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巨靈巡海……」

    在場的星妖蠻全都認出方運這一劍的力量,這明明是龍族才有的可怕天賦,在短時間內力量和軀體暴增成百上千倍,威能無儔。

    傳說數萬年前,曾有一尊妖聖殺死一頭幼小真龍,東海龍王怒而聖體降臨,他聖體長達千里,使用巨靈巡海后,化為十五萬里之長,足有一界之巨,一張口,把那妖聖及其領地億萬妖蠻子民全部吞吃絞殺。

    待東海龍聖離去后,在妖界留下一個方圓五千里的巨大坑洞,深達數十里。

    自那以後,妖蠻被喚醒記憶深處那龍族傳承萬古的恐怖力量。

    大妖王熊渙的兩條後腿折斷,兩條前腿則被方運齊肘斬斷,胸口有一條三尺長的大傷口。

    傷口已經停止流血,正在以極為緩慢的速度癒合,而斷掉的兩條前腿也在以極慢的速度長出。

    若是被普通力量斬斷手臂,大妖王可以在一個呼吸間讓身體癒合。

    「好一個方虛聖,本王一時小瞧你,沒有用全力,竟然著了你的道!」熊渙坐倒在地上,眼中一片通紅,明明已經重傷,卻毫無畏懼。

    熊渙強於新晉大妖王,乃是更高一層的神相大妖王,能憑藉在天地間吸收的祖神意念,使用恐怖的神相之擊,一擊出,碎百里山脈,毀千里之地。

    但是,神相之擊每用出一次,需要數月才能再次吸收足夠在祖神意念,不到萬不得已,所有大妖王都只用天相之擊或聖相之擊。

    長達一里之巨的真龍古劍高懸天空,散發著淡淡的金光,天空的大雪猶如遇到天敵一樣,紛紛避開。

    「彼此彼此,本聖倉促出手,也未盡全力!」方運背負雙手,站在高空,傲然俯視下方的熊渙。

    他前方的的熊渙看不到,但他後方的狐璃等妖王卻看得清楚,方運藏在背後的右手,正在輕輕伸開然後輕輕握住,似乎在活動筋骨。

    它們立刻明白,那熊渙畢竟是大妖王,即便沒有全力出擊,天相之擊也足以輕鬆將一位大學士化為肉泥,方運雖強,但終究是大學士,真龍古劍與方運心神相連,正面承受了大妖王的一擊,導致方運的身體都氣血不暢,身體發麻,所以不得不暗中活動一下手部,避免接下來使用紙上談兵的時候出現問題。

    至於方運說的未出全力,幾個妖王都認為那是在虛張聲勢,希望能嚇退熊渙。

    不過,這些妖王並沒有看低方運,一個大學士能在倉促間硬撼相當於大儒的大妖王,已經笑傲萬界。

    熊渙看了一眼天空紋絲不動的真龍古劍,冷哼一聲,道:「未盡全力?說的好聽!本王的確不如你們人族善於算計,但別忘了,本王乃是偉大的妖族!我雙臂雖斷,但在最後卻感應到,你的真龍古劍已經到了極限,下一擊你若干以劍攻擊本王,古劍必碎!沒了真龍古劍,你的其餘文台也罷,戰詩詞也好,都不堪一擊!現在星妖蠻的大妖王反被我們纏住,你又沒有幫手,那就怪不得本王了!若是殺了你,本王必然會成為妖界英雄,獲得眾聖栽培,封聖在望!」

    說完,熊渙浮空而起,他的兩條後退明明已經扭曲成奇怪的姿勢,兩條前腿雖然依舊斷開未長好,可全身妖氣澎湃,剎那間凝聚成氣血颶風。

    暗紅色的粗大颶風高達十餘丈,圍繞著熊渙,下一瞬間,一道接一道湛藍色的雷霆出現在氣血颶風中。

    颶風呼嘯,雷霆轟鳴,熊渙雙目血紅,猶如魔王降世。

    雷霆颶風,大妖王氣血奔涌到極限形成的強大異象,遠超妖煞和氣血戰甲。

    狐璃身後的幾頭妖王的身體輕輕顫抖起來,雷霆颶風的力量太恐怖了,一旦形成,普通妖王即便全力出擊,也碰不到熊渙的身體,所有外來的力量都會被雷霆颶風吞噬。

    「死吧!」熊渙的兩條前腿只長到腳腕,還未長出熊掌,但他竟然以斷腕為拳,以樸實無華的一擊沖向方運。

    颶風雷鳴,長風卷雪。

    絕對的速度,絕對的力量,以及絕對的殺意,三者相合,讓熊渙背後浮現一頭熊族半聖虛影。

    剎那之後,熊族半聖虛影炸開,化為一道道黑色流光融入熊渙體內,讓熊渙的的身體猛地膨脹一圈。

    熊渙的右前腿的斷腕,蘊藏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如同一顆即將崩滅的星辰。

    聖相之擊。

    方運身後浮現一物,真龍文台。

    黃金真龍騰空而起,如自天際而下,揮舞龍爪,直欲撕裂一界,拍向熊渙。

    熊渙猛地瞪大眼睛,但眼中不僅沒有驚恐,反而生出洶湧戰意,怒吼一聲,全力影響黃金真龍。

    龍爪擊斷腕,文台真龍鎮大妖王。

    「嗷……」黃金真龍竟被一拳崩飛,倒飛向九天,全身裂痕密布。

    那熊渙更慘,整個右前腿崩為肉泥四濺,怎麼飛過來就怎麼倒落回地面,掀起漫天塵土碎雪,兩條後腿觸地,崩解得粉碎。

    熊渙妖位雖高,但遇到的卻是真龍之力!

    下一個剎那,一道灰影突然掠過熊渙兩次落地撞出的深坑。

    一道血線閃過,熊渙巨大的頭顱騰空而起,頸部的鮮血高高飛揚,輕輕飄落。

    「你……」

    那灰影沒入雪中,消失不見。

    「是鼠隱伯伯!」狐璃驚喜叫道。

    那被崩飛到天空的黃金真龍帶著全身裂痕有氣無力地返回真龍文台,化為雕塑,吸收天地元氣,緩緩修復己身。

    方運身形一晃,嘴角流出一絲血。

    方運輕輕用袖子拂去唇角的鮮血,輕輕鬆了一口氣,這是自己第一次正式與大妖王交手,目前看來是打了一個平手,若無大妖王鼠隱相助,那熊渙要麼逃走,要麼被逼用處神相之擊同歸於盡。

    到了大妖王或大儒的層次,每一次攻擊都蘊含毀滅性的力量,除非用戰詩詞攻擊,否則用唇槍舌劍等心神相連的力量,都會受到反震。

    方運連續兩次反震,身體臟腑已經多出裂開。

    方運從吞海貝中拿出醫家大儒精製的藥物和血芒古地的神物,一起送入口中。

    「月皇陛下,您怎麼樣?」狐璃飛到近處,關切地看著方運。

    「有些小傷,無妨,先看看其餘人。」方運看向荀平洋等五個大學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