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家人也感到無比恥辱,方運竟然當眾說這話,那便是對宗家人最徹底的蔑視。宗家努力如此久,動用那麼多力量,甚至暴露宗聖的布局,最終得到的,卻是方運的輕蔑。

    慶君的手死死抓住椅子把手,面容幾乎扭曲。

    慶國眾官又惱又慚愧。

    葛憶明突然舌綻春雷,放聲大笑。

    「哈哈哈……你們聽到沒有,方運招了!他承認自己殺了雷家家主雷重漠!他死定了!死定了!」

    但是,許多大儒和大學士有厭惡或憐憫的目光看著葛憶明,誰都清楚,雷重漠的生死已經不重要了。

    方運靜靜地看著葛憶明,如觀潮起潮落,雲捲雲舒,等葛憶明笑夠了,緩緩舌綻春雷。

    「葛憶明勾結慶國,為禍象州,罪同叛國;又在本聖危難之際,相助蛟聖,亂我人族之心,其罪逆種。兩罪合一,當誅!」

    葛憶明面露驚色,隨後看了一眼在場的慶君與宗雷兩家大儒,怒道:「你敢!即便是你兩州總督,也無法判我叛國!即便是你虛聖,也無法定我逆種!我乃人族進士,孔聖門生,只有聖院才能懲罰我!」

    宗甘雨正心中憋悶,立刻不悅道:「方虛聖,我看此事就算了吧,蛟聖退回,你毫髮無傷,何必趕盡殺絕。你畢竟是人族虛聖,不是妖蠻,不要被人譏笑內鬥內行,外斗外行。」

    慶君冷哼一聲,道:「方虛聖,葛憶明乃是朕欽點的親善典客,你若敢動他一根毫毛,朕必將讓你景國不得安寧!」

    方運卻視若不見、聽而不聞,望向以葛憶明身邊的花青娘。

    「身為景國之人,尊慶君而貶景君,明知有錯,屢教不改,影響惡劣,後果嚴重,最後竟與慶國細作勾結,迎慶君而害本聖。當誅!」

    在方運說完第一個「當誅」的時候,一些人還不當回事,認為方運不過是在發泄,畢竟葛憶明現在身份特別,又在文會上大出風頭,文名極大,方運要是殺葛憶明,必然會引發強大的反彈,等於主動製造把柄。

    但是,當聽到方運說第二個「當誅」后,那些人突然發現,方運無比冷靜,而且雙目中殺意升騰,他們甚至不敢與方運直視。

    因為,方運雙目之中彷彿有一把斬盡天下的利劍。

    這時候他們才發現,之前宗甘雨說的完全站不住腳,方運不僅內鬥內行,外斗同樣也很內行。

    葛憶明看了一眼花青娘,想讓花青娘撒潑耍賴避開,但卻發現花青娘已經懵了,獃獃地看著岳陽樓上的方運。

    慶江商行眾人看到花青娘這副模樣,無不輕嘆,花青娘最善交際,經常遊走於各地的達官貴人之間,即便被人當玩物禁臠,也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直到現在才能看出來,花青娘不過是一個尋常人而已,在面對準備痛下殺手的虛聖面前,連稍微抵抗的力量都沒有。

    此刻的花青娘心中只剩恐懼。

    花青娘足足呆了數息,然後看向葛憶明,投以求救的目光。

    葛憶明微微搖頭,表示發現方運的態度不對,極可能要下狠手,靜觀其變,現在自己也不敢再激怒方運。

    花青娘見葛憶明遲遲不肯救自己,又看向慶君。

    慶君雖與花青娘見過幾面,但並未與花青娘有過肌膚之親,只是曾和花青娘手下的幾個舞姬共度良宵。在這種時候,慶君豈會為一區區花樓女子出頭,於是便把頭轉到另一邊。

    花青娘一愣,然後突然如同瘋狗一樣沖向葛憶明,一邊撕扯一邊哭號。

    「葛憶明你這個王八蛋,你們叔侄倆睡完我就撒手不管!你們不是說要讓我成為花樓大家嗎?不是要捧我成為景國紅人嗎?你們不是說只要我按照你們說的做,就算方虛聖懲罰,也有慶君和宗家頂著嗎?慶君你也是個王八蛋,老娘讓你嘗到多少甜頭,你現在一句話也不說!你們聯手欺負我一個弱女子,你們不得好死,都不得好死!天底下所有男人都是王八蛋,全都不得好死!」

    葛憶明從未遇到此事,一不小心,滿臉被抓花,全身的衣服被撕爛,抱頭鼠竄。

    花青娘追了一會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方運舌綻春雷的聲音第三次響起。

    「慶江商行眾人,生於斯,長與斯,飲香江水,卻甘為慶國奴,背叛景國,罪大惡極。當誅!」

    慶江商行此次出動數千人,但真正有地位的只有百餘人,都站在葛憶明的周圍。

    突然,葛百萬大聲道:「方虛聖,慶江商行之前或有不妥之處,但還請您賣在下一個面子,從此以後,我慶江商行循規蹈矩,絕不做出格之事。」

    方運卻好似根本沒聽到格百萬的聲音,徐徐抬起手,手心向下,手指朝向慶江商行眾人的方向。

    許多人疑惑不解,不知道方運要做什麼,但都有不祥的預感。

    方運微微抬高下巴,傲然看著那些人,然後右掌輕輕向下一壓。

    「不好!」

    慶國、宗家與雷家的大儒大學士們多人驚呼,隨後或使用文寶之力,或使用官印調動聖廟才氣,用盡全力阻攔,但是,他們的力量全都被聖廟驅散。

    在方運的右手下壓的過程中,天地元氣瘋狂凝聚,出現一隻畝許大的金光巨手。

    方運的右掌下降一寸,而那金光巨手拍了下去。

    砰……

    巨響震天,塵土飛揚。

    當灰塵散盡,慶江商行領頭的上百人全部被拍成肉泥,死無全屍。

    血腥味在秋風的吹拂下,傳遍文會全場。

    慶江商行後面的那些人嚇得跪倒在地,不斷沖方運磕頭請求饒恕,一些歌姬女子生生被嚇暈過去,還一些人因此失禁,打濕衣袍長裙。

    除了慶江商行之人哭號求饒,其餘數百萬人一言不發,其餘地方靜得能聽到針掉到地上的聲音。

    方運竟然在數百萬人的面前,只手誅殺上百人。

    人族已經多年沒有見到如此乾淨利落的殺人手段。

    慶國的眾官難以置信看著方運,不敢相信這個一向忍辱負重的虛聖,現在不僅開始主動反擊,而且反擊的手段如此可怖。

    「饒命!虛聖大人饒命啊!」披頭散髮的花青娘幾乎被嚇瘋了,面朝方運跪下,拚命用頭撞地磕頭。

    方運一言不發,對準花青娘伸指一點。

    「呃……」

    就見花青娘突然捂著脖子,兩腳亂蹬,身體徐徐上升,最後被無形的繩子弔死在半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