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道:「此刻,第七寒君與那些星妖蠻,應該已經做出選擇,是進入還是離開,都有了結果,即便我跟你說了也無妨。別人不知道那裡是什麼地方,但我認識,那裡是鎮魂迴廊!」

    狐璃嬌軀一震,道:「雖然奴家不清楚鎮魂迴廊具體是何地,但僅僅聽這名字,就感覺不詳。」

    「何止不詳。各族都有一些通天大人物很難被殺死,甚至即便他們死後,意念和力量也會長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只要有一根頭髮遺留在萬界,那些大人物就可以說是永生不滅。舉個很簡單的例子,當年有位古妖祖帝隕落,無人在乎,但三千年後,那古妖祖帝的屍骸血液竟然通過吸收星辰力量,凝聚成一尊邪神,為禍萬界,最後足足三位祖帝聯手才將其鎮壓,但依舊不能將其徹底殺死。」方運道。

    狐璃試探著問:「那鎮魂迴廊就是鎮壓大人物的地方?」

    「鎮魂迴廊的作用很多,但主要就是形成無窮的迷宮,包圍鎮魂山,甚至連那些大人物的神魂都無法離開,與鎮魂山相結合,變向達到永久鎮壓的效果。在冰門打開之前,我真未覺得那裡是鎮魂迴廊,畢竟鎮魂迴廊比祖帝遺址更稀少,祖帝一生不知道有過多少住處,幾乎每座住處都可以算是遺址。不過,在冰門打開時出現鎮魂符后,又看到長廊的式樣,我才確定是鎮魂迴廊,而後下定必走的決心。」

    荀平洋道:「多虧方虛聖在那時告訴我等,不然我們真可能深陷於鎮魂迴廊。」

    狐璃眼中隱含怒火,道:「您為什麼眼睜睜看著我的星妖蠻同胞去送死?」

    方運微微一笑,道:「你看待事物的角度出了問題,這件事正確的敘述角度是,我看到所有星妖蠻都想去送死,而我救不了他們,儘力救你出來。」

    狐璃一愣,眼中的怒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羞愧,屈膝施禮道:「請月皇陛下原諒奴家,奴家在這種時候只想到同胞,卻忘記您的安危。」

    「孺子可教,我正是知道你還算善良,所以才出手相救。」方運道。

    「不過……您能告訴為為何不救他們嗎?」狐璃問。

    方運望著遠處的大學士,數息后才道:「在那種時候,是戰勝內心的慾望放棄危險的舉動,還是因為貪婪而做出愚蠢的行為,他們都可以自己選擇,並且承擔結果,求仁得仁,我不應該阻撓或改變。你要知道,智慧生靈非常複雜,我們在幾乎在所有方面強於野獸,但在明知道危險的情況下,許多人往往沒有主動退讓或捨棄,沒能趨利避害,蠢到連野獸都不如。我尊重他們的選擇,而他們也應當尊重選擇的結果,這是我沒有幫助他們的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呢?」狐璃用亮晶晶的眼睛盯著方運,目光中隱隱多了一絲崇拜。

    「我不想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冰族此次前來,出動一位大妖王和上百妖王,是做好與我們死戰的準備。我與他們兩人離開,不會有什麼,但我若帶著所有星妖蠻離開,他們很可能會阻攔。你不覺得冰骨王很奇怪嗎?一開始逼我們離開,到最後卻允許我們進去。說我是欲擒故縱,其實冰族才是欲擒故縱,冰族很想讓我們進入裡面替他們探路,替他們送死!」

    「無論有沒有冰族,我們都會進入,然後尋找寶物。就算找不到冰晶球,找到其他寶物,能拿走一半也是好的。」狐璃道。

    「一個強盜衝進你家裡,說你家裡的一切都是他的,然後扔給你一些食物,你難道會對他感恩戴德?相信冰族的話,是你們最大的錯誤。在冰骨王出面幫助血妖蠻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們說的每一個字都不可信!」

    狐璃沉默著,這的確是讓她無法反駁的理由。

    「那您為什麼救我?」狐璃輕輕咬著下唇,楚楚可憐。

    「我是月皇,在不會連累我的情況下,救月神祭司是我的責任,畢竟山洞裡沒有雪崩。更何況,人族需要你領導的星妖蠻,我不想跟一個不熟悉的新月神祭司打交道。當然,最重要的是,若是我們家的奴奴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方運道。

    「不,山洞裡有雪崩,您把我從一百個妖蠻中,救到了您身邊。」狐璃堅定地看著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

    荀平洋與曾越相視一眼,都從對方臉上看到一絲會心的笑意,今天算是見識到方虛聖吸引女孩子的本事。

    不過,兩人隨後思索方運之前的話,從星妖蠻的角度來看,的確是方運不管他們生死,但從公平的角度來看,方運救了一個人。

    在救一個人和害人之間,有一個沒有對錯的中立參照標準,那就是置身事外。

    方運並沒有置身事外,伸出援手救出一人,那便是做了善事,任何指責方運的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惡徒。

    方運向前飛行,狐璃繼續跟著。

    「你為什麼不回去?」方運望著前方問後面的狐璃。

    「現在已經過去好幾個時辰,他們若進入鎮魂迴廊,我無法相救,回去無用。若他們離開那裡,現在應該在第七寒城,到時候便可相見,同樣不用回去。」狐璃道。

    「孺子可教。」方運第二次說了這個詞語。

    狐璃抬起頭,又低下頭,反覆數次,小心翼翼道:「您……在生滅之戰的時候,若有餘力,還望您照拂一二,只要奴家存活,一定會全力報恩。當然,您若是也處於危險之中,請您不要考慮奴家,若您因為救奴家而身陷囹圄,奴家百死莫贖。」

    「你也參加生滅之戰?」方運問。

    狐璃無奈道:「奴家本來不想參與,但……第七寒君與他帶領的妖王恐怕凶多吉少,奴家不得不參與,即便我知道生滅之戰非常危險,但若能幫助我們一族奪得寒君,那奴家即便死在冰帝宮也值得。」

    方運輕輕點頭,道:「不錯。」

    就在此時,前方傳來大儒顏寧逍的聲音。

    「方虛聖,您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紫色的身影在大雪中越來越清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