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接近四境的威力,甚至可能就是四境《風雨夢戰》的威力,到底是何等原因?」方運百思不得其解。

    練著練著,方運越發驚訝,因為凡是跟冰雪有關的戰詩詞,在此地的威力會增加一倍有餘,相當於多了一層寶光,而普通讀書人相似的戰詩詞在這裡的只能增強兩三成而已,只有冰族混血人的冰雪戰詩詞才能提高到如此強的程度。

    《風雨夢戰》增加還好說,畢竟有「鐵馬冰河入夢來」,但《斬樓蘭》中只有一句「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在詩中只是點綴,突出邊關的天氣寒冷,但即便如此,形成戰詩劍也威力超群。

    至於《詠秦民》《破樓蘭》等戰詩詞,即便只是提到「寒冷」或「雪山」,威力也同樣提升,這和別人用起來完全不同。

    正常的人族在十寒古地使用戰詩詞,只有主體力量涉及寒冰霜雪的,威力才會提升。

    「到底是因為星之王的力量,還是源自古妖的力量?」方運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便很快恢復正常,把時間用在練習上,不再過於糾結力量來源。

    經過數個時辰練習,方運心中大定,多首戰詩詞的力量暴增,《風雨夢戰》《詠秦民》《破樓蘭》《夜襲》和《月刃行天》五首戰詩詞的威力都獲得明顯的增強。

    方運試了試學自聖廟的傳世戰詩詞,結果提升的威力都有限,遠不如自己所作的戰詩詞威力強。

    方運沒有深究這件事,因為既沒精力也沒有時間。

    練習完成,方運便回到萬興關的住處,開始為鑄造醫家文台做最後的準備。

    醫家文台種類極多,方運心知若凝聚那些正統的醫家文台,永遠也比不上主修醫家之人,需要另闢蹊徑,凝聚相對較少的病經類文台。畢竟自己的病經有一條瘟疫之蛇,那可是吸收瘟疫之主的力量形成,用來鑄造瘟疫或劇毒相關的文台,必然事半功倍。

    不過,瘟疫之主太強,那瘟疫之蛇可以被病經控制,但一直無法被病經完全吸收,若是鑄造成文台,需要先將其完全吸收,區區大學士未必能完全駕馭,所以要做大量的準備。

    一天很快過去,方運算了算日子,已經是正月十五,沒想到這個元宵節竟然會在這裡度過。

    中午時分,正準備吃午餐,就見狐璃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湯圓出現。

    方運一愣,謝過狐璃,又取了一個空碗,分她一半,一邊吃湯圓一邊聊天,哪知狐璃吃了幾個便不吃,說是燒心,吃不慣這種粘乎乎的食物。

    兩人剛吃完湯圓沒多久,就聽到一聲細微的舌綻春雷傳來。

    「方虛聖,救命!」

    方運瞪大眼睛,猛地向外奔跑,三步之後,踏上憑空出現的白雲,加速向萬興關的西門方向飛去。

    狐璃微微愣了一下,周身氣血噴涌,形成強大的氣浪,掀翻屋內的桌椅,而後衝出大門,跟著方運在地面奔跑,發出巨大的聲音,在身後留下大片開裂的地面。

    「敵襲!」萬興關的所有妖蠻被動員起來。

    方運面無表情,心急如焚,十寒古地不比別處,力量性質複雜,又有大雪遮掩,舌綻春雷不會傳遞太遠,說明求救的曾越離自己不是特別遠。但是,半聖之下使用舌綻春雷不能精確向一個方向傳音,會向四面八方擴散,這就導致一旦喊出,必然會被妖蠻知道方位。

    這意味著,曾越根本無法甩脫追兵,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方運和萬興關的其餘妖蠻身上。

    想到這裡,方運意識到,追兵不是普通的妖王。

    這時,狐璃的聲音傳到方運耳中:「月皇殿下,追兵恐怕是大妖王。」

    方運輕輕點頭,腳踏平步青雲,在峽谷之中高速飛行。

    砰……

    碎雪輕灑,寒風激蕩,黑髮與青衫輕飄,方運的速度已經超過一鳴,突破音障時候形成音爆。

    峽谷最西側,是高大的城牆,城牆的邊緣赫然豎立著十台從人族購買的機關。

    下方的星妖蠻有些慌亂,他們都能聽到人族大學士的求救聲。

    方運向遠處望去,大雪彌天,一片白茫茫,根本看不到曾越他們在何處。

    方運越過城牆,沖入大雪之中。

    狐璃眼中閃過一絲猶豫,隨後跟著沖入其中。

    「狐璃殿下!」

    那四頭妖王相互看了看,一咬牙,也跟著衝出去。

    飛行數息后,方運看到前方出現兩個模糊的人影踏著平步青雲而來,眨眼間清晰起來,來著正是曾越與荀平洋,兩人各背著一個大學士,荀平洋的右肋還夾著一個。

    出去六個,回來五個。

    「本聖在此,你們放心吧。」方運舌綻春雷,就見一個碩大的黑影從前方的雪中衝過來。

    那是一頭巨大的白熊,四肢踏空奔跑,肩高竟然達到三丈半,若是直立起來,有六七層樓那般高,凶意滔天。

    熊族的大妖王,真正的熊族王者。

    「放心?當我熊渙是死的嗎?」大妖王熊渙說著高高舉起右前掌,對準曾越的後背猛拍。

    一個方圓三丈的巨大掌印自天空出現,攜風分雪,如山飛馳。

    「躲開!」狐璃大喊。

    但是,那巨大熊掌太快了,快到曾越已經難以躲開。

    眼看那熊掌就要拍中曾越,天地見突然有一線金光閃過,如劃破初升的太陽,分割黑夜與白晝。

    嗤……

    一聲細微的輕響過後,那半透明的巨大熊掌一分為二,迅速消散。

    狐璃與身後的四頭妖王目瞪口呆,雖說大妖王大都不擅長妖術,但即便妖術再弱,比不上大儒戰詩詞,也比大學士戰詩詞強很多。

    被方運的舌劍擊破也沒什麼,但問題在於,那真龍古劍以絕對的力量形成碾壓,導致那妖術在被擊破的時候無法爆發,只能凋零。

    「放肆!」熊渙徹底憤怒,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妖術竟然被一個大學士輕易擊破,即便對方是堂堂虛聖。

    熊渙收回本來想使用的妖術,直衝方運,準備徹底發揮妖族的優勢,展開近身戰鬥。

    但是,真龍古劍瞬間變大,連同包裹劍身的龍影也變大。

    劍長一里,重重斬下。

    熊渙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即便是真真正正的大儒,也不敢用唇槍舌劍正面攻擊他。

    「碎!」熊渙大吼一聲,揮動熊掌,就見熊掌背後浮現熊族祖地,隨後融入熊掌,形成強大的天相之擊。

    這一掌,彷彿能拍碎萬里河山,那天空一劍顯得無比渺小。

    劍掌相擊。

    轟……

    血灑長空,熊渙那巨大的身軀如墜落的隕石一般撞向地面,身形不斷翻滾。

    「怎麼會……」

    轟!

    熊渙砸進厚厚的積雪中,掀起漫天雪浪,在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