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嗯,這件事應該是個誤會,不過很難辦,要是嚴懲那幾人,就是打擊捕快的熱情,象州的大好局面可能煙消雲散。要是不嚴懲,定然會有人說閑話,把矛頭指向象州官員。孰輕孰重,你可分清?」

    方運說完,面無表情看著董文叢。

    董文叢認真地看著方運,看了足足三十餘息,才正色道:「大人說的是,天下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此次嚴打靈獸販子乃是正義之舉,就算出現一些雜音,也無傷大雅。大人放心,下官一定會妥善處理此事,避免引起更大的風波。」

    「嗯,你下去吧。」方運道。

    董文叢一本正經地施禮,然後告辭。

    董文叢緩緩走出總督府,一邊走一邊沉思,走了好一陣,才急忙去拿官印,然後傳書發布命令,之後翻看剛到的傳書。

    象州都督方守業最先發來傳書。

    「老董,怎麼回事?我發傳書詢問方運如何處理這事,他竟然說這是小事,交給你處理。這不像他的作風啊!關鍵是,打擊靈獸販子如火如荼,馬上就要慶功,出現此事,對他的威信的打擊很大!此次打擊靈獸販子聲勢浩大,難免會有人狐假虎威,惹得許多人不滿,此事一出,必然會引發爭議。」

    董文叢輕嘆一聲,面露猶豫之色,數息后堅定神色,傳書回復。

    「這政績是總督大人的,本官不允許任何人破壞!方大眼,你是我多年的老友,又是方虛聖的伯父,應該要知道如何去做!」

    足足過了半刻鐘,方守業才傳書回復。

    「我明白了。象州安定的局面得來不易,無論做什麼,都有一些小意外發生,就算有影響,也要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堅決不能影響大局。不過,你想如何處理。」

    「多謝張都督理解。此事……恐怕還需要從軍中借調人手,陪我去事發之地,慰問死者家屬,向死者家屬道歉,並請他們放棄追究此事,我們會給予足夠的賠償。」在傳書的過程中,董文叢神色慢慢將恢復了正常,和所有的官僚一樣,在處理這件事上經驗豐富,從容淡定。

    「州牧大人放心,我定然會安排精兵跟隨,並保護現場,避免別有用心之人趁機挑起事端!」

    董文叢思來想去,直接動用稀少的飛頁空舟,前往事發地點,找到死者同族的長輩族老,軟硬兼施,終於把這件事情壓下。而殺人的捕快則被調離當地,調到州衙擔任閑職。

    但是,事情不知怎麼被傳到論榜,很快,一個慶國舉人在論榜發文,抨擊方運。

    文章極其犀利地指出,方運就是一個偽君子,好大喜功,為了避免這件事影響打擊靈獸販子的行動,為了避免自己的政績有損,為了自己的名聲,竟然捂蓋子,而且沒有嚴懲兇手。

    這一次,許多支持方運的讀書人沒有發聲,因為就目前的形勢來看,方運如此做實在有些理虧。

    但是,有一部分人展開反擊。

    「換成任何人是方虛聖,都會如此。這次打擊靈獸販子事件,並非是孤立的,涉及那一家十五口的命案,涉及他的誓言,甚至涉及兩國的明爭暗鬥。若是方虛聖嚴懲捕快,那麼,意味著捕快們錯了,意味著許多捕快會不得不收斂,意味著為十五條人命復仇就是空話,更意味著,方運承認這次行動出了大錯!那麼,景國柳山一黨必然會出手,讓原本的功勞變成罪責!為了那十五條人命,為了象州的安寧,方虛聖如此做沒錯。」

    「若是象州官員對此事不聞不問,我們完全可以抨擊方虛聖,但是,象州州牧親自去賠禮道歉,親自把賠償金交到死者家人手上,甚至得到死者全族的諒解,我認為,方虛聖並沒有錯。如果一定要說他有錯,那錯就錯在他無法時時刻刻管住每一個差役!」

    雙方不斷爭論,論榜變得格外熱鬧。

    方運好像絲毫沒有被這件事影響,在董文叢處理完此事後,再也沒提過這事,而是按部就班開始整頓吏治。

    接著嚴打的東風,方運的權威深入人心,整頓吏治並沒有阻撓。

    方運之前曾整頓文風,要求象州文書精簡準確,使用易用的俗體字,拋棄之前的大鳴大放,這個過程非常順利。

    而現在,方運開始整頓奢靡之風,並且列出一些條非常嚴格的規矩。

    比如,官員可以參與文會,但從文會上獲得任何超過十兩白銀的獎勵,要麼退還,要麼充公。

    同時,要求所有由官府舉辦的文會從簡,除了較大的節日和約定俗成的文會,其餘文會皆不得以官府的名義舉辦。不同的文會有不同的規模,每種規模的文會的花費都明確列出,絕對不能超支超標。

    除此之外,還要求各衙門節省支出,不得浪費。

    各朝各代都有整頓吏治之事發生,所以象州的官吏並不感到多麼害怕,和以前一樣,表面上響應方運號召,背地裡和之前毫無區別。

    十月十四,一個消息在象州各衙門爆炸般地傳播,名谷縣的縣令沒有上報州衙便私下以官府的名義舉辦文會,並且在文會上吃喝玩樂,放浪形骸,已經被總督府的人帶走,接受調查。

    象州眾官人心惶惶,不知道方運這次要做什麼。

    十月十六,總督府的公文正式下發,披露名谷縣令的種種劣跡,並已經送交京城查辦。公文中雖然不可能宣布判決結果,但卻有影響惡劣、罪行重大、頂風作案等字樣,所有人都知道名谷縣令完了。

    名谷縣令是進士出身,只要沒有犯下大罪,最多也只是調往戰場與妖蠻作戰而已,但是,一旦被定罪,也就意味著永遠無法再在景國為官。

    名谷縣令恰恰是雜家之人,甚至可以說,他要麼叛國去慶國,要麼放棄雜家聖道,否則永生也無法突破成為翰林。

    這已經是對進士最嚴苛的懲罰,再嚴重一步,就是剝奪文位。

    名谷縣令一事震驚各地,眾人這才知道,方運這是動真格的。

    方運開始拿象州官員立威!

    許多官吏立刻收手,一部分膽小的官吏每天衙門和家裡兩點一線,回絕所有應酬。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