化龍。

    長江之龍,睥睨世間。

    各地讀書人們看到這一幕,再聯繫論榜上的內容,全都為方運感到惋惜。

    這一次,蛟聖必然全力以赴,此次長江化龍,便是警告人族眾聖,若出手阻攔,那便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數不清的傳書飛往酈道元世家,幾乎都是求助信,希望這時候酈聖出手,再一次鎮封蛟聖。

    酈家家主從開始就一直苦笑,不斷回復,幾乎都是同一句話。

    「曾祖雲遊萬界,多日未歸,除非我酈家遭遇滅頂之災,向聖宅的井中投入石子,否則我們無法聯繫到曾祖父。」

    方運寫完「岳陽樓記」四個字,正要書寫,卻收到酈家家主傳書,仔細一看,是酈家家主的致歉信,酈聖雲遊萬界,不在聖元大陸,否則的話,酈家眾人一定會聯名請酈聖出馬,即便無法鎮封可能有重寶的蛟聖,也至少不會讓人族虛聖受到傷害。

    在傳書的最後,酈家家主勸慰方運,不要因此氣餒,輸給蛟聖實屬正常,萬萬不可因此文膽蒙塵,心志受挫。

    方運傳書謝過酈家家主,停筆望著前方那高懸的長江。

    酈家家主雖然只是在道歉,但卻傳出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蛟聖之所以能控御整條長江,是因為用了不知名的重寶。

    方運突然發現,在長江升空后,雷廷真不僅沒有繼續出手,反而坐在椅子上,悠然喝著茶水。

    現在,雷廷真甚至不看方運一眼,眼帘低垂,氣定神閑。

    無論在雷廷真面前路過還是後面路過的人,接近后,都會微微低下頭,表示問候,極其謙恭。

    甚至連附近的國君與世家家主,看向雷廷真的目光都有些變化。

    這就是雷家的底蘊,這就是大部分世家都沒有的力量。

    即便雷家屢次被方運文壓,即便東海龍宮與雷家交惡,即便雷家家主接二連三出事,但雷家只要出手,便能震動天下。

    此刻的雷廷真,彷彿跨越歷史長河進入未來,看到結局一般。

    許多人輕嘆一聲,都說雷廷真是雷家最蠢的大儒,但現在看來,這位大儒只不過是性格原因有些衝動,一旦真正掌握局勢,便會與正常的大儒一樣。

    眾人看到方運寫了四個字后竟然停筆,全都露出同情之色,很顯然,長江化龍,已經讓這位虛聖失去了平常心。

    而且,現在只是外力顯現,僅僅是初步階段,一旦整條長江徹底化為水龍,成為蛟聖力量的一部分,即便是酈道元親至,也最多只是旗鼓相當,無法像當年一樣鎮封蛟聖。

    包括方運的許多好友在內,現在已經徹底放棄爭勝的念頭,只希望方運能幹脆利落認輸。

    方運又看了看最近的傳書,發現自己的許多友人發的加急傳書。

    幾乎所有人都在勸說與安慰。

    「方運,躲進聖廟吧,然後去聖院進修,熬過幾年,此事影響消失,你可東山再起。」

    「既然蛟聖顯露半聖手段,您撤退乃是明智之舉,非不為,而不能也。文會已經結束,您不要強撐著寫文章了。此次文會的價值,便是讓我們知道您便是張龍象,張龍象便是您,夠了,真的夠了。」

    「此次集雷家、宗家和慶國三方全部的力量出擊,您暫時避其鋒芒,實乃明智之選。」

    方運正看著傳書,發現龍族的青衣龍王敖青岳也發來傳書。

    「抱歉,方運,我已經儘力了。敖雨薇與敖煌都在戰界中,我們無法聯繫,沒有雨薇和敖煌,我們誰也勸不了龍聖爺爺。我想過偷東海龍宮的至寶助你,但我不是真龍,又並非龍皇,即便得到龍宮至寶也無法運用。我們已經拜見過龍聖爺爺,結果龍聖爺爺回了一句『屁大的事不要折騰老人家』。以我之見,龍聖爺爺認為蛟聖不會下重手,最多是逼你認錯,你到時候道個歉,認個錯,待封聖之後,先拿蛟聖祭筆,報仇雪恨,為時未晚!」

    方運沉默著,又看了看那長江之龍。

    長江之龍的外形越來越接近龍族,力量越來越強,而且正在像蛇一樣輕輕動著,數十萬里長的身體,正在向巴陵城前方聚集!

    連那些普通百姓都看出來,長江之龍一旦成形,極可能會盤在巴陵城的上空。

    一江化龍,何等驚絕。

    在場的大儒無奈地望著長江之龍,完全想不出化解的手段。

    雷家人、宗家人和慶國官員時而看看長江之龍,時而看看方運,臉上露出勝利的笑容。

    有幾人與方運仇恨極深,故意大聲說話,好讓方運難堪。

    最嘈雜的則是巴空山烏雲文會的人,他們無比興奮,因為其中一部分人就是被方運直接或間接碎文膽毀文宮。

    「昂……」

    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音從天空傳來。

    眾人急忙循聲望去,長江之龍竟然生出完整的頭顱!

    長江之龍的頭顱是如此龐大,以致於明明用極快的速度扭頭,可眾人卻覺得那是一個無比漫長的過程,比一座山翻過來更困難。

    「完了……」

    眾多景國人已經絕望,化長江為龍,這等手段,即便蛟聖不出馬,便已經夠死死壓制方運,更何況,蛟聖似乎即將出馬!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