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待我成聖時,斬無道之君,誅絕不仁!」

    當方運這話說完后,聖元大陸的天空風起雲湧,層層疊疊的白雲在天空激蕩,如被強風吹動,如浪滾滾,萬星皆被遮擋,唯有文曲星光透過,讓漫天白雲變得半透明,如夢似幻。

    百萬里如一地,一界同天象。

    所有大儒驚訝地看到,落向慶國的文曲星光,少了整整一成!

    隨後,方運的聲音再次傳遍聖元大陸。

    「待我成聖時,毀慶京一城,洗濯污垢!」

    照向慶國的文曲星光再減一成!

    就見人族各地,無數大儒升空飛天,手持官印,神念直衝蒼穹,目視慶國大地。

    只見方運立於半空,威如天帝,號令諸方,分天地清濁,定一國尊卑。

    與天地相比,方運明明十分渺小,但在所有大儒的神念中,方運卻彷彿呼吸生風,吹氣成雲,天象氣候之變只在一念之間。

    「待我成聖時,斷慶國國運,天理昭彰!」

    照向慶國的文曲星光又減一成。

    無邊雲層消散,天地恢復清明。

    從遙遠的太空望向聖元大陸,就見聖元大陸各處都被文曲星光照耀,如水光覆蓋百萬里土地,唯獨慶國好像有個深洞,吸走水光,文曲星光遠比其餘各地淺。

    全人族都被方運的驚天聖言所震驚,許多人紛紛詢問周邊的人發生了什麼。

    論榜在數息內出現數萬篇文章,所有的文章都無比相似。

    「慶國發生了什麼?」

    「慶君又做了什麼不要臉的事以致於激怒方虛聖?」

    「慶君到底怎麼招惹方虛聖了?」

    「我們慶國人怎麼這麼倒霉?」

    ……

    但是,無人能解答。

    各地的大儒看到,方運周身才氣涌動,如同變成一個漩渦,附近的天地元氣夾雜著極為少量的天地正氣湧入方運的身體。

    方運起誓,心正神明,文膽彌堅。

    聖院上空,紫衣飄飄,整整十四位大儒立於半空,遙望慶國。

    「他終於入正心境。」

    「這個方虛聖,明明只是大學士,為何能引天地正氣入體?天地正氣是他家的么!」

    「和他入正心境相比,我等更應該關心慶國的異變。」

    「這已經不是異變,而是天變,甚至是天罰!」

    「慎言!」

    「把方虛聖逼到此等地步,何須慎言!一國文曲星光大降三成,何須慎言!」

    聖院的大儒正要商討此事,慶國的上空傳來慶君氣急敗壞的聲音。

    「方運,你這是自掘墳墓!」

    一道道雷霆在方運上空閃亮,隨著慶君的話在上空炸開。

    君怒雷音,雷藏國運,聲蓄偉力,辟邪祛災,化難消厄。

    就見慶國之內所有怨靈邪靈,皆如指間沙落,化為煙塵;所有妖王之下的妖蠻,皆七竅流血,死傷慘重。

    慶國各地水域,水妖出水,浮屍百萬。

    每一次形成君怒雷音,必然會讓一國百姓驚恐,但是,附近的百姓看到聽到君怒雷音,竟然沒有絲毫的恐懼。

    和方虛聖的聖言比起來,慶君的君怒雷音只是氣急敗壞的大喊。

    方運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繼續向巴陵城的方向飛去。

    那些大儒驚訝地看到,方運平步青雲的速度已經超過所有大儒。

    大儒正常的平步青雲會超過一鳴之速,但即便注入再多才氣也不會超過兩鳴,只有少數大儒利用文台、天命等力量臨時增加平步青雲的速度。

    而現在,方運的速度已經達到兩鳴半,妖王全力以赴的衝鋒速度,也不過如此。

    許多大儒仔細觀察,發現方運的平步青雲之上,竟然附著的點點星光,那星光不斷進入平步青雲,又不斷從外界補充。

    許多大儒驚得說不出話,這意味著,方運竟然能直接使用文曲星光的力量!

    即便是眾聖也做不到!

    即便是萬界歷代聖人、祖帝或祖神全都做不到。

    除卻帝族,萬界歷史上最強的生靈,也只能先把星力吸收入體,再轉化成自己所能利用的力量。

    無論是龍族、古妖、妖蠻還是人族,都不曾出現過如此奇景。

    聖院的眾多大儒震驚之餘,無比激動。

    這些大儒幾乎各個心懷天下,若是自己的死亡能換來人族的強大,他們每個人都會毫不猶豫赴死,不為生前利,不為身後名,只因他們如此做值得。

    所以當發現方運能利用文曲星光紅,這些大儒最先想到的是想辦法在人族普及。

    一旦人族能直接利用文曲星光,那實力將會翻好幾番!

    若是每個大學士的平步青雲都有此速度,從此以後,大妖王之下的所有妖族都會論為魚肉,追不上也逃不掉,只能等著被大學士屠殺。

    不過,這些大儒很快平靜。

    「此事,恐怕要開眾議了!」

    「不必,眾議人多嘴雜,反而不美,開閣老會議即可。」

    「在開議前,我們要弄清兩件事,或者說是一件事,方虛聖為何能讓慶國的文曲星光減少?為何他的平步青雲能利用文曲星光的力量?」

    「平步青雲利用文曲星光似乎可以解釋,當年他得六國國首,立下大志向,一舉戰勝所有人,獲得十二朵七彩祥雲。人族歷史上,從未有人得十二朵七彩祥雲。十二朵祥雲全被方運的平步青雲吞噬,怕是引發質變,連通文曲星,完全可以理解。」

    「這種解釋雖然有些牽強,但也不無道理,只是……為何文曲星光少落慶地?」

    眾多大儒面面相覷,即便處於興奮的狀態,也沒有立刻回答。

    片刻之後,刑殿閣老高默道:「看來,是方虛聖有了不得了的奇遇。只是不知是在聖墟、登龍台還是在三谷連戰之中。」

    「不要提三谷連戰!」戰殿閣老何瓊海臉上複雜的神色。

    許多大儒輕嘆,當年三谷連戰,彭走照等大量人族精銳戰死,他們的親友至今無法釋懷。

    「說文曲星吧。我懷疑,方虛聖與近年來的文曲星異變有關。」

    「絕無可能,文曲星從多年前開始異變,那時方運只是秀才,怎能與他有關。」

    「那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的名作太多,他的文宮星空群星璀璨。眾所周知,文宮星空與文曲星有奇特的聯繫,只是難以琢磨,或許他洞悉這種關係,所以能控制文曲星光。」

    「不不不,老夫覺得,此事僅僅是因為方虛聖的誓言而起,文曲星青睞的人族天才被攻擊,文曲星自然會因此懲罰慶國。」

    「對了,誰知道方運為何如此憤怒?」

    幾個大儒看向刑殿閣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