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先屠慶江商行,再當眾對花青娘施以絞刑。

    全場鴉雀無聲。

    如此雷霆手段,已經多年未聞,只有當年各國對立的時期,才可能出現。

    「你……」宗甘雨氣得面色鐵青,沒想到自己已經出言警告,方運卻聽而不聞,完全不把他這個宗家家主放在眼裡。

    慶君眼中閃著瘋狂的光芒,花青娘臨死前的那番話,已經讓他百口莫辯,現在花青娘一死,那麼縱然有千般手段也洗不清污名。

    慶君來景國要會老情人,但老情人們全都被方運殺死。

    慶君的目光掠過那上百具屍體,落在那幾個花樓女子身上,咬得牙齒咯咯作響。

    慶國官員和宗雷兩家子弟全身冰涼,直到這個時候,他們猛地清醒,眼前這位方虛聖,從來不是什麼迂腐的儒家弟子,而是曾經在寧安縣對人販子大開殺戒、被妖界稱為魔王的狂君,甚至有人給他起了一個「方老魔」的外號。

    衣知世望著方運,目光流轉,眼中似是有風雲變幻,不知在思索何事。

    花君手舞足蹈,大聲道:「殺的好!殺的好!如此方顯虛聖雷霆之威!」

    笨大儒田松石嘴角竟然浮現一抹微笑,輕輕點頭。

    姜河川輕聲一嘆,殺戒一開,方運之後的文名必然受到影響。

    李繁銘等方運的好友們則一直瞪大眼睛,這些天才少年青年們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決斷。

    這可是人族最盛大的文會,這裡聚集著全人族過半的讀書人,這裡正被眾聖注視!

    秋風從花青娘吊起的屍體拂過,長裙輕輕擺動,白底繡花鞋從她的腳上脫落,掉在地上,猶如一處孤墳。

    此刻,猶如寒冬降臨,數不清的人縮著脖子,身體輕輕發抖。

    即便是聖廟的力量,也無法驅散每個人心中的寒意。

    方運徐徐轉頭,目光落在葛憶明臉上。

    兩人四目相視。

    葛憶明如遭錘擊,噔噔噔後退三步,面色數變,最後鼓起勇氣大吼:「你看什麼?難道你敢殺我嗎?我是葛百萬的侄子,我是人族進士,我是慶國親善典客!你若殺我,慶景兩國必然開戰!你若殺我,聖院必然不會放過你!你若殺我,你會成為全天下讀書人的敵人!讀書人,是有免死牌的!」

    聽到葛憶明說完最後一句,許多讀書人頓時感到兔死狐悲,自從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後,已經很少有人敢在聖元大陸殺讀書人,尤其是進士。但是,方運已經殺過計知白。

    慶君手持玉璽,怒視方運,道:「方運小兒,你若膽敢殺我慶國親善典客,我慶國必將打破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後的各國默契,舉國之力,與景國宣戰,並宣布你為慶國之敵,不死不休!任何能在聖元大陸之外殺死你的讀書人,都會在我慶國直接封王,世襲罔替!」

    宗甘雨眯著眼望向方運,緩緩道:「老夫宣布,今日收葛憶明為義子,並把憶明最小的兒子過繼到我兒午荊名下!」

    無數人驚愕不已,甚至連一些大儒也難以置信地看著宗甘雨。

    葛憶明望著宗甘雨,驚喜萬分,一撩衣袍,面向宗甘雨跪下,朗聲道:「義父在上,請受孩兒一拜!」葛憶明說完砰砰砰連磕三個響頭。

    葛百萬在商場打拚幾十年,飽經風雨,城府極深,但此刻竟然有些綳不住想要笑出來。

    葛家最怕的不是別的,而是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現在葛憶明成了宗家的義子,而他的一個兒子過繼到宗家,那個孩子將來便會改成宗姓,從此在宗家的族譜上,就是真真正正的宗家人,與正常宗家人絕無任何區別。

    有這一層關係,葛家的勢力會大漲,再也不會有權貴想侵吞葛家的財產,解決了葛百萬最擔心的問題。

    葛憶明現在是宗甘雨的義子,從「法」上來說不是宗家人,但從「理」上來說,會被當作宗家人。

    「起來吧,孩子。」宗甘雨露出慈祥的笑容。

    其餘宗家人紛紛嘆息,接受了這個事實。

    此次宗雷兩家與慶國聯手滿盤皆輸,若是連葛憶明都死了,那已經不是勝負的問題,那將極大削弱宗家、雷家與慶君的威信。

    宗家可以輸,但反方運急先鋒葛憶明不能死。

    若是連葛憶明都死了,以後誰還敢為宗家、雷家與慶君充當馬前卒?

    宗甘雨千金買馬骨。

    葛憶明長長鬆了口氣,臉上又浮現淺淺的微笑,然後毫不畏懼地望向方運。

    「方虛聖,你我不如就此罷手,如何?」葛憶明淡定從容,臉上浮現勝利的笑容。

    象州的讀書人現在對葛憶明是又痛恨又羨慕,同時也不得不承認葛憶明太精明。

    之前葛憶明不斷出來挑釁方運,實則是孤注一擲,因為他的天賦有限,家世有限,若不能獲得宗雷兩家的全力栽培,最多止於翰林。

    現在,葛憶明成為宗甘雨的義子,見到宗聖甚至可以口稱祖父,地位扶搖直上,根本不需要與方運這個層次的大人物刀兵相見,所以立刻改變態度。

    宗家也願意看到葛憶明如此,現在,只要葛憶明活著,宗家就不算一敗塗地。

    「若罷手,被慶江商行壓榨的國人算什麼?被你們欺凌的景國讀書人算什麼?被你們背叛的景國算什麼?被你們污衊甚至欲除之而後快的我,又算什麼!你,該死!」

    方運說完,一道金光閃過。

    「住手!」

    宗甘雨怒吼一聲,腦後浮現才氣明月,清冷明亮,銀光灑滿天地。

    就見他周身才氣爆發,天地元氣鼓盪,強大的天命之力溢出,口中光芒璀璨,一柄強大的古劍飛出,所過之處,風雨齊發。

    與此同時,一股莫名的力量從他身上升騰,威壓八方,獨立於世。

    但是,宗甘雨的力量還未等外放,聖廟之力降下,驅散宗甘雨的力量,封禁宗甘雨的文宮文膽。

    有多人出手阻攔方運,但都與宗甘雨一樣,被聖廟封鎮。

    「你不能……」

    金光一閃,葛憶明的頭顱向後飛去,斷掉的頸部血泉衝天,滋滋作響。

    葛憶明的頭顱滾了幾滾,無法瞑目的雙眼,正對著花青娘的繡花鞋。

    方運收回真龍古劍,平靜地俯視數百萬賓客。

    如一國之主,俯視臣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