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一個不為惡!就是這個道理。」孟靜業道。

    顏寧逍輕咳一聲,道:「方虛聖,可是我們顏家請的您,您不能拆老朽的台啊!」

    眾人沒想到堂堂大儒竟然露出幽怨的模樣,莞爾一笑,方才因為立場不同而爭執的氛圍煙消雲散。

    那狐璃尾巴輕輕搖動,眼中閃過狡黠之色,道:「月皇殿下,您提出了雪崩難題,但您卻沒說自己身在百人之中會如何選擇。」

    眾位大儒與大學士都看向方運,面帶微笑。

    「這次我支持這個狐蠻人,現在輪到我們問你,你若在百人之中,會如何選擇!」孟靜業道。

    荀平洋微笑道:「方虛聖方才似乎保持中立,兩不相幫,可惜,現在必須要下場。」

    方運掃視眾人,發現他們都盯著自己,笑了笑,道:「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我很支持曾大學士的看法。他是人,我們也是人,在未經他答應的情況下,無論誰殺了他,都是在犯罪,這點毋庸置疑。我若是出手,殺了一個無辜的人,我也會寢食難安,我也會文膽蒙塵,所以,我會觀望,等別人出手。正如曾大學士所說,若是真沒有人站出來出手,我們都要被妖聖殺死,我覺得可以接受,至少我沒有為了救自己而去殺無辜之人,我沒有作惡。也如曾大學士所言,我心中可能會想很多,但我的的確確做不到,法律不允許,我心中善的那一面也不允許,關鍵在於,今天我以人多的名義殺他,那將來必然會有人以人多的名義殺我,事情將會變得異常可怕。在任何情況下,我們個人都不能剝奪無辜少數之人的權利。」

    荀平洋微笑道:「看來方虛聖已經有了答案。」

    「那可未必。」顏寧逍微笑道,其餘三位大儒也盯著方運一言不發。

    聽到顏寧逍的話,所有大學士立刻明白,方運的話有一部分用詞相對其他人不一樣,幾位大儒早就察覺。

    方運繼續道:「問題在於,我們並非生活在一個真正完美無瑕的世界里,那些少數的弱勢之人,往往會被人忽視,甚至會被人歧視。我們經常有一些冠冕堂皇的話說要幫助他們,我們也說過應該如何如何,不要歧視他們,但是許多人對待他們時還是有一種優越。本質上,我們無法保證他們的權利,因為,我們自己大多數時候也無法隨心所欲,我們甚至也會被歧視,比如,我這寒門子弟的身份,一直被一群愚昧的世家弟子嘲笑。所以說,除了聖人能做到『從心所欲不逾矩』,我們的『不為惡』,本身就是自欺欺人的謊言。不是我們想『為惡』,而是我們的力量和境界不足以達到『不為惡』。」

    一些人有些糊塗,不清楚方運要表達什麼,還有一些人聽得津津有味,無論是否贊同方運,都喜歡聽這種與眾不同的看法。

    「越純粹簡單,離『不為惡』的境界就越近。如果聖元大陸只有一個人,他的世界中只有生存,沒機會去罵人,沒機會去害人,更沒機會去殺人,那基本可以算得上無限接近『不為惡』。稍稍複雜一點,在一座學堂,有幾十個同窗,總會有矛盾總會有摩擦,也必然會出現一個令我們厭惡甚至憎恨的惡人。我們為了自己,即便想不為惡,其實還是會有意無意間做一些錯事,比如說一些傷人的話,比如誤會一些人,這都不是我們本意,與那些真惡人不同。在學堂里,我們大體上也可以接近不為惡。」

    「但是,我們周圍不只有學堂,我們生活在城市村鎮之中,有縣城、一府、一州甚至一國,在如此龐大的關係中,與我們有關係的人越多,我們越難保證不為惡。以一位州牧舉例,只要他沒有違反明確的律法,比如中飽私囊、叛國逆種,我們似乎就可以說他不為惡。但實際上,一位州牧即便不違反律法,因為他的命令往往會影響幾千萬人甚至上億人,總會有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損害,對這些人來說,這個州牧就是大惡人!」

    眾人靜靜聽著,隱約明白方運的意思。

    「州牧若想在農事上獲得更好的考評,必然會降低種子價格,升高糧食價格,讓農夫受益,但那些吃糧食的人會認為州牧在害自己;州牧若想增強本州防護力量,把更多州庫的銀兩用在州軍,那文院的學子就會因為伙食差而認為州牧在窮兵黷武,禍國殃民。此類事情,不勝枚舉。」

    方運繼續道:「身為一州州牧,若真做到『不為惡』,那也必然是真無能。一州州牧若說自己不為惡所以要改變某項政令,必然是因為那條政令影響他陞官,可能涉及政績,也可能涉及上面某位更大的人物。一個大元帥本來在攻打某座敵國城市,若說不為惡要離開,那必然是因為攻打這座城影響他的前途,或者是知道無法攻克,或者本國力量阻撓他。不僅州牧將軍如此,那些大商行的大掌柜也如此,任何掌管他人的人都如此。地位越高,影響的人越多,就越做不到『不為惡』。」

    方運掃視眾人,緩緩道:「周文王與其父若不對周邊部落為惡,周國便無法強大,更無法戰勝被妖蠻眾聖控制的商朝;孔聖若不為惡四海與妖界,便無法給人族一個鼎盛千年;秦始皇若未為惡六國,便不會有人族書同文、車同軌、行同倫、度量衡!」

    屋子裡靜悄悄的,連那四頭妖王都盯著方運,聚精會神。

    片刻之後,方運的聲音再度響起。

    「身為讀書人方運,我必須要努力做到不為惡,但身為虛聖,我必須要拋掉『不為惡』這道枷鎖!雪崩之下,一百人對一個妖蠻,我要殺那個妖蠻;一個人對一百妖蠻,我依舊要殺妖蠻;一百人對一人,我會最先拿起那柄刀,殺掉那個人。」

    稍停片刻,方運再次掃視眾人。

    「負百人之罪,行一人之惡,雖千萬人吾往矣!」

    孟靜業心神一震,沒想到一個外人說出孟子的名言,比自己這個孟子後代說的時候更震撼人心。

    方運看向狐璃,緩緩道:「回去告訴第七寒君,如若拒絕之前的條件,血妖蠻攻打第七寒城之時,便是我人族兵臨萬興關外之日。以我舌上劍,斬開雪中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