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荀燁一愣,急忙跟著蕭葉天,暗道這蕭葉天有異族血脈,行事與尋常讀書人有些許不同,在這種時候乾脆離開,反而是最好的選擇。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心道這蕭葉天可比普通大學士難對付,無論是雷家還是宗家遇到這種情況都會與自己糾纏,就算要離開也是在迫不得已甚至失敗后。這個蕭葉天倒好,一旦發現落在下風,乾脆離開,這份進退自如,這份能屈能伸,實在了得。

    蕭葉天走了幾步,突然開口道:「我代表宗家,堅決不同意援助星妖蠻!」

    荀燁回頭看了方運一眼,目光閃爍,隨後快步離開。

    方運沒有說話,不斷在心中盤算。

    「依老夫之見,此事不會如此簡單。」顏寧逍好心提醒。

    方運點點頭,方才自己就在思索這件事,定然是宗家得知了什麼,而蕭葉天如此放話,顯然有激將的意味,可惜自己不可能輕易上當。

    就在此時,那狼妖侯突然傳音給方運道:「月皇陛下,那血妖蠻之所以追殺我們星妖蠻,是關於一個巨大的秘密,若人族相助,我們願意共享這個秘密!」

    方運腦海中閃過無數的念頭,隨後微笑傳音道:「可是關於冰祖?」

    那狼妖侯驚駭地瞪著狼眼,目瞪口呆,瞬間變成受到驚嚇的狼狗。

    「您……您怎麼知道?」狼妖侯竟然忘記傳音,其餘人紛紛看向方運。

    方運嘴角微微上揚,在十寒古地算得上大秘密的,必然跟冰帝或更強大的冰祖有關,而冰帝的痕迹不算少,甚至連好幾個冰族混血人都得到過冰帝的力量,既然是「大」秘密,而且引發血妖蠻不惜一切代價全部出動,那麼跟冰祖有關係的可能性最大。

    方運沒有理會那狼妖侯,而是傳音給顏寧逍。

    「寧逍先生,此次血妖蠻攻打星妖蠻,應該是星妖蠻發現了與冰祖有關的秘密,血妖蠻想要得到,所以不惜一切代價出手。至於是何等秘密,我並不知道,但既然涉及一位稱祖的遠古大人物,絕對不會簡單。根據你們十寒古地各家的慣例,您覺得當如何處理?」

    顏寧逍看了方運一眼,沉默起來,他聽得出來,雖然方運沒有表態,也不會為了星妖蠻讓人族陷入險境,但對冰祖有關的秘密明顯有興趣,而且更願意遵循十寒古地的規矩,不會胡亂髮號施令。

    顏寧逍心中感嘆,這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強勢到把荀燁與蕭葉天逼走的人。

    「關於冰祖,我們顏家歷代先輩的看法很統一,確保在十寒古地有立足之地的前提下,用盡一切手段尋找有關冰祖的痕迹。不過,此事牽扯甚廣,即便是第九寒君也無法獨斷乾綱,只能召集其餘家族共商。」

    方運道:「既然宗家反對此事,我看就召集其餘亞聖世家前來寒宮議事吧。」

    顏寧逍一愣,猶豫片刻,點頭道:「好!」

    半個時辰后,寒宮偏殿的大門打開,一行人陸續進入,隨後關閉。

    第九寒君坐於主座之上,閉目養神,似乎不準備參與這個話題,六大世家的大儒與大學士坐於下方。

    曾子世家、子思子世家與孟子世家三方的人坐於東側,荀子世家、顏子世家與文王世家坐於西側,方運則坐於東側第一張大椅之上。

    這裡的椅子桌子都是寒冰雕琢,只不過椅子上鋪著厚厚的十寒古地的獸皮,十分暖和。

    東西兩側人的對面坐著,一時間無人說話。

    除了方運,其餘皆是老人。

    方運看了一眼對面的人,又看了看自己這邊的人。

    在人族,有著名的「思孟學派」,而這個學派的源頭自然是孔子,但根基則是曾子。

    曾子是孔子的弟子,而子思子雖然是孔子的孫子,但恩師卻是曾子。

    孟子的老師,則是子思子的弟子。

    曾子、子思子與孟子三者一脈相承,所以在儒家定「道統」的時候,偏向把孔聖之後曾子、子思子與孟子定為為正統。

    這三家向來以儒家正統自居,同氣連枝,從未有過大矛盾。

    但是,儒家分支眾多,其餘各家頗有微辭。

    曾經有讀書人說過俏皮話,在孔家人眼裡,所有人都是學生;在思孟學派之人眼裡,所有人都是旁門左道。

    只不過,思孟學派並無劣跡,各家除了聖道之爭,大都相安無事。

    只不過荀子生前頗喜評價甚至指責其餘半聖,曾經直批孟子本人,這就導致荀孟兩家這些年一直明爭暗鬥。

    顏子與曾子的後人雖然要爭「孔聖第一賢弟子」的身份,但矛盾並不深,只是意氣之爭。

    文王世家則相對超然,因為連孔聖都無比推崇周文王和周公。

    六個亞聖世家皆有一位大儒到此,每位大儒身邊坐著三到五位大學士。

    其中孟靜業、荀平洋與曾越三人與方運是舊識,曾一起進入鎮罪殿,算得上是生死之交。孟靜業已經晉陞大儒,是孟家在十寒古地的主事者。

    除了文王世家和子思子世家,其餘四個世家皆有人與方運關係密切。

    六位大儒耷拉著眼皮,一個個如木雕泥塑,一言不發。

    其餘大學士則木然坐著,除了方運,所有人都對外物不聞不問,畢竟眾人在這一座城市認識多年,對在場的每個人都瞭若指掌。

    過了好一會兒,顏寧逍才道:「諸位也知道星妖蠻派人求救,不過他們對我等頗有戒心,在遇到方虛聖后,由於他月皇的身份,一頭狼妖侯露了一點口風。方虛聖推斷出,這是一個跟冰祖有關的秘密。血妖蠻為了這個大秘密,不惜滅亡星妖蠻。至於具體是何等大秘密,那狼妖侯死活不說,只說若想得到那個秘密,我等必須救助第七寒君的後裔。」

    顏寧逍說完,竟然無人開口,隨後大儒孟靜業道:「不知方虛聖有何看法?」

    「就我個人來講,很願意與星妖蠻合作,畢竟冰祖的秘密有益於人族,而我又是月皇,能順手救星妖蠻,必然會去做。但從人族的角度去看,此事風險極大,還需從長計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