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聲音說完突然停下,然後又冒出一句:「氣氛不對勁啊!」

    方運向敖煌望去,就見此刻敖煌身長已經達到二十丈,完全超過普通的龍王,已經相當於普通的大龍王,顯現出真龍與普通龍族的區別。

    在凌晨的月光下,敖煌猶如晨光一般明亮,四爪踏雲,劃破天空,撲到岳陽樓上空。

    大風驟起,眼看就要掀起漫天塵埃,在場的幾位大儒微微皺眉,無形的力量升空,隔絕敖煌的力量。

    敖煌沖幾個不熟悉的大儒呲牙咧嘴表示不滿意,然後在半空打了個滾,縮小成一丈長的小龍,撲到方運面前,像小狗似的仰頭望著方運,嘿嘿傻笑。

    方運哄小孩似的伸出手摸了摸敖煌的龍角,縱然他已經是龍王,可心理年齡還是五六歲的孩子,而且用龍族的計算方式,等方運一百歲了,敖煌才能算是少年。

    「本龍變厲害了!」敖煌說著學人的樣子比劃兩根前爪,顯現自己的肌肉。

    方運微笑道:「我知道,你進了龍界,聽說要是達不到一定程度不準出來。我以為你至少要兩三年才能出來,沒想到這麼早成功突破。」

    敖煌聳聳肩,道:「沒辦法,本龍太幸運,前些日子我本來正發愁,可不知道為什麼,戰界震動,大量龍氣散逸,被我吸收了許多,然後我就有所突破,我姐就允許我出來。我當時不知道你在戰界,要是知道,我肯定回頭找你。」

    敖煌說著,張口吐出一顆拳頭大小的黑色珍珠,道:「這是我姐給你的,你看完就知道了。」

    敖煌說完轉身,身體直立起來,兩根小爪子叉著腰,不屑地看著宗甘雨和雷廷真等人,道:「本龍也聽說了今天的事,你們膽子不小啊,竟然找蛟聖出馬,你們不知道那老傢伙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頭?你們知道他怎麼封聖的嗎?他可是殺光所有兄弟姐妹吃光他們的血肉吸收他們的力量才能封聖,本龍都懶得說你們!看看你們這副沒出息的樣子,又輸給方運了吧?不是本龍嘮叨,你們能不能長點記性啊,就你們這些蠢貨,能跟我運哥比?我薇姐都誇他,說要是他成大儒,都不一定是他對手。」敖煌的尾巴在半空甩來甩去。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每次久別重逢,這小子總能學會幾句新詞,真不知道他跟誰學的。

    敖煌仰著小龍頭,驕傲地道:「本龍過了第九龍門,又進戰界歷練,已經今非昔比。方運在的時候,你們跟方運怎麼樣本龍不管,不是本龍瞧不起你們,你們真奈何不了方運。方運不在的時候,方家大大小小都由本龍罩著。方運有那份閑心跟你們好說好商量,本龍沒空,本龍只會燒你們家,挖你們祖墳。慶君,我薇姐禁海,你是不是不滿,把怨念都發泄到方運頭上啊?」

    在場的數百萬人大都聽說過敖煌的名頭,但還是第一次聽敖煌說話,都覺得這條小龍特別有意思,尤其是那些小女孩,感覺敖煌無比可愛。

    慶君無奈道:「煌親王,朕乃慶君,與景國有過節,自然與方運對立,與禁海一事無關,與雨薇公主更無關。」

    「行了,全人族都知道你說話跟放屁似的,我懶得跟你說。」敖煌一臉嫌棄的模樣。

    慶君臉都綠了,即便半聖也不會當眾如此說國君。

    會場各處的人都在輕笑,越發喜歡敖煌。

    「唧唧唧唧……」大兔子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笑得合不攏嘴。

    慶國官員黑著臉,沒人幫慶君辯解,敖煌是地位高是其次,關鍵是個孩子,而且百無禁忌,更難纏。

    「還有你,雷廷真。以前你也去過龍宮,我覺得你人不錯啊,怎麼越活越回去了?一大把年紀了,整天跟方運這種年輕人過不去,簡直就是老不修!不是我說你,你真該修身養性,跟你大哥雷空鶴先生學學,看看人雷空鶴,連四海龍聖都稱讚的人物。東海龍王伯伯說,要是雷空鶴生在孔子世家,現在保不準已經封聖,全被你們雷家給耽誤了!」

    雷廷真氣得牙痒痒,但身為大儒不能跟小孩計較,而且現在東海龍宮對雷家觀感極差,已經斷絕了跟雷家的交流,但雙方的矛盾源自方運,雙方之間本身沒有大仇,要是再把敖煌得罪透,那就永遠無法化解。

    敖煌隨後望向宗甘雨,道:「宗……宗家主啊,你家老爺子多厲害啊,跑去龍宮跟我家龍爺爺辯論,把我龍爺爺辯得差點動手,最後不得不借給宗聖一件寶物。我當時聽說這事的時候,特別崇拜宗聖,今兒個低頭一看,得,宗家的好名聲都讓你給丟光了。」

    宗甘雨哭笑不得。

    敖煌撇撇嘴,突然四下掃視,傲然道:「聽說有個叫葛憶明的挺厲害,明明是象州人卻背叛景國,比計知白還囂張!來,站出來走走,讓本龍瞧瞧他頂幾個計知白!」

    大兔子指著地上的一攤血,大聲尖叫,一邊叫一邊說事情經過。

    龍族通百獸語,敖煌看向那攤血,又看了看方運,豎起一根龍爪道:「殺的好!這才是人族虛聖!慶君要是再針對你,等你成半聖了,先去慶國走一趟,把他的金鑾殿砸個稀巴爛!慶京也在長江邊上,到時候我持東海龍宮令助你!」

    慶君和慶國百官無比尷尬,這敖煌完全不把慶國上下當人看。

    敖煌笑嘻嘻道:「我就知道個大概,路上一邊翻看論榜一邊過來,沒怎麼看完,你們先聊,我繼續翻看,到時候就知道事情的經過。」說完,口吐煌親王官印,用龍爪握著看論榜。

    宗甘雨輕咳一聲,道:「聖院處理雷重漠之死一案,無關人等不可插嘴。煌親王,即便是你,也不得干擾聖院辦案。」

    「知道了。」敖煌看都不看宗甘雨,隨手揮了幾下爪子。

    高默沉默片刻,道:「之前方虛聖說是雷重漠先動的手,而雷家不承認,兩位還要說什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