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啟星域,無邊無垠,若不是使用特殊的聖位力量或寶物,半聖窮其一生也無法橫渡。

    萬界星空早在遠古時期就被龍族命名,這太啟星域並無特別之處,在龍族稱霸萬界時,只有少數古妖居住,在妖蠻稱雄萬界后,太啟星域幾乎荒廢。

    而現在,多年無人問津的太啟星域迎來九尊妖族半聖。

    九尊半聖懸浮在一顆太陽旁邊,每三尊為一組,每組的三尊半聖被一條手腕粗的星光鎖鏈連接,星光鎖鏈一端深入三人軀體,而另一端則是一顆直徑丈許的火球。

    三組半聖各相距數萬里,三顆火球靠近太陽,就見澎湃的火焰瘋狂湧入三顆火球之中,似是在吸收太陽的力量。

    每一尊半聖都展現本體,最小的鼠聖體長也超過一里,若出現在聖元大陸,能生生把人嚇死。

    一尊脾氣暴躁的獅聖罵罵咧咧道:「這大日飛火真能把本聖折騰死,老子若看到血芒界,定要將其拍得粉碎!」

    「沒辦法,我們妖界並未掌握在星空穿梭的手段,這大日飛火是古妖一族仿造龍族的『星火渾天鑒』,現如今全妖界不到八件,有的用都不錯了。」那尊鼠聖淡然道。

    「那血芒界終究即將成為新生一界,已經蘊育出一界意志,雖未有偉力,但也不可小視。無論哪一隊找到,定要聯手出擊,不給血芒界意志絲毫準備,以免生變!」

    「你想多了,此次使命無非就是廢些時間與精力而已,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才派咱們這些成聖不久的跑腿。若是血芒界真有強大的力量守護,定然會派那幾尊聖主親自出面,即便遇到異族大聖也能逃跑。」

    「想想瘟疫之主,得兵蠻聖指點,暗中潛入荒城古地,欲在進士獵場殺方運,功虧一簣,委實惋惜。」

    「若此次真需要出動聖主,瘟疫之主定然前來,他最想報復方運。」

    「堂堂妖界聖主,離大聖只有一線之差,竟然被一個進士斬了分身,還吸收了瘟疫之力,據說有幾尊半聖連笑數天,以致於那些天只要有誰提到方運,瘟疫之主必然大發雷霆。」

    「這也不能怪瘟疫之主,誰知道那方運竟然能寫出那般強大的醫書,若他主攻醫家,怕是又一個張仲景。」

    「咦……」

    那尊一直沉默的鷹聖突然扭頭望向星空深處,發出輕咦之聲。

    「怎麼了?」

    其餘八尊妖聖緊張地循著鷹聖的視線望去,卻什麼都看不到。

    鷹聖道:「我方才似是見一道星光橫越星空,速度比大日飛火快千百倍。」

    「莫非是龍族的星火渾天鑒?」

    鷹聖輕輕搖頭,道:「星火渾天鑒狀如渾天儀,外形是中空的球狀物,最外層有大量圓環交替轉動,而且燃燒著熊熊火焰,呈淡紅色,與那星光完全不同。」

    「會不會看差了,或許是進入一界的流星?」

    「或許是吧……」鷹聖微微低頭,陷入沉思。

    其餘妖聖再無方才的輕鬆,鷹族的視力冠絕妖族,若鷹聖看到了怪異之相,九成九不會錯。

    鼠聖安慰眾聖道:「或許是異族聖位路過,相聚如此遠,有大日遮掩,對方很難看到我等。」

    鷹聖點點頭,道:「不錯,即便是本聖也只能在這裡看到那處,無法在那處看到這裡。」

    距離十寒古地不知多少億里之處,一顆直徑十里的巨大球形之物停在一顆太陽邊緣。

    那巨大球形的外面是一道道古銅色的圓環,密密麻麻成百上千,這些圓環按照奇特的規律轉動,不僅不亂反而有著秩序的美感。

    這些古銅色圓環之上,刻滿密密麻麻的龍族符文,每個符文都已經變紅,而每道圓環表面都被淡紅色的火焰籠罩,彷彿在燃燒。

    在大量的圓環中心,是一處古銅色的鏤空球狀空間,蛟聖敖宙赫然在其中。

    「終究是老物,多年不用,一旦長途跋涉需要休養一陣,希望那處古地不會有麻煩。這條星路的終點,似乎在太康星域,妖界似是有傳言說,十寒古地就在太康星域周圍。那十寒古地十分神秘,被孔聖力量遮蔽,無人能發現,若是本聖遇到十寒古地,那便可名正言順收服冰族,將其據為己有,壯大我蛟聖宮!」

    敖宙心裡想著,慢慢閉上眼睛,開始休息。

    十寒古地,大雪飛揚,大陸邊緣的雪刃迷霧一直在不斷推進,十分之一的面積已經被雪刃迷霧包圍,數不清的冰族生靈瘋狂奔跑,展開大遷徙,沖向冰帝宮。

    寒君帝冠飛走,十座寒城失去力量,已經被大雪覆蓋,而十座寒城的各族正在進行三百年來最浩大的一次遷徙。

    人族的遷徙隊伍前方的半空,方運正與六位大儒交談,一一訴說之前發生的事,其餘大學士則分佈則各處,目前無權旁聽此事。

    待方運說完,顏寧逍稱讚道:「好!老夫總覺得你有一些地方與年輕人完全不同,但總說不出是何處,今天才明白,知進退!任何人包括老夫在內,看到門戶大開的祖帝遺址,即便明知道那裡是鎮魂迴廊,也會抱著僥倖的心思去看看,如同賭徒般對自己說只在邊緣,絕不深入,終究會深陷其中。您能抵禦住如此大的誘惑,實在難以想象。」

    「不過,此事的重點是,冰族為何如此?從血妖蠻要滅星妖蠻開始,十寒古地的形勢就變得十分奇特,連我等也如同霧裡看花,無法琢磨。」孟靜業道。

    「是啊,可能性無非集中,比如與妖蠻聯手要阻撓人族,但他們並未直接攻擊方虛聖,這又不像。當然,可以說他們怕人族眾聖報復,只敢阻撓人族,不敢下殺手。」

    「的確,事情十分蹊蹺,冰族不敢動手,難道血妖蠻的那幾頭大妖王也不敢嗎?此事透著蹊蹺。」

    「方虛聖,那鎮魂迴廊一定是鎮壓凶物嗎?」

    方運想了想,道:「這事我真說不好,鎮壓什麼無法判斷,但有一點我很清楚,我一旦進去,除非得到裡面的監天律令,否則也會被生生困死。」

    「那些冰族豈不是會全死在裡面?」

    方運卻輕輕搖頭,道:「不,冰族本身跟這十寒古地關係密切,他們大概會有傷亡,但傷亡不會超過六成。」

    「原來如此。那這鎮魂迴廊中會有何等寶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