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座山洞偶爾會出現輕微的震動。

    冰帝宮佔地範圍極廣,而且裡面是獨立的微界,遠比外面看著更大。

    從冰牆這面可以模模糊糊看到裡面的一些建築,與冰帝宮的風格極像,像是一處破敗的走廊,至於再遠處誰都看不清。

    方運曾用大學士的力量妄圖透過冰牆觀察裡面,但被無形的力量阻擋。

    時間慢慢過去,山洞的震動越來越大,一開始只是掉落灰塵,後來則逐漸掉落石子。

    眾人陸續外放力量,避免被砸傷,

    星妖蠻大都在一起高談闊論,甚至拿出海貝里的東西在吃喝,方運三人則靜靜讀書修習,與嘈雜的環境格格不入。

    突然,方運扭頭望向來時的通道,剎那之後,所有人也和方運一樣向來時的通道望去。

    幾頭妖王甚至全身毛髮炸起,喉嚨里發出呼嚕嚕的聲音,如同受到驚嚇的野獸。

    不多時,那裡傳來腳步聲,很快,一些奇怪的生靈出現在眾人的視野內。

    這些生靈有著人族的外形,同樣治理身子用兩條腿走路,但和人族不同的是,他們的身體表面長滿濃密的白毛,臉上都有,那些毛比北極熊更厚,身形也比北極熊更高大。

    這些人有著湛藍的雙眼,臉上和人族一樣有鼻子和嘴巴,只不過他們的嘴巴差點咧到耳根,而鼻子有拳頭大,像是一根大茄子,只有一個鼻孔,柔軟軟地耷拉在嘴唇上。

    即便是用妖族的審美來看,這些人也非常奇特。

    這就是的冰族人,如同是大猩猩與北極熊的混血兒。

    他們剛一出現,所有人都感到周圍變得更加寒冷,陰風四起,許多人妖王本能地縮了縮脖子。

    方運粗粗一掃,足足有上百冰族人,由一位大妖王帶隊,其餘全是妖王!

    這個陣容即便在聖元大陸,也是一股相當強大的力量。

    為首的大妖王冷冷地望著人族與星妖蠻,身邊的一頭冰族妖王則先是一驚,然後大聲叫喊:「你們為何知道我們冰族的第四秘地?還不快速速離開!」

    「你們這些人族和妖蠻,就知道偷搶我們冰族先祖遺留的寶物。」有一頭冰族妖王道。

    「一定是冰族中.出了叛徒,被你們收買!」

    冰族妖王七嘴八舌說起話來,方運第一次遇到如此多的冰族,仔細觀察,發現這些人十分奇怪,臉上不僅長著許多毛髮,而且說話的時候沒有任何錶情,就好像臉被凍住一樣,甚至連語氣也非常冰冷,聽不出絲毫情緒。

    眾多星妖蠻大怒。

    「這明明是我們星妖蠻先發現的地方!」

    「你們冰族若知道,早就佔領這裡,甚至留下人把守,你們的人呢?」

    「明明是你們在我們星妖蠻中安插了內奸!」

    冰族人不甘示弱,開始反駁。

    結果雙方相向而行,最後隔著十丈遠吵了起來。

    方運與兩位大學士相互看了看,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只能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靜等事態發展。

    吵了一會兒,第七寒君輕咳一聲,道:「冰骨前輩,您就不要站在那裡看熱鬧了。」

    兩遍立刻停止爭吵。

    冰族中為首的大妖王冷哼一聲,道:「第七寒君,你應該知道,這十寒古地一切都屬於我們冰族,你們不過是外來戶。我們冰族早在很久前就發現此地,你們不要繼續狡辯!」

    第七寒君壓抑著怒氣,道:「血妖蠻欺辱我們的時候,你們不管不問,血妖蠻戰敗被我們追殺,你親自救治他們不說,還阻止我們。現在,你竟然顛倒黑白,昧著良心說話,未免太過分了。」

    「放肆!誰給你的膽子跟本王如此說話?你們都是妖蠻,擁有相同的血脈,本來就應當齊心協力,老夫做錯了嗎?我問問你,是你們被欺辱嚴重,還是他們被屠殺嚴重?難道僅僅因為他們在城外向你們施壓,你們就要殺光他們嗎?我看啊,你們星妖蠻真應該反思,當年為何血妖蠻要把你們驅逐出妖界。」

    冰骨的身形比其餘冰族妖王高半個頭,體表的毛髮更長也更鮮亮。

    眾多星妖蠻大怒,當年星妖蠻被迫離開妖界,是他們代代延綿不斷的恥辱,每一頭星妖蠻都教育過子孫,如果將來強大了,一定要把妖界奪回來,讓那些血妖蠻嘗到東奔西走的滋味。

    方運緩緩想前走去,邊走邊道:「這位冰族前輩,凡事說話做事要講個證據,您說冰族最先知道這個地方,那就拿出證據來。」

    狐璃介面道:「我們最先發現這裡的時候,冰牆之上有一獸頭,你們只要說出獸頭是黑色還是白色,我們便相信你們提前來過。」

    方運表面不動聲色,暗中卻搖頭,狐璃如此說看似很聰明,但實際非常容易化解。

    就見那大妖王冰骨故作詫異道:「什麼獸頭?我們走的時候什麼都沒有,難道是我們走了之後才出現的?很有可能!」

    狐璃無言以對。

    冰骨一揮手,道:「好了,本王不與你們爭吵,我們就坐在這裡等冰祖遺址開啟。你們儘快離開,否則的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

    眾多星妖蠻妖王想破口大罵,但都沒敢出口,冰族的力量太強大了。

    眾妖蠻不敢說話,那冰骨看向方運,皮笑肉不笑道:「方虛聖,您怎麼自甘墮落與這些星妖蠻攪合在一起?這十寒古地太過兇險,即將開始生滅之戰,我看,您還是回到人族之中為爭奪十寒君主做準備。我們冰族與人族世代交好,既然堂堂虛聖親自參與寒君之爭,到時候,我們盡量讓出一城。」

    「那倒要謝謝冰骨前輩了。不過,您的話算數嗎?」方運問。

    「哎呀,我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說的,可到時候真爭紅眼了,那些兔崽子能不能讓,那本王就說不準了。對了,您學識淵博,是個有學問的人,趕緊勸勸這些冥頑不靈的星妖蠻,讓他們走吧。」

    方運笑了笑,道:「您可不要岔開話題,請回答我之前的話,你們冰族先拿出證據來。否則,萬事都講究個先來後到,此地當是我們先發現。」

    「證據?你們想要什麼樣的證據?」冰骨問。

    「你們既然說你們先到,自然有證據。我們人族在審案的時候,有句俗話,叫誰主張誰舉證。總不能你們大嘴一張,胡謅八扯,讓我們跑斷腿給你們找證據吧?」方運道。

    「對!」星妖蠻紛紛支持方運。

    冰族眾人相互看著,一時不知道如何反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