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又過了一刻鐘,方運臉上浮現一抹怒色。

    自己明明快要找到那個人,但韓說林留在那人身上的文膽印記被抹除,已經無法知道那人現在在哪裡。

    方運咬著牙,並沒有放棄,往第二人的方向飛去。

    三刻鐘后,另外三個人的感應全部消失。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停在一處荒野上空。

    方運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憤怒,飛往最近的一座慶國縣城。

    靠近縣城后,與聖廟聯通,官印立刻收到一些消息。

    啟君得到韓說林給出的大體方位后,竟然以玉璽巡視天下,然後用國運鎮封兩個罪犯,最後派人抓捕,已經使用飛頁空舟運送兩人,夜晚便能抵達巴陵城。

    兩國的待遇實在差別太大,方運心中一暖,鄭重感謝啟君,並表示欠啟君一個大人情,必有厚報。

    韓說林還沒有傳書,看來尋找那幾人還需要時間。

    方運深吸一口氣,加急傳書給慶君。

    「慶君賜鑒。事有輕重緩急,恕在下無禮,不再客套。正德縣滅門一案,舉世震動,為儘快破案,在下請出說林先生。經說林先生查證,此案元兇身在慶國,為兩國計,說林先生只做印記,並未抓捕。在下得知此事後,本欲與貴國商討聯手緝兇之事,但令在下費解的是,貴國竟有人調動國運抹除說林先生印記。敢問慶君,貴國何人庇護滅門兇手?」

    方運靜靜地站在平步青雲之上,望著慶京的方向,雙目如冰,等待慶君答覆。

    時間徐徐過去,方運始終保持鎮靜。

    足足過了兩刻鐘,慶君才傳書。

    「方虛聖在生病說胡話吧?你若是因為太蠢太笨抓不到兇犯,承認便好,為何向我慶國潑污水?何為庇護兇犯?你在文會上嘲笑我慶國子民就算了,文會結束,你竟然還栽贓誣陷我慶國子民?是可忍孰不可忍!朕剛剛知曉你在慶國,恕未遠迎,你請自便,也恕不遠送!」

    方運咬著牙,再次傳書。

    「此案涉及十五口人命,事關重大,在下以景國總督之身,請慶君與慶國官員幫忙,捉拿兇手,以告慰那十五人在天之靈。」

    慶君沒有立即回話,不多不少又過了整整兩刻鐘慶君才回復。

    「景國之事,與我慶國無關。不過,景國百姓身死,景國無能,求到我慶國身上,那我慶國自然會相助。這樣吧,你前往刑部,自會有官員接待。」

    方運沉默片刻,第三次傳書。

    「慶君陛下,你我雖有私仇,景慶兩國雖是對立,但被害者是無辜的,你我之間的仇恨,不應該由他們承擔!在下懇求您,暫時拋卻成見,幫幫那十五個無辜的百姓,讓兇手知道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又過了整整半個小時,慶君才回復。

    「方虛聖你又發燒了吧?我說過慶國一定會伸出援手,你只要去慶國刑部,自會有官員接待,怎麼,因為你是虛聖,你就想在我慶國為所欲為?」

    方運沒有再回復慶君,而是動用虛聖特權,直接命令刑殿人調查主犯所在。

    利用聖院的力量去調查各國的事務,是相當犯忌諱的事,尤其方運還身兼景國的兩州總督,幾乎等於代表景國利用聖院去刺探慶國情報,所以方運在一開始並沒有使用這種手段。

    但現在,方運不準備跟慶君繼續糾纏下去。

    僅僅等了半個時辰,刑殿傳書給方運,那個主犯和四個在慶國的從犯,已經全部被接到京城,成為慶國的御林軍!得到的情報顯示,這五人會一直留在慶國皇宮之中。

    看到刑殿給出的情報,方運咬牙切齒,恨不得這就衝到慶君面前給他一個大耳光。

    慶君要庇護兇犯,方運早就心理準備,但沒想到竟然庇護到這種程度!

    若把五個兇犯放在別的地方,即便是軍中大帳,方運也能衝進去抓人或殺人。

    若是在某個普通城市中,方運也能以虛聖身份控制聖廟,然後進去抓人,不會被慶國官員甚至慶君干擾。

    但在慶國的京城之中,慶君才是聖廟的第一控制者。

    在慶京,方運若是做出不妥的行為,慶君能夠將方運鎮封,然後由聖院出面解決。

    更何況,那五個兇犯在皇宮之中。

    每一國的皇宮,都經過多位半聖力量加持,很可能有強大的寶物,甚至是半聖文寶。

    不要說方運只是大學士,就算是大儒硬闖皇宮,都會被強大的力量誅殺。

    方運緊緊握著拳頭,沒想到慶君為了包庇兇犯,竟然無恥到這種程度。

    方運給慶君發送第四封傳書。

    「慶君,交出皇宮中的那五人,否則,你會後悔今天的所作所為!」方運的憤怒躍然傳書之上。

    這一次,慶君很快答覆。

    「方虛聖你真是瘋了!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你若再如此,休要怪我告上聖院!朕三番兩次忍讓,甚至讓刑部配合你緝捕兇犯,你卻屢屢出言不遜,那麼,朕中止此事合作。請方虛聖儘快離開慶國,若是在慶國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朕概不負責!另外,你心中若真有那十五條人命,你若真是景國的好總督、人族的好虛聖,那就來慶京,從南門口開始,一步一跪一磕頭,直到皇宮門口,在朕的面前跪地認錯,那麼,朕一定會幫你找到兇手。如果做不到,就不要夸夸其談!」

    方運看完這封傳書,怒火填膺。

    即便是宗雷兩家勾結蛟聖之時,方運也不曾如此憤怒。

    明明可以不費吹灰之力讓十五人的在天之靈安息,但慶君不聞不問。

    明明可以輕而易舉讓殘暴的兇徒得到應有的懲罰,但慶君庇護他們。

    明明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伸張正義,但慶君為一己私仇,在不斷阻撓。

    方運從未如此痛恨一個人。

    平步青雲徐徐調轉方向,載著方運向巴陵城的方向飛去。

    此刻已經是聖元大陸的夜晚,文曲星高照,天地一片清光。

    方運望著下方的大好山川,眼中閃過堅定之色。

    「待我成聖時……」

    方運突然開口,說第一個字的時候並無奇特之處,但當說完這五個字,方圓萬里的天地元氣徹底沸騰起來,隨後一股冥冥偉力自天而降,以方運為中心,瞬間傳遍整座聖元大陸。

    在這一瞬間,聖元大陸每一個人,無論男女老少,無論文位高低,無論識字多寡,全都能聽到一個充滿憤怒又宏大的聲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