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輕輕點頭,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抓捕靈獸販子涉及到一個成本問題。現在各國官府在這方面已經配置了許多人手,也有大量的款項,可靈獸販子經驗豐富,而且十分狡猾,各國官府只能做到這種程度,畢竟需要人手和銀錢的地方太多,不可能為了靈獸販子耽誤其他方面。若是把更多的人力物力用在抓捕靈獸販子上,必然會有百姓質疑為何不把錢花在考生身上,為何不把錢花在那些窮苦之人身上。對於人力物力的投資,都遵循一個規律,若投入太多,收益的增加會急劇減少,但若不進行投入,那補救時會浪費更多的人力物力。」

    任何一個政權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完美無缺。

    董文叢連連點頭,充滿敬意道:「您所說比我所想更加透徹,我也明白,但不如您高屋建瓴。看來您的意見和我一致,您沒有必要把精力放在這方面,讓我們這些人處理就好。更何況,公文您也看了,我們總不能為了這起案件去找法家大儒。」

    方運思索片刻,緩緩開口。

    「考慮到本錢和收益,現在象州各地的確不適合投入過多的人力物力抓捕靈獸販子,但有時候不能只考慮人力物力方面的本錢和收益,更要考慮其他方面的影響。身為兩州總督,我要代表國家劃出一條底線,當這個底線被突破,那便意味著會引發巨大的損失,單單靠人力和物力無法衡量,一旦這種損失加劇,會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

    「靈獸販子殺了普通人,突破了法律的底線,那麼,我們官府要用法律去解決,各衙門只要儘力而為,即便抓不到兇手,也可以向百姓交代,因為官府沒有敷衍,的確動用了正常層面上的一切力量。但現在,靈獸販子殺了捕快,這已經不僅僅突破法律的底線,也突破了國家的底線。這話很冷酷,似乎把人分出高低,但這是現實。」

    「如果解決不了兇手,首先等於告訴百姓,官府不能保護他們;其次,等於告訴維護國家秩序的官差,官府把他們和他們的家人置於險地后,不僅不能保護他們,同時也不能為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報仇;最後,也等於告訴全人族,代表這個國家力量的官差死的不明不白,這個國家出了問題,處處是漏洞,處處是弱點,任何勢力不僅可以暗地裡攻擊這個國家,甚至可以明面上展開攻擊。」

    「如果到了這種地步,沒有直接解決元兇,那任何所謂桌面下的交易都可笑至極,任何以死者為代價交換其他利益的行為都無比愚蠢。因為這等於告訴萬界,這個國家毫無底線,對這個國家做了任何事,只需要付出其他代價,做出一些利益交換,就可以解決。這種國家的執掌者,不是領袖,不是君主,只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小商販。」

    「一個人,要有一些堅持,要有底線,才能叫活著。而背負億萬百姓的國家,底線不應該低於任何一個百姓。現在,有人突破了這個底線,我便要以最強硬的手段回擊!」

    方運的話語擲地有聲,董文叢看著方運,竟然無力反駁。

    方運盯著董文叢的雙眼,繼續道:「你說至少要法家大儒才能探查清楚,那我就請法家大儒出面!」

    董文叢嘆息一聲,道:「好吧,下官輸了。的確是下官沒有看清此事的嚴重性,只是站在官員的立場考慮,沒有站在百姓和國家的立場上考慮。您說的沒錯,如果此事不能幹脆利落解決,那我景國還是一隻病貓,連病虎都不算,病虎至少還會吼兩聲。您請哪位法家大儒?」

    「我想請韓非子世家的家主韓說林。」方運道。

    董文叢一愣,道:「您對抗刑殿之時,來者是韓家大學士韓正陽,您現在請韓非子世家的家主出面,會不會被婉拒。」

    「試試再說。」方運說著手持官印給韓說林傳書。

    董文叢無奈,心道這方虛聖還真是洒脫坦然。

    不多時,方運道:「韓家主已經答應,即刻利用文界挪移到慶京,然後踏平步青雲來巴陵。」

    「下官服了!」董文叢又無奈又敬佩地看著方運。

    「服了就好。」方運開玩笑說著,低頭繼續翻閱其他的文書。

    過了一會兒,董文叢道:「大人,岳陽樓翻修擴建正在進行,我聽許多官員說,一些人想要把巴陵改為岳陽,主要是借岳陽樓的名氣讓巴陵城在人族地位更上一層樓。更何況,巴陵在多年前也被人稱之為岳陽,改叫岳陽並無不妥。」

    方運想了想,道:「你是象州牧,此事就由你決定。不過改一府如此大的事,首先要讓百姓心甘情願。」

    「您放心,下官絕對不會引發民憤。對了,如何迎接韓家主?抑或從簡從輕,不讓他人知道。」董文叢道。

    方運想了想,道:「查案是法家之事,我不便胡亂插手,而且此時也不便大張旗鼓。我會在總督府迎接他,見過面后,他將成為此案的主導者,我只需要結果。」

    「您這種做法似乎比較合適,畢竟他是法家大儒,您要是一直與他聯手查案緝兇,反而讓他束手束腳。若下官所料不錯,最多三天,說林先生便能找到真兇,就算逃到他國……」

    董文叢說到一半,突然停下,用古怪的眼神看著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道:「看來你明白了。」

    董文叢無奈道:「下官果然還是不如您啊。下官這才明白,您之所以另請他國大儒,主要擔心兇手逃到慶國或啟國,這樣即便那兩國想阻撓也無可奈何,為了避免得罪強大的韓非子世家,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韓家主查案。不過,這份人情不小,看來您與韓非子世家的交情比傳言中更深。」

    「既然要查清,自然要全力以赴!」方運道。

    中午時分,韓非子世家家主韓說林駕臨總督府,方運邀他進書房,兩人密談半個時辰后,方運陪同韓說林腳踏平步青雲前往正德縣。

    到達正德縣后,方運把韓說林介紹給負責此案的官員,然後說韓說林全權負責此事,讓眾人務必配合。

    那些官員心道得知韓說林身份后都差點嚇傻,誰敢不配合!

    方運又與韓說林聊了幾句,便告辭回到巴陵城。

    三天後的清晨,韓說林回到巴陵城,出現在方運的書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