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言出,屋內瞬間變得極冷,在場所有人都覺得外露的皮膚涼颼颼的,好似有無數把利劍正圍繞著自己。

    無論是狐璃還是其他四頭妖王,竟然都不敢立時說話,因為它們彷彿看到方運口中金光璀璨,自己卻如同是薄薄的白雪,一旦方運張口,自己必然如春陽融雪,化為泥水。

    在場的大儒與大學士們平靜地看著這些星妖蠻,無論之前對待雪崩難題的態度如何,在這種時候,一旦方運說要出手,他們會毫不猶豫跟隨方運。

    狐璃全身的狐毛炸起又緩緩回落,無奈道:「月皇殿下息怒,我們是帶著誠意而來。」

    顏寧逍哂笑道:「堂堂虛聖與月皇駕臨此地,第七寒君不來情有可原,但連你們城中的月神祭司都不來,何談誠意?」

    那四頭妖王眼中露出異色,而狐璃起身,然後微微欠身低頭,道:「重新介紹一下,妾身是十寒古地新任月神祭司。」

    在座的十一人全部站起來,詫異地看著狐璃,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妖王竟然會是星妖蠻中地位極高的月神祭司。

    在星妖蠻中,除了月皇和月衛等職位,還有月神祭司,月神祭司不是月神冊封,而是各地的星妖蠻從族中選拔而出,是族中最得月神青睞之人,它們與月神溝通、引導星妖蠻以及負責所有宗教事務,雖然不主管政事,但對每個部落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月神祭司向來與部落酋長平起平坐,在第七寒城中,月神祭司是唯一與第七寒君地位對等之人,放在人族的國度,相當於是第二位君主。

    「因為十寒古地提前異變,上一代月神祭司耗盡壽命與月神溝通,為我星妖蠻指路,三天前剛剛去世。為了體現我第七寒城的誠意,妾身剛剛當選月神祭司,甚至還未舉辦正式的儀式,便在暗中繞過血妖蠻的大軍來此。」狐璃道。

    顏寧逍立刻一拱手,道:「老夫不知你就是本代月神祭司,收回之前的話,並向你道歉,是老夫有錯。」

    那四頭妖王臉上充滿訝色,沒想到這位大儒竟然如此乾脆認錯,他可是相當於大妖王的人物,第七寒城一共也只有五頭大妖王。

    方運則道:「既然你是月神祭司,那麼此次隨你而來的,至少還有一位大妖王吧,他置身何處?」

    其餘十人立刻警醒。

    「鼠隱前輩就在這萬興關中,他不喜與外人接觸,只是為了掩護和保護我而來。」狐璃道。

    方運點點頭,重新坐下,道:「既然你是月神祭司,若是得到寒君的允許,可以全權代表第七寒城。看來,我們可以在這裡解決問題。」

    狐璃也隨之坐下,抿嘴一笑,媚態橫生,道:「現在方虛聖相信我們是帶著誠意而來嗎?」

    「當然。」方運暗道這狐族的媚術果然厲害,竟然激發了自己的文膽保護,若是普通人看到狐璃,定然會陷入幻境,把她當人族的大美女,根本看不到一隻狐狸的頭顱。

    「既然我們帶著誠意而來,您與其他先生可否退讓一步,好讓小女子回第七寒城交差?」狐璃的聲音極為動聽,讓人自然而然覺得親近。

    「十寒古地異變明顯加劇,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與你們討價還價。我再重複一遍,我們交易的內容是,你們告訴我們關於冰祖的秘密,而我們幫你們駐守萬興關。」方運道。

    狐璃看著方運,雙眼清澈。

    一旁的大學士暗暗稱奇,這個狐女真是特別,明明並非人族女子,可只要看到她,會自然而然把她當成人族女子一般,生出慾念。

    方運也看著狐璃,四目相視,不為所動。

    過了一會兒,狐璃輕嘆一聲,道:「不知人族是否願意更進一步,幫我等守住第七寒城?」

    方運輕輕搖頭,道:「絕無可能,我們人族承受不起如此巨大的損失。」

    狐璃嘆息道:「我們可以完成這個交易,但看在星妖蠻歷來與人族並無衝突,看在您月皇的身份,除了守護萬興關,能否盡最大可能幫助星妖蠻?因為此次冰祖的秘密十分重要,絕不會讓你們吃虧。」

    方運看向其他十人,那些大儒和大學士輕輕點頭。

    方運道:「只要不影響我人族,我們會儘力而為,這點你放心,畢竟我們人族比你們星妖蠻更加想殺光血妖蠻。」

    「有月皇殿下一句話便足夠了。我們成交。」狐璃道。

    「冰祖的秘密何時說?」方運問。

    狐璃道:「前些日子古地異動,導致許多地方開裂,一頭牛蠻侯在外出的時候,發現一處奇怪的山洞,在裡面遇到一處奇特的通道,然後沿著通道走下去,歷經重重險阻,最後發現一堵冰牆,而冰牆之中,便是是冰帝宮。於是他回返第七寒城,稟報第七寒君。我們立刻派人探查,終於可以確定,那座冰牆其實是一扇大門。一旦冰帝宮上升,那座冰門就會打開,我們可以進入其中。」

    顏寧逍道:「你們如何確定的?」

    狐璃沉默片刻,道:「我們信奉月神,而月神宮傳承悠遠,所以我們星妖蠻也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事。再加上這幾千年我們一直在探索十寒古地的秘密,基本可以推斷出,那個冰門之內,有十寒古地最大的秘密。」

    等了幾息,狐璃沒有再開口,孟靜業道:「什麼秘密?」

    狐璃搖搖頭,道:「這個秘密,只有月神祭司與寒君知曉,只有到了冰門門前,我才能告訴你們,這一點,我們第七寒城絕不退讓!」

    「既然說好把妖族的秘密告訴我等,這樣未免不太好吧。」方運道。

    「我們已經告訴那條通道之事,告訴那裡通往冰帝宮下方,幾乎已經全盤托出。至於那條通道的入口在何處,待冰帝宮現世后,我們可一起前往。」

    方運微笑道:「你看,你既沒有告訴冰祖的秘密,也沒有告訴我們那條通道的入口,這個交易還未完成。」

    狐璃理直氣壯道:「你們也沒幫我們守住萬興關!」

    眾人啞然一笑,的確,雙方付出的都無法立即生效,幾乎都是空手套白狼。

    方運看著狐璃,道:「你應該清楚欺騙月皇是什麼下場。」

    狐璃神色嚴肅,點頭道:「這次交易我們會以月神的名義發誓,若是我們欺騙月皇,那我們整個一族都會被月神背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