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錯,方虛聖此言有理,討論此事之前,我們需要考慮更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我們是否有能力在寒君帝冠離開后保護寒城的人族。」大學士孔英威道。

    子思子世家雖然名義上不屬於孔家,但實際依舊被當作孔家人,孔英威的話立刻引起所有人的重視。

    方運看向孔英威,兩人四目相交,微微點頭。

    看到孔英威身邊的子思子世家的人,方運想起孔家分家之事。

    孔子之子名為孔鯉,孔鯉之子便是著名的子思。

    孔鯉是孔聖的獨子,但當年孔聖忙於施展自己抱負,周遊列國,疏於管教,再加孔鯉天賦平平,導致一生平庸,沒有留下任何典籍,倒是留下兩句話。

    孔鯉曾對孔聖說過「你子不如我子」,又對子思子說過「你父不如我父」,成為聖元大陸的趣聞。

    在五十歲的時候,孔鯉差點亡故,后被孔子救活,似乎不想只有一個兒子,之後便老樹發芽,連生數個兒女,而那時,子思已然成大儒,本來將是孔家的第三代家主。

    不過,子思子醉心聖道,有一段時間閉關修習,不知去處,孔鯉臨終前不得不定當時年幼的第二子為第三任家主。

    子思子聖道有成,在為封聖做準備時返家,才知孔鯉亡故,弟弟接任家主,自己本就不願當家主,於是便沒有爭家主之位,默認弟弟們的後代繼承家主。

    子思子無所謂,但他的兒孫不滿,畢竟當時孔子已經封聖,地位尊崇,萬邦來朝,孔家家主的地位遠比任何諸侯甚至周天子尊貴。

    於是乎,在子思子封聖閉關后,孔家便在名義上進行分家,當時並沒有孔聖世家或亞聖世家的說法。

    到了後來,陸續有人成聖,世家越來越多,甚至有了聖院這種人族的最高機構,為了穩固孔聖後人地位,孔家與子思子世家便名為兩家,實則一體,同時居住在孔城內,像祭祖之類的活動也一起參加。

    由於名義上是分家,所以子思子世家的人會得到一些額外的好處,比如子思子世家的人可以和尋常孔家人一樣進入孔聖古地,但孔家人一般很少進入十寒古地。

    許多人還是默認子思子世家就是孔聖世家之人,所以即便顏家獨掌第九寒城,也會禮讓他們,子思子雖說是顏子的後輩,但他爺爺可是顏子的老師。

    孔英威說到寒君帝冠,方運看到寒君的眼神出現細微的變化。

    沒了帝冠,寒君的壽命就會減少,但方運在心中感慨,那寒君王座才是真正的寶貝,可惜這些人都不會激發壽玉的真正力量。

    「英威說的不錯,那冰祖秘密的確重要,但我人族在十寒古地的根基更重要。若我人族被迫離開十寒古地,縱然得到冰祖的遺留的寶物,也有巨大的損失。一旦妖界找到通往十寒古地的星路,便可以此為跳板,源源不斷攻入人界,開闢出第六妖山甚至讓兩界山變得無足輕重。」

    「可惜,星妖蠻不會把冰祖的秘密先告訴我等,不然我等便可權衡如何做。」

    「不錯,人族為重,冰祖秘密次之,星妖蠻再次之。」

    眾人討論了片刻,方運突然道:「若是此次冰祖的秘密能決定我等在十寒古地的去留,又當如何?」

    眾人愣住,幾人臉上露出慚愧之色,因為方運這句話本身只是一個猜測,但稍加推斷便能猜到,方運之所以如此說,是擔心萬一妖蠻或冰族得到冰祖力量,把人族驅離此地。

    「方虛聖的說法不僅有道理,而且應驗的可能性極大,老夫最近一直懷疑,血妖蠻之所以敢對星妖蠻動手,是因為獲得冰族暗地裡的支持。」孟靜業道。

    「唉,難以取捨啊。」

    眾人紛紛思索,但都無法做出決定。

    方運繼續道:「拋開我月皇的身份不談,在下以為,連星妖蠻而抗血妖蠻乃是良策。畢竟,血妖蠻本來就是我等敵人,無論是在兩界山,在荒城古地還是在其餘地方,打擊血妖蠻是我人族的首要使命。十寒古地血妖蠻實力強大,我等或許無法打擊,但現在有現成的阻撓之道,為何又避而不談?」

    孟靜業微笑道:「你之前說從長計議,為何現在又提出完全相反的見解?」

    「因為我發現諸位太保守了,以致於我生出一種血妖蠻也是如此想的念頭。我們若總是想避開危險,往往會面臨更大的危險。」方運道。

    曾越道:「也並非我等太保守,而是現如今十寒古地異常紛亂,各城之間不僅要爭奪寒君,這十寒古地的環境也有極大的變化,在此時,為防出錯,我們必須要以不變應萬變。我們的目標是寒君,不是冰祖秘密,但問題在於,我們現在若無法獲得冰祖秘密,就很可能無法爭到寒君。」

    偏殿中陷入沉默。

    荀家一位大學士道:「宗家也在城中,如此要事,為何不把宗家人也找來商談?」

    一些人有怪異的眼光看著那位宗家大學士。

    不用方運開口,顏寧逍道:「之前蕭葉天代表宗家表示,堅決反對救助星妖蠻,既然他們已經表明態度,我與方虛聖便沒有找他們。」

    那荀家大學士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方運道:「既然大家都不說話,那本聖拋磚引玉。其實,我等過於在乎『冰祖秘密』與『人族安危』,我們現在換一個角度看待問題,換一個議題。我把此次的議題設為『我們要不要阻撓十寒古地的血妖蠻』,同意阻撓的請用手指輕敲椅子扶手示意。」

    方運話音剛落,就有多人用食指輕敲扶手,隨後其餘人跟進,甚至連寒君也輕輕敲了一下王座。

    在場加上方運和寒君一共有二十四人,足有二十一人敲擊。

    孟靜業望著方運,面帶微笑,心中感慨,前些年,方運雖然已成虛聖,但空有其名,並無領袖群倫的實力和風度。在血芒古地中,與方運探索鎮罪殿,孟靜業發發現方運已經初具領袖氣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