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了宗午源一眼,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露出淡淡的微笑。

    宗午源又羞又怒,因為他讀懂了方運的微笑。

    方運揭曉身份前,宗午源要拜張龍象為師,可方運言之鑿鑿稱張龍象不會收他為弟子。方運此刻微笑,彷彿就是在對宗午源說此事。

    方運抬起頭,掃視岳陽樓下的數百萬民眾,舌綻春雷。

    「此次文會幾經波折,到此為止算是真正落下帷幕。細細回想,宗家雷家與慶國竟然能請出蛟聖針對我,方運何德何能,當真受寵若驚。幸好本聖似乎運氣比較好,在酈聖與孔家主的幫助下,趕走蛟聖,沒有開人族虛聖遭遇內外勾結被異族羞辱的先例,對得起眾聖先賢,對得起列祖列宗。」方運說到這裡微微一笑。

    城外的許多人也跟著笑起來。

    「本聖等幾息,先不著急說文會正式結束,或許會有讓我更榮幸的人物來臨。本聖不得不承認,我已經慶驢技窮,若西海龍宮或妖界半聖出現,本聖只能束手就擒。」方運說著,向四處張望,好像是真的在等待敵人。

    聽到「慶驢技窮」四個字,許多人發笑,慶國人則異常尷尬,不消說,從今天起,這個成語必然會廣為流傳。

    一些讀書人也在笑,不僅僅是慶驢技窮,還因為方運在這時候還暗諷宗雷兩家與慶君,暗諷他們今天敢勾結蛟聖,那以後就能勾結妖界眾聖。

    過了數息,方運一攤手,道:「看來我白等了,那好,岳陽樓文會,正式結束!」

    掌聲雷動,喝彩連連。

    無論刑殿禮殿調查的結果如何,方運為天下讀書人奉獻了一場足以名留史冊的文會。

    「恭喜方虛聖榮登四大才子之首!」

    「多謝方虛聖今日詩文,不負此行!」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從此以後,這就是在下的人生最高聖道!」

    各地的讀書人紛紛舌綻春雷,表達對方運與文會的祝賀。

    按照管慣例,文會結束還會熱鬧一番,但宗甘雨舌綻春雷壓下所有人的聲音。

    「東聖閣、刑殿與禮殿聯手查案,無關人等不得喧嘩!請刑殿閣老高默查證現場!」

    聽著宗甘雨的話,許多人輕聲嘆氣,文會是結束了,但文會的事卻沒有完全解決。

    高默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看了宗甘雨一眼,然後輕咳一聲,對方運道:「方虛聖,老夫想知道,你為何殺葛憶明?」

    方運淡然道:「叛國,逆種,焉有不殺之理!」

    「一派胡言,聖院未判決,你敢說他逆種?數百萬人在這裡親眼看到事情經過,吾子憶明何曾逆種!」宗甘雨大怒。

    李繁銘朗聲道:「啟國進士李繁銘,認為葛憶明逆種!」

    李繁銘話音未落,方運在江州的同窗跟著舌綻春雷道:「景國舉人馬淵,認為葛憶明逆種!」

    「孔城孔德論,認定葛憶明逆種!」孔德論的語氣極為冷淡。

    「武國孫乃勇,認為葛憶明逆種!」

    一開始,是幾個人陸續開口,但不多時,成千上萬人齊聲高喊認定葛憶明逆種。

    最後,數百萬的景國百姓一起大喊。

    「葛憶明是逆種!」

    「葛憶明是逆種!」

    宗甘雨的臉一片青紫。

    眾多讀書人暗暗發笑,在方運的治下與方運作對,那就要做好與所有百姓為敵的準備。

    高默也不過阻止,當眾人喊累了,他才輕咳一聲,傳遍全場,壓下所有人的聲音。

    「葛憶明的言行,論榜之上有人記錄,而且多位史家人的記錄一致,按照聖院的規矩,可以作為呈堂證供。為了節省時間,我便不再詢問方虛聖。根據史家人的記錄,若是說葛憶明是逆種,難以定論,但若說他憎恨方虛聖,與方虛聖為敵,確有其事。宗家主,老夫說的可對?」高默問。

    宗甘雨猜到高默接下來會說什麼,但刑殿自有一套規則,即便他乃是半聖之子,也無法干涉刑殿。

    宗甘雨道:「葛憶明與方運二人是有矛盾,但葛憶明絕不會因此勾結外族,也更不可能對方運動殺心。」

    在場眾多讀書人立刻聽出兩人的意圖,高默似是想確定葛憶明有殺意,但宗甘雨提前化解這一點。

    高默卻冷漠地道:「宗家主真是會說笑話,在場之人,不止葛憶明對方虛聖有殺心,何須狡辯?堂堂進士對虛聖起了殺心,本身不算什麼,即便用言語攻擊方虛聖,也算不上大罪。但是,在蛟聖使長江化龍,危及兩岸億萬百姓生命之時,身為人族讀書人,即便不一致對外,也當保持中立。但葛憶明卻在那種時候繼續攻擊方虛聖,並且以蛟聖同夥自居,老夫認為,他心未逆種,但行同逆種!」

    許多讀書人詫異地看著高默,陷入深思,身為刑殿大儒,絕不會如此快地表達立場和看法,而且今日高默明顯不像是絕對中立的刑殿閣老,有點偏袒方運。看來,今天發生的種種也影響到這位大儒,或許他也想秉公執法,而是被宗雷兩家人噁心到了。

    慶國人心裡火急火燎,高默的這番話對刑殿所有人都有巨大的影響,因為刑殿閣老之間都有一定的默契,除非是涉及聖道之爭或者家族之爭,否則其餘人都不會推翻第一個閣老的裁定,最多是提出不同的看法或直接迴避,記錄在案,一旦翻案或出事,這些大儒可以脫身。

    不等他人插話,禮殿閣老巫九道:「禮殿不論法。老夫以為,葛憶明身為象州讀書人,惡意污衊攻擊象州總督;身為景國進士,冒犯人族大學士;身為人族一員,又欲殺虛聖,已經徹底不分尊卑、顛倒綱常。放在古代,不等方虛聖出手,禮殿便會將其誅殺。不過,時代變遷,禮儀也當隨之變化。葛憶明有錯,方虛聖可懲罰,但直接誅殺,懲罰過重。所以,老夫認為,葛憶明連續違禮,死不足惜;方虛聖下手過重,禮殿當稍加懲戒。」

    許多人連連點頭,巫九這話的確比較公正,雖然結果是偏向方運的,但很多話沒說錯,葛憶明太囂張了,若方運不下重手,那反而會被認為有失虛聖尊嚴。但當眾殺了人,說一點沒有錯,也不好。

    高默點頭道:「巫閣老說的不錯。葛憶明本應交給禮殿與刑殿處置,方虛聖動用私刑,理當受罰。」

    「豈能如此判案!」宗甘雨立刻反對,動用私刑和殺人族進士的懲罰天差地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