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第七寒城,各項律法遠比聖元大陸苛刻,因為十寒古地的環境太過惡劣,若不以重刑約束,一旦出現問題,整座寒城都會受到波及。

    這支隊伍行進了十數天,期間除了極少數人意外受傷,從來沒出過任何亂子。

    人族的大隊穿過萬興關,與駐守萬興關的星妖蠻合為一隊,繼續前進,而後抵達第七寒城,跟著百萬星妖蠻一起前往冰帝宮。

    星妖蠻遠比血妖蠻更加理智和有秩序,但即便如此,依舊出現了鬥毆死傷事件,還有一些星妖蠻不守規矩亂跑,結果迷路,至今未歸。

    換做平常時候,星妖蠻定然會去尋找,但在這種時候,即便是那個星妖蠻的親友也不會去找。

    愚蠢也要有個底線,突破愚蠢的底線,就不要怪別人冷漠。

    那些星妖蠻一直在觀察人族的隊伍,看后感慨萬千。

    自從兩族隊伍匯合后,狐璃就再也沒找過方運,兩人偶爾遠遠相見,也只是輕輕點頭。

    方運從狐璃的目光里看到憂色,因為第七寒君與那些星妖蠻全都未歸,狐璃現如今受到星妖蠻質疑。星妖蠻中甚至有傳言說方運與狐璃勾搭成奸,暗害了第七寒君與其他星妖蠻,獨吞了冰祖遺址中的寶物。

    若不是兩族趕路,前往冰帝宮是第一要務,定然會有星妖蠻前去調查。

    即便過半的星妖蠻並不相信方運和狐璃會做出那等事,但已經讓兩族出現裂痕,甚至可以說是貌合神離。

    方運看著狐璃的背影,輕輕一嘆,自己雖然是月皇,可終究是人族,尤其是出了雪崩難題后,堅定表明立場,已經沒辦法以月皇的身份幫助狐璃。

    方運轉身繼續行走,他的身後跟著一支百人小隊,與他一起參與巡察。

    人族人口七十餘萬,隊伍延綿數十里,方運即便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盡善盡美,他只是逆著隊伍的方向前行,動用才氣掃視眾人的狀態或聆聽眾人的話語,全力以赴保證不會有事發生。

    片刻之後,方運走到宗家眾人所在的隊伍邊。

    宗家不比其他六大亞聖世家,是近幾十年才布局十寒古地,這裡的人數較少,只有一千餘人。

    在雙方相遇的一瞬間,方運掃視每一個人,從這些宗家人的目光中,看到其他人沒有的情緒,憤怒、恐懼、譏諷、擔憂和討好等等等等。

    就好像在這一刻,宗家人已經不在乎什麼生滅之戰,不在乎什麼冰帝宮,全被方運吸引。

    其中一些人,方運還認識。

    有在方運成舉人時遭遇天意誦文懲罰碎文膽的慶國狀元季夢先,有在學海中神念有損的冰族混血大學士宗呈冰,有在岳陽樓文會遭遇文膽蒙塵的翰林宗向誠,還有在剛入第七寒城有過一面之緣、差一點成為四大才子的蕭葉天。

    季夢先看著方運的目光極冷,兩人明明只隔數十丈,但如同在冰山上遙遙相望。

    宗呈冰雖然繼承了冰族人應該有的冷漠,但此刻他的目光中閃爍著一團火焰,他本來是冰族混血人中的天才,在文曲星接近聖元大陸前,就已經成為大學士,如果不出意外,他將是冰族人中第一個大儒,名垂青史。

    但是,學海之行讓他神念受損,再難進步。

    至於蕭葉天,輕輕點頭,似是在問候,但那份問候比前幾人的表情更加冰冷。

    因為方運,他與本來唾手可得的四大才子失之交臂。

    在宗家人的隊伍中,方運竟然看到了一個不算宗家勢力之人,那便是荀家的荀燁,當年在聖墟的仇人。

    方運與宗家的關係已經勢如水火,除非宗聖親自出面,否則雙方的仇恨永遠不可能化解,方運也懶得說什麼,禮節性地點了一下頭,就要繼續向前走,荀燁突然開口。

    「方虛聖,聽說是您主導了與星妖蠻聯手,結果呢?三位大學士重傷,至今未能恢復,人族得到了什麼好處?據我所知,血妖蠻與冰族在前不久曾經發表聲明,說當時血妖蠻只准對星妖蠻,不會牽扯到人族,換而言之,您除了讓三位大學士重創,未能給我人族帶來任何好處!您應該道歉!」

    荀燁在小範圍內舌綻春雷,引發附近所有人看向方運。

    方運身後的百人軍士停下,不知所措。

    方運淡然一笑,道:「你這等連血妖蠻之言都相信的人,就別跟我提什麼好處不好處的,應該先去找華家人做個開顱術,看看裡面是不是少了點東西。」

    附近的人忍不住笑起來,不過也有人很奇怪,聽說這位方虛聖彬彬有禮,今天為何立即反擊。

    荀燁面帶憤怒之色,道:「方虛聖您真是文人恥辱,我不過是質疑您,您就仗著虛聖的身份羞辱我,豈有此理!」

    「我乃是此行的巡察官,並未招惹你,只不過是履行職責路過,你就出言攻擊,我如此做已經非常克制!」方運淡然道。

    「我只是質疑,並希望您道歉,何來攻擊之說?簡直血口噴人!」荀燁義憤填膺。

    哪知方運微微一笑,道:「你都能相信血妖蠻的聲明,我怎麼就不能相信你在攻擊我?」

    笑聲四起,這一次許多人已經不再掩飾,放心地笑起來。

    「你……你仗勢欺人!」荀燁滿面通紅,本來準備好好的說辭,完全被方運打斷。

    「我對天發誓,我絕對沒有仗勢欺人,只是仗著沒你那麼傻。」方運一本正經道。

    附近的人看著更覺歡樂。

    「堂堂虛聖,如此油嘴滑舌,未免有些無禮。」蕭葉天冷哼一聲道。

    方運神色不變,道:「鑒於人族隊伍氣氛壓抑,本聖稍稍調解氣氛,讓諸位開心一下,不過現在結束,輪到我讓自己開心一下。那我就老成持重問蕭葉天大學士幾個問題。以三個大學士重傷的代價殺死兩頭大妖王、數十頭妖王以及三十餘萬妖蠻,對我人族來說算不算好處?因舊怨攜私憤挑釁在執行公事的巡察官,這人算不算無禮?堂堂人族大學士,是非不分,一味袒護走狗,又是哪一族的禮儀?人族處於危難之中,你們這幾個鼠目寸光之輩不知保家衛國,不知扶弱救老,無緣無故挑起事端,污衊為人族開路的三位大學士無能無功、詆毀冒著生命危險襲殺大妖王的我,到底是何居心!再敢於此時挑釁,休怪本聖就地誅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