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門挪移的過程猶如在光怪陸離的世界飛行,大多數時間都是一片漆黑,偶爾會看到各種奇異的光芒,那些光芒不可描述,有時候甚至看不到卻存於感知之中。

    方運失去了時間的概念,只覺全身被勒住,不知過了多久,身體一松,隨後一股大力衝撞後背,身體不由自主向前衝去。

    方運不能阻撓這股力量,只能順勢而為。

    突然,眼前白光四溢,猶如樹立的水面,方運一頭扎進其中。

    方運只覺兩腳踏空,雙膝一軟,急忙向前繼續走,卸掉背後的衝勁。

    邁出七八步,方運才停下。

    在邁出這七八步的過程中,方運已經看清此地,這裡是一處樸素的殿宇,風格與人族各地的聖廟極像,但沒有眾聖牌位與雕像,明顯是一處側殿或偏殿。

    宮殿內十分空曠,長達三十丈,只有殿門口有四個人把守,方運立刻快步向前走,並回頭看了一眼。

    後面乍一看空無一物,但仔細看能發現有透明的水波蕩漾,常人難以覺察。

    方運走了幾步,突然感到有些冷,立刻想起,十寒古地很特別,即便是寒暑不侵的大儒來這裡,也必須穿加厚的衣物,最好佩戴暖玉,不然依舊會發冷。

    方運從吞海貝中拿出一枚系著紅線的赤紅暖玉,帶著淡淡的笑意掛在脖子上。

    暖玉是顏家贈送,但上面的紅繩則是楊玉環的心意。

    暖玉觸體,方運立刻感到一股熱流從胸口向人體各處流動,最後全身都被熱流籠罩,形成了奇特的循環,源源不絕。

    走到門口,四個黑衣舉人立刻恭恭敬敬作揖。

    「方虛聖晨安!」

    「四位晨安。」方運微笑著點頭,邁過宮殿門檻,看到門外的台階下站著數百讀書人。在灰暗的天空下,每個人的雙目都無比明亮,充滿期待。

    這些讀書人在文位服外都穿著毛茸茸的皮衣,許多人身後還披著大氅,腳下踏著寬大長筒的皮靴,膚色也比尋常聖元大陸人白一些,風貌迥異。

    不過,還有幾個人的臉更白,眼睛微藍,身形高大,身上的毛髮較長,那是人族與冰族混血的特徵。

    方運感到奇怪的是,此地就是聖廟的廣場,可天上依然下著鵝毛大雪,紛紛揚揚,密密麻麻,八台機關獸正在不斷掃雪。

    在聖元大陸,聖廟附近永遠四季如春,絕不會出現過熱或過冷的天氣。

    看到強烈的反差,方運心中暗暗警惕,雖說聖元大陸之外的聖廟力量較差,但終究是與聖院連通,有不下於半聖的力量,即便如此都奈何不了這裡的大學,說明這十寒古地的確有怪異之處。

    「見過方虛聖!」

    「方虛聖冬安!」

    「方虛聖晨安!」

    ……

    在場的讀書人文位各異,除了一位大儒只是拱手,其餘所有人都彎腰作揖,禮儀備至,沒有絲毫馬虎。

    「諸位晨安!」方運說著面帶微笑拱手回禮,隨後發現一個細節。

    無論是大學士還是大儒,都有不染塵埃的能力,無論是雨雪風霜,只要近身便會悄然滑落離開。但在這裡,大雪放肆地落在幾乎所有人的身上頭上,他們作揖的時候,身上的雪嘩嘩向下落。

    但是,有幾個混血冰族人和眾人不一樣,大雪自然而然避開他們。

    這些人行禮完畢后,抖了抖身後的連衣帽,戴回頭上。

    方運隨後從吞海貝中拿出一套顏家人早就準備的貂皮大衣穿在身上,然後也戴上帽子,走下樓梯,踩到厚厚的白雪,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清脆悅耳。

    為首的顏家大儒微笑道:「老夫顏寧逍,久聞方虛聖大名,今日一見,更勝聞名。」

    「顏老為顏家、為人族鞠躬盡瘁,方某甚為敬佩!」方運誠懇道。

    顏寧逍面帶微笑,他身後有一些讀書人神色恍惚,似乎在感慨什麼。

    亞聖世家駐紮在十寒古地的大儒,只選新晉大儒,而一旦進入十寒古地,則會自封文膽,力量永不進步,修齊治平四境與他們再無關係。

    為了家族,這些大儒們捨棄了聖道,捨棄了未來。

    不僅顏寧逍如此,這裡的部分顏家人也同樣做出巨大的犧牲。

    因為他們之中有人歷代居住十寒古地,而他們的先祖就是顏家那些把一生奉獻在此地之人。

    當然,還有一些人因為犯大罪被流放至此,只有立下大功才可能遷回聖元大陸,但回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顏寧逍道:「聖廟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這就回第九寒君宮。請!」

    「請!」

    方運與眾人走出聖廟,就見外面的大街上被雪覆蓋,沒有一輛帶車輪的馬車,全部都是雪橇車,車輪都由堅韌的平板代替,而拉車的是全身長滿白色長毛的雪鹿,每一頭雪鹿都有七尺高,比大多數人都高一頭。

    顏寧逍笑著帶方運上了最豪華的雪橇大車,車內足以容納十餘人,但只有他們兩人落座。

    車上除了兩排相向的皮座,還有火爐茶壺,顏寧山燒了一壺水,微笑道:「您此來雖然緊急,但進了此地,便無須太過急切。按往常的規律,一旦星門發生動蕩,少則一個月、多則半年,古地生滅才會開始。想必外面事先已經跟您說好,這幾天先四處走走,了解一下寒城的風土人情,聽說您對美食美景感興趣,到時候會有人陪著您。三四天後,您可以外出,不過,最近局勢不太平,而且各族恐怕盯著您,您最多離城百里,再遠,若是有所閃失,我們顏家上下將是人族的罪人。」

    方運輕輕點頭,進入一個新的地方,只需要帶著耳朵即可。

    顏寧逍沒想到方運如此聽勸,暗暗鬆了口氣,道:「接下來我會帶您去拜見現任的第九寒君,當年的寒君已入土為安,本代寒君乃是其子。不過,都是顏家人,他與常人沒什麼不同。他的輩分年紀比我還大,再加上古地的規矩,所有人都要尊稱他為寒君陛下,希望您能適應。」

    方運點頭道:「他畢竟是長輩,而且一家人為了顏家與人族付出如此多,在古地的地位相當於一國之君,尊稱他並無不妥。」

    「第九寒君畢竟年紀大了,而古地生滅即將來臨,一旦古地生滅結束,恐怕會很快去世,所以他若發脾氣,您多擔待點。」顏寧逍的表情有些為難。

    方運第三次點頭,什麼都沒有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