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較年輕的文員低聲道:「蟬衣先生,頂上生煙是才氣劇烈消耗的徵兆,即便是大儒也只能堅持半刻,可現在都一刻鐘了,會不會傷到他?要不要提醒他?」

    華蟬衣看著方運的背影,微微一笑,道:「第一眼看時,老夫也覺他處於危險之中,但仔細觀察后才明白,方虛聖的才氣恢復速度曠古絕今,大概可以稱得上半聖之下第一人。」

    「您的意思是,他才氣恢復的速度可以支持他繼續消耗?這不可能吧,這幾乎等於一位大學士全力以赴同時使用唇槍舌劍、出口成章、神來之筆和文台,堅持半刻鐘已然是奇迹,難不成能堅持半個時辰?」

    「此事發生在別人身上老夫不信,但看到方虛聖如此,必然是這種可能!」

    「他的文宮內有一本《春秋》還是有一顆文曲星?」

    華蟬衣盯著方運微微一笑。

    兩個醫家文員見多了類似的醫家人笑容,醫家人在研究未知事物的時候都有這種表情,敢情這位醫家大儒對方運起了興趣。

    過了半個時辰,方運閱讀完醫殿浩瀚的書庫,太陽穴稍稍鼓起,額頭竟然顯現出細微的青筋和血管,眼睛布滿血絲,雙目無神,面色蒼白,頭髮未白卻好像蒼老的十歲。

    此刻華蟬衣已經離去。

    兩個醫家文員急忙走過去,問:「虛聖大人,您是否需要幫忙?」

    方運張開發乾的嘴唇,緩緩道:「不用,只是才氣透支,無妨。」

    方運說完,手指輕動,面前憑空凝聚出一團水球,他一張口,水球飛入口中,濕潤唇舌。

    兩個文員心中驚駭,大學士多日不吃不喝都無所謂,方運竟然不得不喝水,可見體力和才氣透支到何等地步。

    方運既然說不用幫忙,兩人也不敢做什麼,只能跟在方運身後,生怕他摔倒。

    方運像大病初癒,連邁出醫殿大門都顯得舉步維艱。

    在門口等待的顏家眾人大吃一驚,顏域空急切地過來扶著方運,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你的身體好像被什麼掏空了。」

    方運輕輕搖頭,道:「無妨,只是才氣稍稍透支。」

    「你在醫殿做了什麼?」顏域空問。

    「看了點書。」方運道。

    顏家眾人並不相信這種說法,一起看向方運身後的兩個文員。

    一個文員無奈地道:「方虛聖閱遍醫殿書庫。」

    「什麼?你再說一遍。」幾個顏家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文員只得老老實實道:「方虛聖從頭到尾看遍了醫殿書庫的所有書,蟬衣先生可以作證。」

    「你確定方虛聖只進去半個時辰?確定是看遍甲乙丙丁四座書庫?」一人問。

    「確定!」

    顏家眾人面面相覷,無奈搖頭。

    「這個小怪物!」幾個大學士小聲嘀咕。

    「你這樣子,還能去十寒古地嗎?」顏域空道。

    「休息一刻鐘即可。」方運道。

    「走,咱們去星門小院外聊,老夫正好對象州之事很有興趣,有一肚子話想說。」顏寧山笑道。

    一行人抵達星門小院外,聊了半個小時后,方運的氣色才勉強恢復正常,但若仔細看還是有些疲倦。

    「才氣恢復多少了?」顏域空問。

    「七成。」方運道。

    眾人啞口無言,才氣透支之後,恢復速度會很慢,如同一個琴道大家病後久未練琴,需要多練一陣才能恢復正常的水準,可方運倒好,這才氣的恢復速度已經比得上正常的大學士。

    「我們都知道你和我們不一樣,罷了罷了,你什麼時候能走就跟我們說一下。」顏寧山道。

    「各家已經先行一步,我不能再遲了,現在便進入吧。」方運道。

    「好。」

    眾人把方運送到星門門口,方運正要邁步進入,顏寧山突然道:「若力有未逮,可放棄,十位寒君,不如一尊虛聖。」

    方運身形一滯,輕輕點了點頭,一言不發,進入那有無數星辰旋轉的大門之中。

    顏域空詫異地看著顏寧山,「尊」一般來說是稱呼聖位大人物的。

    顏寧山輕嘆一聲,道:「姬傾峰方才給我傳書,說在聖院廣場見到方運時,他正手持一支《周易》竹簡,隱約感到方虛聖此行困難重重,甚至有大危險,百倍於岳陽樓時的危機。」

    「那你為何不阻攔他?」顏域空怒道。

    「他沒有留下。」顏寧山平靜地看著顏域空。

    顏域空沉默,顏寧山最後對方運說的那句話,其實就是在挽留。

    片刻之後,顏域空抬起頭,兩眉斜挑,星眸輕閃,道:「我即將去寧安縣修習,為了他在十寒古地更加順利,我要幫他凝聚民心,還望諸位長輩助域空一臂之力。」

    顏寧山輕輕點頭,道:「我去孟家借《盡心書》。」

    「謝祖父。」顏域空道。

    顏寧山微微一笑。

    無盡星空之中,一頭長達百里的蛟龍疾馳,也不知他有何種手段,每當靠近一顆星辰后,都會瞬間挪移到另一顆星辰近處,再飛行一段時間靠近新的星辰后,又會繼續挪移到下一顆星辰附近,持續不斷。

    以星辰為石,鋪就星空之路。

    那蛟龍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妖族八尊大聖即將回歸,此刻與妖族聯手,待妖族攻破兩界山,本聖也算提前相助,結下一份情誼。至於方運,待我從祖帝遺址回返聖元大陸,定然要你好看!可惜,妖皇只是偶得這條星路與祖帝遺址所在,並不知那祖帝遺址詳情,只知是大競技場或修鍊之地。若是真有重寶,那本聖便可擺脫東海龍宮的轄制,自成一域。」

    遙遠的妖界。

    妖皇端居皇座,平視前方,目光變幻莫測,彷彿有日升月落,風雲涌動。

    這時候,門外匆匆跑來一頭猿妖王。

    「啟稟妖皇陛下,有結果了!亂芒一族大祭時,眾聖祈求亂芒祖神巡天,亂芒祖神回應,指出血芒界就在太啟星域。十二尊妖聖已經出發,前去搜尋!血芒界不似人族其他古地曾經被孔聖力量掩蓋,絕不會出錯!」

    「敖宙那老東西,已經前往祖帝遺址了?」妖皇的聲音在空洞的大殿中回蕩。

    「是。」

    「那處不知名的祖帝遺址贈與他,可惜了。」

    「狼戮那裡如何?」

    「已經在進行最後的準備,不出意外,人族時間六七月便會出手,解決水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