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酈道元的意念虛影高懸洞庭湖上,看上去有些模糊,沒有絲毫半聖的威壓或氣勢,與之相鄰,如沐春風,讓人倍感閑適。

    那蛟聖未到巴陵,甚至僅僅在水下開口,就已經凶焰滔天,讓每一個人族不寒而慄。若非有聖廟保護,此地的人族都會被蛟聖的聲音傷及。

    洞庭湖分陰晴,巴陵城下的人在對立,有的希望酈道元出手相助方運,但也有的人希望蛟聖懲戒方運,逼他跪於雷重漠遺像身前認罪。

    不過,最膽戰心驚的,不是剛被武君罵過的葛憶明,也不是即將被蛟聖懲罰的方運,而是洞庭蛟王。

    身為蛟聖之子,頭頂正是酈道元,它幾乎要崩潰,大氣都不敢出,只能閉上眼,在心中默默祈禱雙方不要打起來。

    所有人或望著酈道元,或望向長江出海口,等待兩位半聖最後的抉擇,但是,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響起。

    「象州進士葛憶明,見過酈聖。在下有一言相勸,水族與我人族同氣連枝,結盟多年,而方運為一己之私,分裂龍族,致使自己與東海龍宮被水族孤立,甚至連慶國與各國也受到影響,罪大惡極。今日,蛟聖並非不欲殺方運,只是為雷師後人出面,小小懲戒一下,如若這都不允,何談盟友,何談合作?我相信,酈聖心中天地清明,絕不會包容罪人。」

    宗雷兩家與慶國人充滿欣喜地看著葛憶明,甚至連葛百萬都露出驚喜的表情,沒想到自己的這個侄子竟然遠比想象中有膽量,畢竟連大儒進言半聖都需要思索數日,因為承受的風險太大。

    慶君連連點頭,滿面喜色,就差直接喊出「好」,現在酈道元明顯袒護方運,真正有地位的人都不敢出頭,萬一酈聖不滿,一句話就能削其文位、奪其國運,在半聖眼裡,這些大儒國君都是隨時可以教訓的學子。

    現在,葛憶明突然開口進諫,因為文位太低,年紀太小,為了顏面,酈道元反而不好懲罰,就如同正常人可能去教訓十幾歲的少年,但沒法出手打一個嬰兒。

    雷廷真差點笑出聲,自己正猶豫要不要冒著被酈道元呵斥的風險出手,沒想到這個葛憶明竟然搶先說出自己要說的話。被半聖呵斥的代價極大,會立刻迷心喪膽,若是無法在短時間內堅定心志、掃除陰霾,迷心喪膽的作用會越來越強,最後會導致文膽渾濁,失去文膽之力。

    慶國一些年輕讀書人心中哀嘆,心道這個葛憶明鑽營的能力實在太強了,若是自己有那這種心機,這時候出面,既不會被酈道元懲罰,又會得到慶君和宗雷兩家的看重,實在是穩賺不賠的好事。

    「你的見識連人族小兒都不如!」蛟聖的聲音瞬間傳遍巴陵城上空。

    許多人屏住呼吸看著酈道元,不知道他會做出何等舉動。

    但是,酈道元卻仿若沒有聽到葛憶明的話,只是看向方運道:「方小友,老夫雲遊萬界,不知何時歸來。老夫極喜那句『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你若有閑暇,書寫一篇全詩,寄往酈家,讓酈家人掛在『思水齋』中,老夫感激不盡。」

    方運一拱手,道:「長者所託,小輩自當儘力。」

    「至於這篇《岳陽樓記》,便留在岳陽樓中吧。」酈道元伸手一指方運面前的《岳陽樓記》,就見金光升騰,紙張飛進岳陽樓內部的房間,懸浮在半空,接引聖廟力量,散發著浩大堂正的氣息,包裹整座巴陵城。

    整座岳陽樓都散發著淡淡的金光,方運獨自立於其上,威勢無雙。

    景國讀書人大喜過望,《岳陽樓記》本來就是驚聖文章,蘊含人族文道的力量,現在又被半聖親自加持,只要聖廟能源源不斷提供才氣,那這區區一張紙,便相當於半聖文寶,能凝聚出文中的所有力量,異常強大。

    象州的讀書人笑逐顏開,現在已經可以明確地說,未來十年的天下第一名樓的名號,必然屬於岳陽樓。

    一些象州的老讀書人看到這一幕,老淚縱橫。

    這時,遠在長江出海口的蛟聖不耐煩道:「酈小子,你走還是不走?大夏九鼎最多還能堅持百息!你若藏污納垢,包庇方運那小畜生,本聖便連你一起鎮封!」

    方運雙目突然微微眯起,望向長江出海口的方向,目光冰冷。

    酈道元手持《水經注》真本,遙望長江入海口,不言不語,但已經準備出手。

    「既然如此,那便怪不得本聖了!人族與水族的協議,即將改寫!」

    轟……

    一聲巨響自長江出海口傳遍天下,就見兩根巨大的龍角完全浮出水面,甚至連蛟聖頭頂那一片片碩大的青色鱗片也離開水面,下一息,蛟聖便會正式出水。

    一旦蛟聖正式出水,必然會伴隨大片的雲朵。

    但就在這一刻,蛟聖突然不動了。

    與此同時,酈道元突然轉頭,望向倒峰山的方向。

    看到酈道元的動作,許多人也急忙望向孔城與倒峰山的方向。

    方運本以為不會發生什麼大事,可能只是小小的意外,可眼睛立刻瞪大。

    就見孔城上空,竟多出一層層濃厚的白雲,那白雲層層堆疊,猶如厚實的棉花覆蓋數百里,明明雜亂無章,卻有別樣的美感。

    「孔城上空有聖雲!」很快有人大喊起來。

    聽到聖雲二字,連無法看到孔城上空變化的普通讀書人也無比興奮,許多人面紅耳赤,拼了命地要抬頭向孔城方向看去。

    聖體出行,聖雲涌動。

    但是,更多人疑惑不解,蛟聖出水,會引動聖雲,可為何長江出海口沒變化,而孔城方向卻出現聖雲?

    在下一個剎那,所有讀書人心中念頭忽閃,包括在場的許多大儒在內,都面色數變。

    身為第一大儒的衣知世,也露出凝重之色。

    李繁銘只覺心慌意亂,低聲道:「顏兄,是哪位半聖出手?」

    顏域空搖搖頭,道:「除了知道定然是人族半聖,其他一概不知。甚至不知道是來幫助方運,還是來阻撓酈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