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角露出的地方越來越多,很快,所有能看到出海口的人閉上嘴,因為這時候透過水麵,甚至可以看到水下那巨大頭顱的輪廓。

    蛟聖即將出水。

    「唉……」

    嘆息聲此起彼伏,在看到方運引動大夏九鼎之時,眾人本以為方運可以驚退蛟聖,誰知道蛟聖一個蛟族半聖,竟然擁有龍族至寶。

    普通的至寶絕無法在聖元大陸與大夏九鼎抗衡,若是蠻族的至寶或一些稀少異族的至寶在這裡,會被大夏九鼎輕易鎮壓,但問題是,一來龍族並非人族之敵,二來龍族是曾經的萬界之主,龍族至寶的威能遠超想象。

    眼看蛟聖就要浮出水面,《岳陽樓記》所在的紙張突然爆發出強光。

    所有人本能地眯起眼睛,再一睜眼,卻發現方運面前的紙張毫無變化。

    「看洞庭湖上空!」一人遙指洞庭湖上方。

    數百萬人齊齊扭頭。

    就見浩淼如海的洞庭湖彷彿被兩個時空分割,西側的洞庭湖烏雲密布,陰風怒號,濁浪排空,風雨飄搖,儼然世界末日,天災降臨。

    東側的洞庭湖則天藍水綠,風平浪靜,宛如絕美的畫卷。

    在兩種環境的交界處,洞庭蛟王露出腦袋,左臉被水浪拍打,有臉被和風吹拂,一臉茫然,完全被這力量驚呆。

    長江之龍升空,長江兩岸靠長江為生的百姓開始燒香拜聖,家家戶戶除了拜孔聖的雕像,還會拜能保護他們的半聖,那便是撰寫《水經注》的人族半聖酈道元。

    酈道元壽元將盡,正在雲遊萬界,為人族燃燒最後的時光。

    突然,長江兩岸所有的酈道元雕像炸裂,每一座炸裂的雕像內都飛出一點白光,眨眼間匯聚於洞庭湖,凝聚成一尊身高百丈的半透明老者。

    那老者白髮長須,身形消瘦,一臉慈祥,但由於並非是本體,有些虛幻,尤其是他的雙眼,只能看到一片空空洞洞,虛虛冥冥。

    所有人為之一驚,甚至連正在上浮的蛟聖也停止上升。

    「曾祖!」一位酈聖世家的大學士立刻半跪在地,隨後附近所有的酈家人或酈家的親戚全部半跪,一些嘉國的讀書人一看,猶豫剎那,也陸續半跪在地。

    雷家人尷尬之站在那裡,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雷家便在嘉國。

    巴陵城的普通百姓一看那麼多讀書人都跪下了,再加上巴陵城臨江,大多數人都一直敬畏酈道元,所以陸續有人或半跪或全跪,即便酈道元是嘉國半聖。

    「上次詩篇引動,老夫未到,今日天下讀書人共聚一堂,老夫豈能缺席?」

    百丈老者的聲音悅耳動聽,如泉水動聽,又如小河流淌,沁人心脾。

    秋日正涼,許多人都有些頭疼鬧熱,再加上深夜風吹,已經有些不適,但酈道元的聲音卻彷彿醫家寶典,完全治癒這些小傷病。

    方運站在城樓之上,向酈道元作揖,並舌綻春雷道:「末學後生方運,拜見酈聖。」

    那些反對方運的人心裡都不是滋味,同樣是人,可各方面卻天差地遠。自己想見半聖一眼都不得,方運倒好,不僅以《定海志》喚出酈道元親自繪出的天下水圖,被酈道元意念記住,現在又書寫《岳陽樓記》,大篇幅都在寫洞庭湖的風光。當年酈道元封聖前,把大部分時光都放在幾條江河上,長江就是其一,再加上蛟聖曾與酈道元爭鬥,一旦《岳陽樓記》驚聖,第一個出現的必然是酈道元。

    雷家人心中尤其憋悶,自己是嘉國人,而酈道元又是嘉國半聖,現在竟然幫助方運而不幫助自己,就算有天大的道理都說不過去。

    百丈高的酈道元輕輕點了一下頭回應方運,然後抬頭看了看大夏九鼎、龍族寶物和長江之龍。

    那長江之龍一直非常憤怒,但在見到酈道元的一剎那,它突然安靜下來,微微低下頭,不知是畏懼還是沒了力氣。

    「酈小子,你敢與我水族全面開戰嗎?」

    一個厚重的聲音響起,聲音彷彿在鼻腔里轉了好幾個圈才飛出來。

    這個聲音與酈道元的聲音相反,所有人都彷彿看到一場狂風暴雨正在肆虐,自己隨時可能會被這聲音的力量撕碎。

    眾人一愣,這酈道元吃過延壽神物極多,壽命過兩百,乃是不折不扣的老人,蛟聖卻稱他為小子,讓人感到無比荒謬。

    但轉念一想,蛟聖早在數千年前便封聖,跟他比,酈道元的確很小。

    「你浮出江水之時,便是老夫動手之際!」酈道元也不廢話,伸手一招,就見一道水光瞬間飛躍數十萬里,從嘉國直抵他手中。

    光芒如水,化為一本完全由聖頁組成的書籍,上書《水經注》三個大字。

    在酈道元手握《水經注》的一剎那,聖元大陸的江河湖海、溪流泉眼,凡是跟水有關的一切,都輕輕一抖。

    那長江之龍身體一顫,隨後就見他身上的龍鱗緩緩消散,開始由龍形恢復為江水。

    文會之人無不駭然,蛟聖乃是水族,控水之能何等強大,可在酈道元面前,竟然維持不住長江之龍的形態。

    「你神念遍布長江兩岸雕像,必然在防著本聖!你是何時知曉本聖掌握大化龍術?」

    蛟聖的聲音遠遠傳來,許多人聽得雙耳疼痛,不得不捂著耳朵。

    「老夫不知,但老夫知道,總要一天,你會竊取長江之力,為禍人族。」

    「可笑之極!本聖此次出手,只因方運殺我雷師後人,水族眾聖袖手旁觀,本聖卻不能不管!不過,方運終究是人族虛聖,本聖自然不可能殺他,但小小的懲戒免不了!酈小子,今日你散去意念,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若你執意阻撓,那本聖便以龍族至寶與大化龍術,報當年被你鎮封之仇!」

    「老夫雲遊萬界,偶有所得,正好與蛟兄切磋!」酈道元微笑以對,風輕雲淡。

    「嘿嘿,酈小子,你一旦動手,那便違反人族與水族協議,到時候出了岔子,可不要怪老蛟我沒提醒你!」

    「人族虛聖若淪落到讓異族懲罰,協議再如何也只是一張白紙。方虛聖以驚聖文章喚出老夫,乃是他之功,非老夫之能。」酈道元說話慢條斯理,並不像是曾經誅殺無數水妖的屠戮者。

    「可笑!」蛟聖大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