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後,所有人驚訝地看到,方運的上空突然出現一片彩色的光芒,隨後七彩光芒充斥著全部的影像。

    當七彩光芒散去后,宗聖虛影消散。

    眾人愕然。

    「這是何故?」高默望向方運。

    一旁的巫九輕輕搖頭,不知道原因。

    武君詢問不遠處的衣知世:「知世先生,這是怎麼回事,我們看不清,你能不能看清?」

    武君對衣知世說話的口氣與其他人不一樣,沒有太多尊敬,更像是平等的態度。

    衣知世輕輕搖頭。

    「你來解釋一下。」武君道。

    衣知世道:「有多種可能。理當是方虛聖使用了特別的力量,那力量非常強大,或是那些妖王看不清那是何物,或是事後被那力量改變記憶,或是東海龍聖陛下幫方運遮蔽。不過……這力量不像是後期更改,恐怕連東海龍聖陛下也未必能看到。」

    「原來如此,多謝多謝,和我猜的差不多。」武君輕輕點頭。

    武君身邊的侍女掩嘴偷笑。

    眾人一邊猜測,一邊繼續看天空的影像,隨後,他們看到雷重漠使用寶物滴海藍螺。

    看到這一幕,許多人忍不住大罵雷重漠不要臉,身為雷家家主,身為巔峰大學士,在切磋的時候,竟然動用龍族的重寶,這絕對是動了殺心。

    方守業冷哼一聲,隨後舌綻春雷道:「雷廷真雷大儒,現在你還有什麼說的?」

    雷廷真淡然道:「切磋而已,比拼寶物也是其一,人族又不是沒有文寶文戰,小小的景國翰林果然沒見識。」

    方守業又道:「高閣老,雷重漠以滴海藍螺攻擊,是否可以判定他欲先殺方虛聖?」

    高默沉默數息后,重重點了一下頭,道:「以切磋的名義動用這等重寶,可見雷重漠殺心已生,說雷重漠搶先襲擊方虛聖毫無問題。」

    「事情未到最後,高閣老還是不要妄下定論的好!」雷廷真不滿道。

    「好,最後老夫再重複一遍!」高默道。

    兩人四目相交,天空突然響起一聲驚雷,隨後兩人移開目光。

    一些讀書人嚇得身體一抖,大儒心中有殺機,必然會引發天象變化。

    天空的影像繼續播放,所有人都看到方運避開了滴海藍螺的攻擊,之後,雷廷真顯現出第二文台,蛟龍文台,並且在最後晉陞為更強大的龍族文台。

    但是,方運祭出真龍文台,眾人發出驚呼。

    不多時,眾人的驚呼聲更大,許多人伸手指著方運的真龍古劍。

    七紋古劍,當世最頂級的層次。

    在方運的真龍文台面前,龍族文台不堪一擊。

    接著,所有人看到雷重漠醜態畢露,面對文台形成的黃金真龍,雷重漠大聲吼叫。

    「你敢殺我?我是雷家家主!我是雷祖傳人!我是西海龍聖的女婿!我是聖院戰殿分院的副掌院!你若真敢殺我,聖院不會饒過你!雷家不會饒過你,西海龍宮不會饒過你!」

    雷重漠的表情在影像中清晰地展現在眾人面前。

    現場立刻噓聲連連,眾人的聲音里充滿了反感。

    隨後,影像中的方運說話。

    「我來戰界修習,既然遇到你,順手就殺了。」

    方運說完,掌聲雷動,數不清的人叫好,連一些原本中立的人也紛紛支持方運。

    李繁銘笑道:「不是方運太高大,而是雷重漠太卑劣了。」

    眾人繼續看下去,最後看到方運殺死雷重漠。

    姜河川朗聲道:「事情真相大白,乃是雷重漠搶先攻擊並對方虛聖起了殺心,用方虛聖的話說,便是正當防衛。」

    武君突然道:「在血芒古地的時候,雷家人就想殺方虛聖,甚至還被聖院審問,最後雷重漠貢獻蛟龍文台而減輕懲罰。到了龍族的戰界,雷重漠以為那裡是他的天下,竟然還想殺方虛聖,雷家人真是狗改不了****!幸好這次是雷重漠臨時起意,若是與雷家其他人勾結謀划,我必然上書眾聖,把雷家逐出人族!」

    武國眾官不斷給武君使眼色,讓武君別衝動,這種時候,武國人在場外幫方運搖旗吶喊就夠了,現在武君如此說,等於親自下場。

    雷家眾人憤怒地上看著武君,同時眼中閃過一抹憂色,一國之君指責雷家,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信號。

    從此以後,無論武國其他官員是否願意,只要武君活著,武國自然要與雷家保持距離。

    慶君想開口反駁,但看了一眼天空定格不動的影像,默默閉上嘴。

    「雷家人別的不多,替死鬼可真不少!」花君老人忍不住譏諷雷家。

    「雷家的家主跟韭菜似的,割了一茬又長一茬,有意思。」

    「幸虧是在戰界,若是在荒無人煙的地方,沒有聖位虛樓珠,方虛聖真可能被雷家人冤枉。」

    「總之,就像煌親王說的那樣,雷家人說話跟放屁似的,大家都不要信。」

    「殺雷家人不叫內鬥,這叫凈化人族,方虛聖真是受累了!」

    各處的讀書人陰陽怪氣譏諷,一些雷家人氣得全身顫抖。

    啪……

    一聲清脆的文膽開裂響起,聲傳千里。

    所有人向聲音源頭望去。

    就見宗午源七竅流血,站在原地,不斷喃喃自語。

    「這是假的,是方運偽造的,是東海龍宮和方運聯手欺騙人族。這是假的,我要找祖父,我要去聖院,讓眾聖主持公道……」

    宗午源好像入魔,不斷重複那幾句話,即使文膽破裂,即使不斷流血,可依舊傻獃獃地說著那番話。

    「兒啊!」宗甘雨縱然是意志堅定的大儒,在看到兒子文膽開裂變得痴傻的一瞬間,也和普通的父親毫無區別,撲過去用才氣封住宗午源的傷口。

    與宗家關係密切的醫家人急忙衝過去,調動醫書治療。

    啪……

    雷家人群之中再次傳來文膽開裂的聲音,眾人正要望過去,「砰」地一聲文膽炸裂的聲音響起。

    許多人餘光看到,一個雷家人的頭顱爆開,無頭的屍體歪倒在地,嚇得附近的人拚命後退。

    啪……啪啪……

    文膽聲聲。

    雷家、宗家、慶國官員、象州慶官……

    越來越多的人文膽或開裂或粉碎。

    過了好一會兒才停下。

    「四十七聲……」顏域空輕聲嘆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