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妖蠻大營屹立在第七寒城的西邊,擋住第七寒城通往冰帝宮的必經之路。

    血妖蠻大營屹立在第七寒城的西邊,擋住第七寒城通往冰帝宮的必經之路。

    從高空望去,大營一片狼藉,附近的地面凹凸不平。

    妖王們的戰鬥痕迹早就被大雪掩蓋,而大妖王在戰場上留下一個個直徑以里計的坑洞,天空凝聚著風都吹不散的血腥味,昭顯之前戰鬥的激烈。

    天寒,血冷。

    眾多血妖蠻正在忙碌,重建被大妖王戰鬥波及的營地。

    軍中精銳的妖蠻嚴陣以待,展開巡邏,並外放大量的斥候。

    不多時,血妖蠻得到一個重大的消息,第四寒城與第六寒城的大妖王即將回返。

    這個消息一出,百萬血妖蠻士氣大振,營地的修復加快。

    過了一陣,那些巡邏開始鬆懈,有更多的大妖王回返,那便沒必要如此防備。

    突然,一頭狼妖帥踏雪疾馳,未等靠近營寨,便忍不住吼叫。

    「熊渙王誅殺星妖蠻鼠隱王,正拖著鼠隱王的屍體回返!」

    血妖蠻的大營立刻沸騰起來,許多妖蠻嗷嗷直叫,己方雖然損失了許多妖王,但只要能殺死一個星妖蠻大妖王,便是巨大的勝利,完全能彌補此次被偷襲造成的損失。

    狼妖帥的話音剛落,就見四頭體形龐大的大妖王升空,隨後許多妖王蠻王飛起,停在較矮的半空。

    「熊渙王真乃我妖蠻勇士!三位留在此處,本王去迎接大功臣,既然是讓斥候先行回稟,可見熊渙王傷得不輕!」最急切的大妖王獅隴四腳踏空,向狼妖帥來的方向飛去。

    獅隴王身高三丈有餘,宛如一座三層屋宇飛空,周身氣血震蕩,十丈內無一片雪花。

    其他三頭大妖王懸浮在天空沒有動,全都外放力量,防止東面的第七寒城派出大妖王發難。

    獅隴王宛如一道棕色的光芒在大雪中穿行,很快看到傷痕纍纍的熊渙王用左前腿拖著鼠隱的屍體,徐徐向前行走。獅隴王立刻明白,熊渙王這是拼著重傷殺掉鼠隱王,現在甚至失去浮空的能力,只能慢慢往回行走。

    在熊渙王的周圍,有許多血妖蠻斥候,它們得到消息全部抵達,保護受傷的妖蠻英雄。

    「熊渙,本王助你!」獅隴王立刻俯衝向熊渙王,準備幫助熊渙王快速回到大營,同時本能外放力量感應,發覺對面的氣息的確是熊渙王的,只是非常微弱。

    大妖王氣血強大,一旦調動力量,氣血之力能無聲無息遍布數十丈方圓。

    就在獅隴王離熊渙王只有三十丈的時候,獅隴王突然發現,受到自己氣血影響,前方的熊渙王出現細微的扭曲。

    「這是幻術……」

    就在獅隴王意識到的一瞬間,原本死去的鼠隱王突然化作一道黑影,宛如閃電般襲向獅隴王。

    隨後,那熊渙龐大的身體倒下,身後露出一個年輕人的面龐,那人身穿青衣,微微張口,一道如煌煌天威的金光飛出,和鼠隱王並駕齊驅,刺向獅隴王。

    那年輕青衣人面前浮現兩張淡金色的聖頁,兩支大儒文寶筆出現,方運右手持一支文寶筆書寫,翰林天賜形成的神來之筆憑空持筆書寫,同時一心二用,張口誦讀戰詩詞。

    「方運!」獅隴王怒不可遏,頸部的鬃毛炸起,全身氣血涌動,形成雷霆颶風環繞全身。

    在這一瞬間,獅隴王已經判斷出形勢,自己失去先機,若是被動防守,極可能會被殺死,必須要搶先解決一個。

    「先殺方運!」獅隴王在心中做出了判斷,不退反進,準備硬抗方運與鼠隱王目前的攻擊,迫近方運將其殺死。

    此時的獅隴王遠非當時的熊渙王可比,經過休整,獅隴王的力量幾乎處於巔峰狀態,鼠隱王和方運再強,也不可能出手一次便殺死它,必須要連番出擊才能將其斬落。

    遠處的血妖蠻斥候看到這一幕,嚇得全身僵硬,等回過神來,獅隴王已經與鼠隱王相遇。

    鼠隱王不愧是鼠族強者,眾妖根本看不清它的樣子,只見一道黑影刺向獅隴王的頸部。但獅隴王頸部的鬃毛根根豎立,然後向四面八方噴發,逼得鼠隱王不得不改變目標。

    就見那黑影掠過獅隴王的右前腿,噗地一聲輕響,兩頭大妖王擦身而過,獅隴王的右前腿齊膝斷掉。

    大妖王身體殘缺可以迅速斷肢重生,但獅隴王的右前腿傷口處卻有綠色的毒血,導致它的斷肢一息僅僅只能恢復一寸。

    獅隴王硬受鼠隱王一擊,左前爪顯現天相,直擊方運的真龍古劍。但真龍古劍突然轉彎避開,獅隴王冷哼一聲,左前爪突然出現一個人頭大的血色光球,光球爆開,噴發無窮量血光,瞬間淹沒真龍古劍。

    下一剎那,真龍古劍飛出血光範圍,但似是受到創傷。

    獅隴王臉上浮現殘忍的笑意,繼續飛向方運,同時高高舉起左前爪。

    十寒古地的血妖蠻有十四頭大妖王,其中達到神相大妖王的有四頭,獅隴王就是其一。

    就見獅隴王的頭頂,赫然浮現獅族祖神的一隻漆黑前爪,覆壓三十里,隨著獅隴王的前爪一起拍向方運。

    如天塌陷,一界無光。

    方圓百里內的雪花靜止在空中,被無形的力量禁錮。

    大妖王最強力量,神相之擊。

    附近的血妖蠻愣了一剎那,倉惶逃竄,許多妖蠻心生絕望,憤怒吼叫大罵。

    甚至連鼠隱王的背影都頓了一下,在場所有妖蠻都沒想到,堂堂大妖王僅僅一見面就用最強的力量攻向一個大學士。

    果斷老辣。

    白雪茫茫,但方運此刻卻處於絕對的黑暗之中,因為所有的光都被祖神一擊吞噬。

    在神相之擊下降的一瞬間,方運早就催發聖品奮筆疾書的力量,一揮而就,瞬間在聖頁之上書寫目前自己掌握最強的戰詩,那便是四連同韻戰詩。

    方運只在兩界山最後一戰中用過。

    《詠秦民》《玉門關》《破樓蘭》與《李廣頌》。

    《詠秦民》有「死卧北疆鎮河山」,已成二境。

    《玉門關》有「春風不度玉門關」,也已晉陞二境。

    《破樓蘭》有「孤城遙望玉門關」,同樣晉陞二境。

    最後一首《李廣頌》,雖非二境,不如大儒戰詩,但以三首同韻二境戰詩為基礎連詩,再一層又一層寶光的加持下,赫然超越大學士戰詩,達到大儒戰詩的境界。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