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多事之秋啊。」董文叢道。

    方運道:「你還記得刑殿的懲罰吧?」

    「記得,您為了《民報》,對抗刑殿,刑殿罰您在成大儒前要去一處古地為人族開疆擴土。除此之外,其餘懲罰無足輕重,莫非……」董文叢吃驚地看著方運。

    「顏家家主顏寧山傳書給我,說十寒古地生變,極可能是古地生滅的前兆。你也知道,十寒古地每隔三百年左右就會出現一次變動,古地覆滅並重生,稱之為十寒生滅。在十寒生滅時,十寒古地會重新競奪十寒君王,獲得冰帝偉力。顏家希望我前往十寒古地,為人族爭一尊十寒君王。不需要排名太高,只要能爭到第十寒君即可。」

    董文叢詫異道:「顏家把持第九寒君如此久,對下一代十寒君王沒把握?」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道:「顏家本來有兩位候選大學士,都是大儒之才,但為了十寒君王壓制境界多年,始終停留在巔峰大學士階段。有這兩人在,顏家本來萬無一失。但是……近年來文曲星不斷異動,導致兩人全都壓抑不住聖道偉力的牽引,已經晉陞大儒。顏家本來把希望寄托在顏域空身上,但現在古地異動,會在短時間內生滅,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給顏域空成長。」

    「那顏家可以找……不對,顏家的確不能找半聖世家,半聖世家或者實力不足,或者與顏家關係不親近。顏家同為亞聖世家,也不好找其餘亞聖世家。看來,顏家現在只能找你或孔家。」董文叢道。

    方運輕輕搖頭,道:「你們有所不知,孔家有家規,不去與亞聖世家爭搶十寒古地,可以在那裡做事,但不能爭十寒君王。甚至可以說,孔家不在乎人族哪個世家當十寒君王,只需要有一個即可。」

    董文叢道:「那下官明白了,顏家自知很難再獲十寒君王,但又掌握龐大的力量和秘密,所以想找一個合作者。您有爭奪十寒君王的實力,但並沒有掌控一座寒城的力量和底蘊,而且您的口碑一向良好,未有作姦犯科之事,只要與您談妥條件,您必然會履行。關鍵是,您與顏域空的交情極深。」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方運道。

    「我對古地生滅所知不多,但也聽說耗時許久,至少要幾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您若不在象州,誰人主持大局?」董文叢發起愁。

    「所以在離開前,我要讓象州穩定下來,掃滅一切不穩定的因素。」方運道。

    「那您的第一步是……」董文叢試探著問。

    「整肅吏治。」方運道。

    董文叢點點頭,道:「怪不得您在岳陽樓文會上抓捕所有的象州慶官,如此一來,吏治便完成一半。但……行百里者半九十,接下來,恐怕會步履維艱。」

    「也對,也不對。」方運道。

    董文叢立刻恭恭敬敬道:「請大人明示。」

    「整肅官吏很難,但只要解決幾個問題,便一片坦途。第一,便是足夠的權力,沒有反對之人制衡,這一點,我不缺。歷代宰輔整肅吏治,超過一半是因為並無足夠的權力,甚至鬧出過政令不出內閣的笑話。」

    董文叢輕輕點頭,景國一百年前就出現過那種左相,政令離開內閣后,根本無人聽從。雖說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也說明那位左相併不適合治國。

    方運繼續道:「第二點,便是斬斷利益相關。可以說,九成的宰輔最終未能完成自己的朝政革新或變法,就是因為無法斬斷自身的利益關係。試想,某位宰輔自己屁股不幹凈,如何雷厲風行?自己私慾過重,比如與某些大員勾結,另有所圖,如何能服眾?所以大多數革新變法,最後淪為黨爭、傾軋。」

    「大人說的是。」董文叢道。

    「第三點,便是對下層官吏的掌控,一國之主失去對底層吏員失去控制的事,在歷史上比比皆是,即便是權柄再大,若無法掌控真正與民眾接觸的官吏,整肅吏治最終也只是空談。除此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因素,比如時機,比如內憂外患,比如吏治的具體手段,比如民心,等等等等。」

    董文叢道:「此番岳陽樓文會後,您在象州的民望已經……說句大不敬的話,已經超過一國之君,所以您的權力並無問題。您是從外地而來,與象州本地的勢力毫無瓜葛,而且您一心為人族,縱然有自己的私心,也不會影響整肅吏治。您欠缺的,就是對下層官吏的掌控。」

    方運輕嘆一聲,道:「自古以來,就不曾有人能完全掌控下層官吏,即便是眾聖在為官時,也是如此。我所能做的,無它,儘力耳。」

    董文叢看著方運,微笑道:「那下官便放下心了。」

    書案之後,方運把毛筆放到筆架上,笑看董文叢。

    董文叢解釋道:「您當年在寧安縣大放異彩,堪稱人族古往今來第一縣令,這您不用謙虛,即便是孔子當年擔任中都宰的時候,也遠遠不如您,更不用說其他人。有此驕人履歷,我還以為您升任兩州總督后,會認為在象州與在寧安縣一樣,定然能輕易掌控。而您不僅沒有盲目自大,不僅認識到下層官吏的重要性,甚至還很清楚根本無人能破解這個千古難題,那必然會成為一位合格的總督,所以下官便放心了。」

    「碰到你這種認為上官無能的下屬,我當如何做?」方運半開玩笑道。

    董文叢正色道:「攜泰山以超北海,誠不能也。您攜一粒塵埃超北海,輕而易舉,但您若盡攜象州一切塵埃超北海,這和攜泰山以超北海一樣,是做不到的事情。您很清楚吏治艱辛,也就意味著您不會被底層官吏反噬,下官必當儘力輔佐。」

    方運輕輕點頭,道:「整肅吏治的第一步,便從百姓最痛恨的貪腐開始吧,本官要你連同法司與刑司,以最快的速度收集七品以上慶官的貪腐證據,並陸續公佈於眾,不得出絲毫差錯,你可能做到?」

    「請大人放心,下官定當全力以赴,事不成,提頭來見!」董文叢神色堅毅,目光有神。

    「很好,記得每日上報詳細事項。」方運很滿意董文叢的態度,很顯然,董文叢清楚整肅吏治的第一步何等重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