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董文叢剛走,武君給方運發傳書抱怨。

    「方虛聖啊,你恐怕不用來慶京了。慶國的讀書人忒姦猾了,因為東聖閣發布了一個不靠譜的號召,我們武國讀書人無論找上誰,他們都借口要為去兩界山準備,近期不參與文比與文斗。不僅如此,他們還義正詞嚴呵斥我們武國人趁妖蠻作亂時內鬥,那鄙夷的眼神,連我都羞愧欲絕!不過,這事不能完!我一定想辦法讓慶君慶國丟大臉!」

    「你覺得他們在岳陽樓前丟的臉不夠大?」方運回復道。

    「也是,他們也夠丟臉的了。我剛到慶國的時候,看了看慶國國運,當年象州被你們收回,慶國國運已經折損一成,中秋文會後,又折損整整一成!此次對宗家、慶君和慶國百官的打擊極大,不過你要小心,宗家雷家和慶君都是報仇不隔夜的主兒。切記!」

    「多謝武君提醒。」

    方運坐在椅子上思索片刻,正要繼續處理政務,總督侍衛面色古怪地敲門進來,道:「啟稟大人,一個自稱洞庭蛟王的青年要見您。」

    「那讓他進來吧。」方運說著繼續低頭翻閱文書。

    別人翻閱文書都是一本一本、一頁一頁看,方運手持一尺厚的文書,隨手一甩,所有文書飄飛懸停在半空,然後每一本文書如同被大風吹動,呼啦啦地快速翻頁。

    方運雙目泛著淡白色的微光,眼睛中清晰倒映每一份文書。

    不過三息后,所有文書恢復原狀,方運右手一動,一部分文書落在右側,一部分落在左側。

    方運翻開右側的文書,只寫簡單的審閱完畢或批複,然後拿過左側的文書,在每一份文書的最後都工工整整書寫自己的意見。

    批閱完所有文書,方運抬起頭,就見一個頭上長著兩隻小角的青年人面帶謙卑的笑容,拘謹地站在門口。

    看到方運抬頭,那年輕人急忙彎腰作揖,道:「下官洞庭蛟王,見過文星龍爵。」

    方運輕點一下頭,道:「嗯,有什麼事,說吧。」

    洞庭蛟王忙道:「下官主要向您澄清一件事,此次我父親巡江,在下絲毫不知,若是知道,必然會提前警示。這洞庭湖雖然是長江水域,我們洞庭水妖與蛟龍宮算不上太密切。您或許聽說過,我的出身一般,平時也進不去蛟龍宮,就算進去,那些兄弟姐妹也會嘲笑我。我這洞庭蛟王也是苦求父親多日才得到的,在那些兄弟姐妹眼裡,洞庭湖就是個小湖泊,他們的目標都是海疆。」

    「那你父親現在如何?」方運一邊整理文書,一邊看著洞庭蛟王。

    洞庭蛟王猶豫片刻,道:「其實您很快就會知道,我父親已經離開蛟聖宮,去了一趟南海龍宮,借了一件寶物,然後離開聖元大陸,不知去往何物。聽我在蛟聖宮的朋友說,蛟聖似乎借了一件能在星空中快速遨遊的寶物。」

    方運微微皺眉,腦海中浮現無數個可能,但卻不清楚蛟聖要做什麼,心中暗嘆,蛟聖離開蛟聖宮可是大事,但自己力量不夠,根本無法察覺,而那些能察覺的聖位大人物也不可能特意派人告訴自己。

    「很好,這個消息對我很重要,我看到了你的誠意。」方運道。

    洞庭蛟王大喜,道:「下官雖是蛟聖宮之人,但根據兩族協議,也應該受當地官員轄制,更何況您是文星龍爵,這些都是下官應該做的。」

    「你不怕蛟聖宮制裁你?」方運問。

    洞庭蛟王酸溜溜道:「他們根本不在意我這種遠離蛟龍宮的小蛟王,而且這種事您不說,沒人會說。」

    方運微微一笑,基本確定這洞庭蛟王是被岳陽樓文會嚇怕了,所以才出賣蛟龍宮。

    「我知道了。記得要幫襯人族,讓景國風調雨順,不要在人族的地盤上作威作福!」方運把「景國」兩個字咬得很重。

    蛟王思忖片刻,立時笑道:「文星龍爵陛下您放心,我一定會讓洞庭湖周邊風調雨順,雨水比其他國都好。」

    「那便好,沒有什麼事,先下去吧。」

    「遵命!」洞庭蛟王退出書房,但不一會兒,又站在門外敲門。

    「還有事嗎?」方運一改方才的謙和,面無表情。

    洞庭蛟王心中一驚,急忙道:「文星龍爵陛下,小的沒什麼大事,就是最近心驚肉跳,想討要您一句話安心。」

    洞庭蛟王緊張地看著方運。

    方運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完一份文書才抬頭,道:「你若安分守己,我保你永為洞庭之主。」

    洞庭蛟王一聽,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磕三個響頭,帶著哭腔道:「文星龍爵的大恩大德,小王感激不盡!」

    「嗯,下去吧,記得為民造福。」方運道。

    「遵命!」洞庭蛟王抹著眼淚離開。

    方運輕輕搖頭,沒想到洞庭蛟王嚇成這樣,但轉念一想,換成他人,恐怕也只能如此,兩頭押注,兩頭討好。

    由於武國與慶國之爭暫時告一段落,許多人已經沒興趣去慶京。

    聖元大陸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讀書人遷徙活動展開。

    各國的讀書人在巴陵城遊玩三五天後,陸續跨江北上,前往江州大源府濟縣的悟道河畔。

    少數人準備在悟道河逗留幾日便會離開,大多數人則會繼續北上,先到慶京,后前往寧安縣,見識一下人族第一縣的風貌。

    抵達寧安縣后,大多數人會準備回返各家,但一部分人會選擇留在寧安縣,幫助景國抵抗蠻族,還有一部分人會回返悟道河,長時間在悟道河邊求學修習,爭取能突破文位。

    這次來巴陵城的除了各國的讀書人,還有一些國家的平民,對於投奔之人,方運全部收留,同時通過聖院查找所有人的背景,若是有作姦犯科之悲,直接抓捕,直接判刑,決不姑息。

    若是遇到被害或被冤枉之人,方運會假裝不知,一視同仁,給予所有人和象州人一樣的待遇。

    方運也陸續收到各地的消息。

    雷家舉族悲慟,所有雷家人跟方運不共戴天,誓要殺死方運,只有新任家主雷空鶴的態度捉摸不定,至今竟然沒有明確表態。

    宗家人則一改平日的高調,利用東聖閣發文後,全部如同過冬的動物一樣,陸續減少活動。尤其是那些沒有去岳陽樓的天才,全都銷聲匿跡。

    慶君最為倒霉,經岳陽樓一事,身體急轉直下,即便請了醫家大儒和神物也無濟於事,只能慢慢調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