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象州人和對面的江州人很倒霉,先是看到長江化龍,嚇得膽戰心驚,好無不容易長江恢復正常,剛睡下,就聽到陣陣鞭炮聲,擾人清夢。

    岳陽樓前,幾乎所有人都沉默著。

    即便是景國人或方運的好友,也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人族鬥爭的代價實在太大,僅僅一個晚上,四十七人碎文膽或文膽開裂,聖道難續,同時有數千人遭遇萬目睚眥,文膽將會一直蒙塵,前途暗淡。

    突然,許多人望向雷廷真,他的身體輕輕顫抖,好似中風。

    文膽震蕩。

    「咎由自取。」花君老人說完起身,在兩個美女的攙扶下,晃晃悠悠向自己的馬車。

    聽了花君老人的話,許多人嘆了口氣,現場的氣氛開始回落。

    宗甘雨猛地抬頭,自下而上仰望方運,面有猙獰之色,雙目似虎噬群獸。

    「何至於此!」

    舌綻春雷的聲音裂空撕星,響徹萬里。

    方運看了一眼宗甘雨,並沒有舌綻春雷,只是用正常的聲音回敬。

    「幼稚。」

    宗甘雨雙目萬星劃過,如星辰隕落,周身氣息暴漲但眨眼間又恢復正常。

    武君輕哼一聲,道:「既然來到岳陽樓,就應該做好文膽盡碎的準備!」似是在解釋方運的兩個字,又像是在總結今日文會。

    衣知世起身,慢慢悠悠向江邊的客船走去,除了方運和大儒,數百萬人竟然無一人覺察到他的舉動。

    衣知世走了九步,突然停下,詫異地回頭望向方運。

    就見方運收起聖位虛樓珠,舌綻春雷。

    「蛟聖敖宙,竊據遠古蛟龍宮偏殿,言不正,行不檢,未得龍庭聖旨,攜龍族重寶加害文星龍爵,以下犯上,同族操戈,罪大惡極。本爵宣布,奪蛟聖敖宙蛟聖宮之職,剝離長江之主之位,閉門思過三百年,若再犯,萬水共誅!」

    方運每一個字都是用字正腔圓的龍族語說出,調集文宮蟠龍的所有力量,消耗龍氣發布龍爵諭令。

    就見方運每說出一個字,就有一點金光飛出,最後所有金光飛到高空,凝聚成一個小光球,然後炸開,光芒四散,瞬間劃過天空,消散不見。

    所有有文位的人都能感受到,長江在一瞬間似乎活躍了許多,有了欣欣向榮的氣息,像是大病初癒,又像是重見天日。

    但是,那些大儒與大學士則望向數萬里之外的長江入海口,就見那裡上空天地元氣涌動,四海水氣瘋狂向那裡匯聚,形成只有高文位之人才能看到的漆黑漩渦。

    那漩渦彷彿吸收四海之水的精華,只是看一眼,就彷彿置身於無邊汪洋之中,隨時可能被無盡海水鎮滅。

    那漆黑漩渦化為汪洋大海,向下墜落,越落越小,最後化為普通的一滴水,晶瑩剔透,落在江面。

    轟……

    滴水分江。

    江水炸開,萬丈濁浪飛空,掀起環狀水牆。

    下方江水瞬間被清空,露出一座暗青色的古舊石殿,石殿正面和正中完好,兩側和後方則殘垣斷壁,明明是死物,卻猶如活的史書,向人昭顯遠古時期的慘烈之戰。

    「本聖必報此仇!」蛟聖的怒吼在岳陽樓上炸開。

    「說的好像我不如此,你就會與我化干戈為玉帛似的。」方運淡然一笑,轉身走下岳陽樓。

    岳陽樓上的一抹青衫消失,所有人都覺得天地彷彿失去最美麗的顏色。

    蛟龍宮中,蛟聖收斂聖體,化為百丈蛟龍,卧於大殿之後。

    蛟聖宮群臣畢至,望向前方,水幕相隔,看不清蛟聖真容。

    大殿之中有金龜銅鶴、蟠龍紅柱,有華蓋長扇,有銅爐香氛,與尋常的妖族宮殿相差極大。

    這些水妖群臣完全在學人族上朝的模樣,按照官位妖位高低排列,手持笏板,默不作聲。

    「龜相與鯉尚書留下,其餘臣子退避。」

    「遵旨!」眾水妖游得一乾二淨。

    大殿之中有一龜,體長三十丈,身高五丈,通體青黑色,宛如一座小山。

    龜妖對面,有一條體長十丈的紅色鯉魚,雙目炯炯有神,魚須飄飄。

    那龜相道:「蛟聖陛下,您可有事吩咐我們兩臣?」

    龜相說著文縐縐的怪異妖語,一本正經。

    蛟聖冷聲一聲,道:「今日之事,你們做何感想?」

    那鯉尚書上前遊動半尺,尖聲尖氣道:「方運不過是小小大學士,微不足道,若無孔家半聖與酈聖出手,他今日必然會跪於雷重漠遺像前,成為萬人嘲笑的罪人。」

    「那本聖長江之主的力量被奪,再也無法控制長江之水,你們又有什麼說的?」

    龜丞相道:「老臣以為,方運的文星龍爵之位並未有龍庭下旨,名不正,言不順,所謂的封禁三百年不過是一個笑話。以老朽之見,少則兩三年,多則五六年,他的諭令便會失效。他不過會幾句龍族語而已,算不得真正的龍爵。」

    「說的不錯。」蛟聖的語氣終於舒緩。

    過了好一會兒,蛟聖道:「其他水妖我信不過,你們兩妖又聰明又度讀過人族書籍,所以我一直當年你們兩妖是左膀右臂,在我走的這段日子,我會將蛟聖玉璽讓你們兩妖掌管,即便是本聖的兒女都要聽從你們兩妖號令。」

    龜丞相與鯉尚書詫異地望向前方的水幕。

    龜丞相道:「敢問陛下,您去何處,何時歸來?」

    蛟聖哈哈一笑,道:「這種事也無須瞞著你二妖,我從妖皇那裡得到一條通往祖帝遺址的星路。」

    龜丞相與鯉尚書相視一眼,隨後滿面喜色,連連道賀。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若能得祖帝寶物,您或可晉陞大聖,統攝四海!」

    蛟聖輕咳一聲,道:「小聲點,不可聲張。至於統攝四海這種話……等本聖真做到了再說。」

    「是!」龜丞相與鯉尚書一同低頭答應。

    「那祖帝遺址本是妖皇封聖后欲去之地,聽說與屠庭祖帝有關,至於具體是何等遺址,他也不清楚,但無論如何,必然是一處大寶藏。那古地離聖元大陸也不算遠,我去南海龍宮借一條星河天舟,短則一個月,長則三年便可抵達。待我回來,西海龍聖的傷也能養好,到那時,我必與三龍聖聯手,代替東海龍聖,行四海之威,喚出遠古龍庭神相,御令星海,鎮滅方運!順便打通……嘿嘿……退下吧!」

    數息后,就見長江出海口出現巨大的臨時海眼,連通南海龍宮,隨後消失不見。

    東海龍宮中,正在熟睡的龍聖敖禹突然抬頭,望向南海方向,微微皺眉,隨後低下頭,繼續呼呼大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