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很想楊玉環立刻回象州,但現在楊玉環已經不是那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女子,而是巾幗社的重要人物,和蘇小小一起幫助方運監察巾幗社,一起幫助巾幗社發展,同時在巾幗社學習,讀四書五經,學習琴棋書畫。

    楊玉環雖然在孔城忙碌,雖然要做完屬於自己的工作才能離開,但心早就已經飛到方運身邊。

    方運比楊玉環繁忙百倍,每天要處理大量的政務,晚上則一直在修習。

    學習奇書天地的書籍,閱讀聖元大陸的書籍,練習唇槍舌劍和戰詩詞,作文章經義,練習瑤琴,同時繼續撰寫《古妖史》,還在整理一些醫書、兵法和其他各家的學問。

    不僅如此,方運每天要花半個時辰來閱讀論榜上幾乎所有文章和回復,時刻了解人族的一切信息,不能落後這個時代,不能陷入自我封閉之中。

    一個接一個重磅消息在象州爆開。

    每隔三天,州衙與法司和刑司就會聯合向各地下達文書,張貼在告示欄上。

    這些文書的內容出奇地相似,全都是列舉某個官員的罪證,而且這些官員品級都不低,至少是七品,文位至少是舉人,甚至會有翰林。

    整個象州官場氣氛出現微妙的變化,但各地百姓奔走相告,興奮地討論或傳揚大官被抓的事。

    臨近九月,楊玉環、奴奴、蘇小小和敖煌等人抵達巴陵城,與方運一同遷往總督府,正式在巴陵住下。

    在方運的支持下,楊玉環與蘇小小將在巴陵城建立一個有書院規模的女子學堂。

    奴奴這幾天一直纏著方運,敖煌則不同,每天就知道去洞庭湖或長江里瘋玩,方運乾脆封他為「象州妖軍提督」,讓他管轄附近的所有水妖,並負責訓練它們。

    敖煌很喜歡現在的身份,每天早出晚歸,玩的不亦樂乎。

    方運的私兵們也早已盡數抵達象州,在巴陵城住下。

    九月剛過,方運看時機差不多,開始宣布整頓象州官場風氣。

    這是方運第一次主管一州,而不是一縣。

    一縣只有巴掌大,方運可以面面俱到,但一州有數個府,近百個縣,除非方運不修習不讀書,把所有時間都耗在這上面或許能完全掌控,否則的話,必須要下放權力,靠整個官僚體系運轉,而不是自己。

    縱觀歷史,所有自以為可以絕對掌控官吏的人,都會被現實和後人嘲笑。

    此次整風,方運的第一步便是整頓衙門的文風,要求所有衙門逐漸用《民報》制定的俗體字書寫,爭取兩年內完全做到俗體字辦公。同時,方運對文書的格式、內容、篇幅等等各方面制定合理的規範,大大節省了吏員的時間。

    在整頓文風的命令下達后,除了少數老頑固頗有微辭,那些負責書寫文書的吏員大都歡呼雀躍,他們最喜歡用更快更簡單的俗體字。

    整頓文風沒有遇到真正的阻力,而象州官員發現方運的革新目前並沒有動搖自身的利益,無人站出來反對,於是象州官場的氣氛緩和起來。

    臨近九月十五,即便是方運都減緩整風。

    九月十五是舉人試的日子。

    和往常不同,最近幾年由於文曲星不斷變化,人族參與舉人試的人數大大增加。

    象州今年參與舉人試的秀才足足有七萬人,而在方運科舉那年,全景國參與舉人試的秀才也不過三萬餘人。

    這是方運第一次主持舉人試,所以一早就去巴陵城文院準備。

    時辰一到,方運便帶領進入考場的秀才考生參拜眾聖,待考生入了考房,方運便在文院與其他官員聊天。

    眾人所聊天南地北,但主要聊象州的民事或政事。

    舉人試至關重要,所有參與之人的官印都與外界隔絕,即便是方運也如此,不過方運比他人好一些,能瀏覽文榜論榜,只是不能發文章或回復文章。

    考生要考三天,方運與眾人就要在這裡熬三天。

    到了午飯時分,眾官一起去食舍用餐。

    剛吃到一半,方運突然扭頭看向角落裡用餐的六個差役。

    其餘人也看向那六個差役,食舍突然靜了下來。

    六個差役很快意識到虛聖在看自己,嚇得放下碗筷,急忙起身,驚慌地看著方運,不知所措。

    方運和顏悅色道:「你們幾人過來。」

    六個差役相互看了看,慢慢向方運走來,不是他們不想快走,是腿都軟了,走不快,有一個膽小的甚至差點被嚇哭。

    食舍的氣氛非常壓抑。

    等六個差役走到近處,方運微微一笑,道:「不要緊張,沒什麼大事,我方才聽你們討論今日考場之事,說有兩個學子因為考牌出了問題,被拒之門外?」

    六個差役暗暗鬆了口氣,年紀最大的差役一拱手,道:「啟稟總督大人,確有此事,兩人的考牌並非官府發送,而是被人掉了包,是假考牌。」

    「這種事似乎不多見。」方運道。

    一旁的董文叢道:「的確不多見,不過我當年秀才試之時,就遇到有人的考牌被掉包,導致無法進入考場。」

    方運問差役:「關於考牌被掉包,你們還知道什麼?」

    那差役急忙回答道:「由於不是故意損毀考牌或作弊,我們只是讓兩人離開。那兩人站在門口不遠處,商量了一會兒,似乎懷疑是某位同窗做的,並很快找到那人,可那人剛好進入考場,兩人不敢衝擊考場,只能離開,年紀較小的那個哭著離開。」

    「嗯。」方運說著,突然閉上眼,周身才氣涌動,身前浮現史家讀書人可以形成的史冊,乃是一卷竹簡。

    食舍的官員一愣,隨後一些年紀較大或文位較高的人露出驚駭之色,尤其是董文叢,竟然很沒形象地張大嘴。

    數息后,方運睜開眼,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做的不錯,你們六人回去吧。」

    六個差役如釋重負,高高興興回去,能被虛聖誇獎,夠他們幾個人炫耀一輩子。

    董文叢難以置信地問:「總督大人,您不會是在回溯記憶吧?」

    「正是如此。」方運微笑。

    在場眾人都驚訝地看著方運,那可是大儒才有的能力,沒想到方運還是大學士就會了。

    一個人會遇到各種繁雜的信息,大部分都是無用的,所以自身會本能忽視掉許許多多信息,比如走在路上,可以看清每個人的面容,但沒人會牢記每個人陌生人的面容,以後也不可能用到。

    方運擁有回溯記憶能力,即便的數個月後,只要需要,他可以隨時從記憶深處找到曾經遇見的每一個人,哪怕之前從未刻意記住,只要曾經在他視線範圍之內,皆可尋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