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諸位大儒腳踏平步青雲,在半空徐徐向前,後面跟著人族幾十萬人組成的龐大隊伍。

    方運想了想,回答道:「我之所以果斷離開,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鎮魂迴廊的寶物應該只有兩種。一種自然是鎮封寶物,那種寶物威力之大,難以想象,而古妖眾聖有個習慣,喜歡把星辰煉製成鎮封寶物,龍族的一些寶物,你們應該知道吧?」

    「知道,東海龍宮中,就有一件至寶,據說是龍帝用一整片星域煉化而成,名為『眾星迷城』。」

    「對,不過眾星迷城應該是最高層次的鎮封寶物,這裡應該沒那麼強大。鎮封寶物比較特別,非常難以收取,這個你們也清楚。裡面除了鎮封寶物,所有寶物,都會被鎮封之物的氣息影響,一旦沾染,便會被傷及魂魄,除非達到聖位,有聖道偉力庇護自身。」方運道。

    「如此嚴重?」

    「祖帝邪念可以籠罩一個星域,當然嚴重。不過,這處冰祖遺址鎮封的應該只是半聖或大聖,不可能鎮封祖帝層次的人物,入口那些冰雕就是證明。若真是稱祖的大人物,那些冰雕要麼全部完整,要麼全部化為灰塵。」方運道。

    「希望那冰祖遺址不會影響到此次生滅之戰,我人族也不求其他,得一寒君足矣。」孟靜業道。

    顏寧逍道:「得寒君哪有這般容易。以前我族能得到寒君之位,是因為冰族在用帝王術,讓我人族和星妖蠻牽制血妖蠻,防止血妖蠻坐大。現在冰族的態度出現變化,事情很變得更加複雜。」

    方運問:「我人族在十寒古地經營如此多年,難道不能從冰族探聽到什麼?」

    「我們至多能間接接觸到冰族妖王,但此事所有冰族妖王都不清楚,只有大妖王知曉部分原委,聽說甚至連一些大妖王也並不清楚。總之,十寒古地不僅是天相發生異變,冰族也出現變化,我等一定要警惕。」

    眾人點點頭,繼續商討。

    方運扭頭看了一眼後方,在狂風暴雪中,眾多人族前行,那些老幼病殘都乘坐雪鹿拉的雪橇車,但雪鹿和雪橇車都有限,青壯年只能在地上一腳深一腳淺地走路。

    十寒古地的雪太大,深度都以丈來計算,有幾人高,所以在隊伍的前面和中間一些地方,有墨家機關和冰族人在除雪,保證大雪至少不會沒過膝蓋。

    下方的人族如同在迷宮中一樣,根本看不到遠處,只能看到前後的人以及兩側的雪牆。

    方運對每一個人都抱有敬意,正是因為他們,人族才能守住十寒古地這處戰略要地,否則的話,極可能會成為妖界入侵聖元大陸的跳板,相當於在聖元大陸額外增加一座妖山。

    他們或許是無法選擇才在這裡生活,但無論怎樣,除了少數人,對人族的貢獻都非常巨大。

    這些人可以分門別類,甚至可以根據他們的身份地位或財富來區分,但是,他們對人族的貢獻,無法用金錢或世俗衡量。

    從第九寒城到冰帝宮,平步青雲不用一個時辰便能到,但人族大隊要抵達那裡,則需要近二十天。

    在臨行前,大儒孔英海消耗聖頁為他們加持了壯行詩,讓他們的身體素質大增,幾乎比得上妖民,這是他們可以快速行軍且不會被凍死的基本保障。

    這位孔英海大儒的壯行詩《常武》,已經修鍊到強大的三境,在這場遷徙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方運看向孔英海,乾瘦的黑面小老頭,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這位小老頭從學會進士壯行詩《常武》開始,每天臨睡前,都會不斷書寫壯行詩《常武》,直到才氣只剩十分之一。

    有人是不言大儒,有人是舌劍大儒,而孔英海則是專修壯行詩的大儒,他們放棄了個人的追求,捨棄其他保命的戰詩詞或能殺敵立功的戰詩詞,專精壯行詩。

    一旦壯行詩達到四境,配以大儒的天地正氣,則會有極為強大的變化。

    獲得四境《常武》加持后,新兵和與妖兵抗衡,而老兵可以單獨殺掉普通妖將。

    專修壯行詩的大儒和兩界山的灰袍們一樣,在軍中最受士兵尊敬。

    在許多士兵眼中,他們比半聖更好。

    時間一天天過去,方運一直與人族大部隊前行,除了履行職責,大多數時間都坐在平步青雲上,讀書修習,寫經義,修史書,撰策論,苦讀不輟,沒有因為在行軍途中而有所懈怠。

    十寒古地的人族對方運的了解遠不如聖元大陸人,大都流於表面,一開始他們看到方運如此刻苦沒覺得什麼,但在三天後,五天後,十天後,方運每一天都如此,他們慢慢改變。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抽時間學習,走路不能停,就低聲背誦眾聖經典或詩詞:行軍不能隨便使用攻擊性戰詩詞,他們就不斷練習喚兵類或防護類戰詩詞。

    全軍都慢慢地開始學習起來。

    十寒古地的大儒與大學士親眼看著隊伍的變化,都為之感慨,偶爾閑談說起此事,必然不吝稱讚,這才是真正的人族領袖。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這幾乎達到儒家讀書人在教化方面的最高境界,僅次於孔聖的有教無類。

    在行軍途中無人例外,每個讀書人都有一定的職責,即便大儒也會輪流守夜,大學士負責軍備、安民、輿情等等各項事務。

    這種時候,任何一個小問題,都可能引發巨大的連鎖反應,營嘯都只是輕的。

    因為每個人都知道,這是一條死亡之路,最終能回返的人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當人陷入絕望,往往會掙脫道德或禮法的枷鎖,最原始的獸性成為住在,情感佔據上風,理智起不到任何作用。

    更何況,即便沒有絕望的時候,也沒有多少人能一直保持理智。

    方運被任命為巡察官,每隔五日他便要巡察人族大部隊,已經是最輕鬆的差事,因為只需要花費半天的時間,而不像其他職位往往要一直做,或者隔一天忙一天,像警戒或探路的大學士根本不可能有時間讀書。

    巡察官也並不簡單,不是坐著平步青雲居高臨下俯視,而是在人族隊伍中整整走六個小時,認真檢查各方面的情況,然後寫一份詳備的文書,若文書寫不好,定然會受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