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知月皇殿下提起此事有何緣由?」狐璃問。

    方運先是看了一眼兩側的六位大學士,然後輕咳一聲,道:「我想讓星妖蠻的大妖王牽制住血妖蠻的大妖王,而我們出萬興關,斬殺血妖蠻的有生力量,或者說騷擾,盡最大可能削弱他們。」

    六位大學士哭笑不得,之前幾位大儒生怕方運亂來,所以親自跟來,現在大儒一走,方運馬上反悔,不遵守之前只留在萬興關的約定。

    狐璃點頭道:「這的確是目前極好的方式,十寒古地不比其他地方,處處都是大雪,只要逃到數十裡外,隨便換一個方向,追兵就難以追上。」

    荀平洋無奈道:「方虛聖,此事有待商榷,您還是不要去萬興關之外的好。」

    曾越苦笑道:「如果您一定要削弱蠻族,那我們六人前去騷擾,您在萬興關中接應我們即可。」

    方運卻輕輕搖頭,道:「此事有兩個關鍵之處。第一,星妖蠻的大妖王能否完全牽制住血妖蠻的大妖王?」

    方運望向狐璃,其餘大學士也一起看著狐璃,很顯然,方運並不是在問狐璃,而是在問暗中的鼠族王者。

    過了數息,狐璃無奈道:「我們只有七成的把握。」

    方運點點頭,道:「這個把握雖然不大,但也算不錯了。那麼,便是第二個關鍵之處……」

    方運說著掃視在場的六位大學士與五頭妖王。

    「如果我們現在乘其不備都不出手,在接下來血妖蠻正式攻打的時候,在探索冰帝宮下秘密的時候,在爭十寒君王的時候,我們會面臨何等選擇?」

    方運一句話讓在場的人恍然大悟。

    一頭虎妖王忍不住道:「你們人族果然厲害,本以為你只是純粹騷擾血妖蠻,現在才明白,削弱他們只是基礎,真正的目的為爭奪十寒君王、獲得冰祖寶藏做準備。即不然您說出了這個目的,連我也會支持您。」

    「但……實在太危險了。」荀平洋道。

    方運道:「這就是我說的關鍵所在,現在敵人在明,我們在暗,是出手的好機會。若我們現在不出手,等到爭十寒君王的時候出手,到時候,失敗的很可能是我們!尤其是冰族,在聖元大陸,在荒城古地,在隨便一處外面的古地,我有信心以一對三甚至對五!但是在十寒古地,尤其在我親身體驗十寒古地力量之後,我只能說,勉強可以以一敵二。」

    狐璃道:「的確,在十寒古地,這些冰族有著極大的優勢。我們妖蠻身體強大,本來可以適應任何古地,但在此地,遠遜於冰族。消耗同樣的氣血,冰族一擊的威力是我們的三倍甚至更多,你們人族好一些,可以使用與寒冰相關的戰詩詞,即便不如冰族,但至少不會有絕對的差距。」

    幾位大學士沉默了,方運說到了最關鍵處,冰族很可能已經與血妖蠻聯手,現在不削弱血妖蠻,將來對人族來說是巨大的隱患。

    方運道:「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即便我們不跟冰族爭冰祖遺址,一旦冰族獲得其中的力量變得強大,會如何對待我等?」

    無人說話,但每個人都知道答案,冰族定然會趕盡殺絕!

    狐璃道:「其實,大多數冰族對你們人族的憎恨遠超我們妖蠻,因為我們妖蠻與冰族亦敵亦友,你們人族看似也是這樣,可你們卻一直想讓人族與冰族結合,一直想獲得冰族的力量,這等於在偷搶他們的血脈。」

    這些大學士不禁想起方運所說的「不為惡」,冰族與人族本沒有深仇大恨,人族卻想要偷取冰族的力量,在很多人族看來都屬於相當大的罪惡,但是,人族必須要做。

    為了能從妖蠻的威脅中生存,已經顧不得善惡,只能衡量利害。

    方運道:「若有機會,我們人族定然會善待冰族,但現在說這些都是空話!一旦冰族鐵了心要對付我們,我懷疑,此次生滅之戰,很可能會成為我們的葬身之地,所以我不得不出手,提前削弱血妖蠻的有生力量。」

    其餘所有人瞪大眼睛。

    「這是你基於事實的判斷,還是你的感覺?」曾越問。

    「都有!」方運道。

    荀平洋突然道:「我突然想起一件至關重要的事,現在我認為,方虛聖的疑慮毫無問題,接下來,十寒古地將會比我們原本預想的艱難千倍萬倍,即便我們都死在這裡,也不足為奇!」

    「什麼至關重要的事?」所有人盯著荀平洋,無比嚴肅。

    荀平洋嘴角噙著笑意,緩緩道:「方虛聖進入聖墟,聖墟崩塌;進行三谷連戰,三谷崩毀;現在,他進入十寒古地!」

    眾人沒好氣地白了荀平洋一眼,沒想到這種時候也開玩笑。

    「平洋先生說的或許沒錯,因為我是被一種力量吸引進來的!」

    「什麼?」眾人大驚。

    狐璃急忙問:「您在何時有這種感覺的?」

    方運想了想,道:「大概在兩個月前最強烈。」

    狐璃愣住,而四頭妖王面面相覷。

    「怎麼了?」曾越急忙問,所有大學士都緊張起來。

    狐璃沉默片刻,緩緩道:「其實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大概也就是在兩個月前左右,上一任祭司聲稱感應到月神的力量,月神會救我星妖蠻一族。」

    「我們現在懷疑,是月神的力量在吸引你,讓你來救助我們。」那頭虎妖王補充道。

    方運眉頭輕皺,月神可是和孔子一樣站在萬界巔峰的大人物,若是沒死,以她的力量,的確可以輕易引動自己,讓自己前來,但,現在無法確定。

    數息后,方運道:「我們先不討論我為何而來,我們只討論,如何在十寒古地的大異變中步步為營,一點一點獲得優勢,從而完成大翻身!」

    荀平洋道:「在下支持您說的提前削弱血妖蠻,不過,在下仍然堅持,您留在萬興關才對我們人族更有利。」

    「我也如此認為!」

    「老朽也是這個想法!」

    「我們之中沒有兵家人,而您曾凝聚出兵書。您可以出謀劃策,但不能深入險境。」

    六位大學士一起站出,反對方運出戰。

    「月皇身份尊貴,妾身也不建議您離開萬興關。」狐璃道。

    方運望著眾人,發現他們毫無退縮,嘆了一口氣,道:「好吧,我守在萬興關,接應你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