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好奇地看著方運,不清楚他為何會因為牛蠻一族而感慨。

    那狼妖侯繼續道:「月皇陛下,我們可以保證,只要人族願意出手相助,我們星妖蠻將放棄與人族爭寒君,並且從此以後,願與人族永久結盟。」

    「誰願意與你星妖蠻結盟?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幾乎所有讀書人都皺起眉頭,這話罵妖蠻並無不妥,但人族與星妖蠻並非敵對,說這種話實在有辱斯文。

    許多人向那人看去,但方運在看向那人之前,表情就有細微的變化。

    方運聽出此人的聲音,荀燁。

    在進入聖墟之前,因為《三字經》的開頭「人之初,性本善」的關係,方運陷入荀家與孟家的聖道之爭,因為荀子認為人性本惡,而孟子人性本善。

    於是,方運與荀家人交惡,荀家主家四房中,除了忠厚的荀大先生善待方運,其餘三房皆視方運為敵人,而荀燁與方運一同進入聖墟,屢次侮辱暗害方運。

    在出了聖墟后,荀燁被方運震碎文膽,后被荀家懲罰,其父荀四先生受到牽連,放棄爭奪家主之位,一家全部遷往十寒古地。

    待荀大先生確認接掌荀家家主后,方運與荀家和解,但與荀燁的仇卻未曾解開。

    「你……還活著?」方運毫不掩飾語氣中的詫異,本以為荀燁文膽被碎,沒有荀家主家全力相助,在十寒古地活不了多久。

    荀燁的臉頓時就青了,即便是流放到十寒古地,自己也是亞聖世家之人,此地各家都會給足面子,方運倒好,一見面就揭他傷疤。

    荀燁身邊一個高大的混血冰族人冷哼一聲,道:「方虛聖,您未免太刻薄了。」

    方運微微一笑,道:「真情流露,略有失態,慚愧慚愧,其實荀燁當年也沒做什麼錯事,無非是謀殺我未成功,在天下第四才子的冰君眼裡,我這話自然比謀殺還嚴重。」

    方運在說話的時候已經不在乎荀燁,而是望向他身邊的混血冰族人,蕭葉天。

    本代四大才子已經評定完畢,方運因作岳陽樓定勝負,聖院內部已經確定封號為『文君』,這是人族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四大才子封號。「文」字封號非同一般,因為孔聖有一個封號是「文聖」,意為文道之聖。

    「文」字封號,一般只給在文道方面有傑出貢獻的文宗,普通大儒都得不到。

    方運身為大學士就得到「文君」的封號,乃是人族第一個。

    但是,無論是「文君」封號還是「天下師」的封號,都被東聖閣暫時壓下!

    定什麼封號由眾閣老決定,什麼時候頒發封號則由東聖閣決定。

    反倒是其餘三個大學士的封號已經陸續冊封出去。

    若是數年前的方運,必然會為此與宗家做過一場,但現在方運羽翼豐滿,已經不在乎這些虛名,因為用不了多久,只要自己成大儒,宗家只能把「文君」封號奉還。

    眼前的這位冰君蕭葉天,是因為文曲星變化而異軍突起的天才。

    對於這種出名的天才,方運不會不關注,早就知道此人與宗家的冰族人交好,懷疑此人是宗家甚至是宗聖本人著重培養的後裔。

    眾聖世家一直沒有停下研究人族和異族,而冰族的外貌比猿蠻一族更接近人族,一直是人族的研究重點,甚至有人懷疑,冰族的先祖冰帝或者冰祖都有著近乎人類的外形。

    這位蕭葉天不僅在經義文章方面十分了得,他最厲害的地方是與寒冰相關的戰詩詞,相同的傳世戰詩詞,在他手裡中的威力往往是普通大學士的兩倍,最高甚至可能達到三倍。

    這相當於額外多了兩三層的戰詩寶光,再加上其他方面的優勢,讓他成為十寒古地第一大學士。

    曾經有幾位當世著名的大學士來十寒古地與蕭葉天交手,那些在各世家都是頂尖的天才,無一例外,全都敗北。

    蕭葉天靠戰勝同文位的世家弟子而揚名。

    荀燁和蕭葉天身後的一些荀家人聽到方運的話,差點氣歪鼻子,什麼叫「真情流露」?簡直豈有此理。

    蕭葉天皮膚極白,雙目湛藍,眼神充滿奇特的魅力,面相彪悍,但是在許多聖元大陸人看來,此人野性未改,體毛太重。

    「都說方虛聖伶牙俐齒,今天果然見識了,您是虛聖,我只是普通大學士,自然不敢跟您辯駁。」蕭葉天故作謙虛。

    方運一眼看出此人以退為進的把戲,點點頭道:「既然不敢辯駁,那就閉嘴吧。」

    方運一句話把蕭葉天堵在那裡,半天說不出話。

    荀燁深深給方運作揖,然後起身嘆息道:「方虛聖,當年在下無知,給您添了麻煩,如今每每想起,悔恨萬分。在下不求您原諒,只求您給在下一個補償的機會。」

    「機會?明知道星妖蠻奉我為月皇,明知道我在,你就用侮辱他們的方式補償我?」方運毫不客氣回敬。

    幾位讀書人直皺眉頭,但旋即一想,恍然大悟,進入一個陌生的地方,幾乎所有人都會稍稍變化,或者變得小心謹慎,或者變得激進張揚,有的人是因為性格導致,還有人是形勢所迫。

    從抵達十寒古地到離開皇宮,方運一路上幾乎都很謙遜有禮,可在見到荀燁的時候立刻變得咄咄逼人,很顯然,方運明白,在這種時候必須要亮一亮爪牙。

    因為有些人天生卑劣,別人對他越好越和善,他們就越變本加厲欺人,只有把他們打疼了,讓他們知道卑劣的後果,才能震懾住他們。

    一眾顏家人微笑起來,心道方虛聖年紀輕輕,這些年還真不是浪得虛名,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一點都不含糊。

    荀燁臉上一陣白一陣青,當年剛認識方運的時候,方運雖然也會反擊,但很少如此直接,更很少提前出擊,本想用一些手段擠兌方運,結果先被方運揭開傷疤,又被方運揭開真面目,反被方運擠兌得夠嗆。

    蕭葉天神態淡然,道:「此等小事,想必方虛聖不會太過掛懷。我等此來,並無他意,只是來拜見虛聖,既然您不歡迎,我們這就離開。告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