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說完,天空的大雪全被無形的力量阻擋,遲遲落不下來,怪風乍起,附近的雪以方運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吹拂。

    方運看似毫無變化,只是衣衫鼓盪,可所有人只覺一柄利刃指著自己,本能將頭向後移去,生怕被那無堅不摧的銳氣切開。

    「嗤嗤嗤……」

    離方運最近的幾個宗家人,身上的衣衫突然出現一道道裂口,如同被無形的風刃割裂。

    在場之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這明明是大儒的力量,殺機一動,十丈皆敵,附近的所有力量都會幫助他攻擊敵人。

    荀燁嚇得一動不動,蕭葉天咬著牙,竟然也不敢說話。

    那宗呈冰輕嘆一聲,向方運一拱手,道:「這些小輩過於魯莽,還望方虛聖饒恕他們。」

    方運卻冷冰冰道:「本聖從不禁止任何人質疑我,那論榜之上,質疑甚至挑釁我之人成千上萬,我始終懶得理會。但是,我等在前方為了能讓這七十萬人族安然抵達冰帝宮,不惜此身,無懼大妖王,最後蕩平妖氛,為人族清理出一條安穩的道路,你們不領情也就罷了,竟出言攻擊,竟一張口就把我們用鮮血換來的功勞抹得一乾二淨,我沒上去給你們幾個大耳光,已經在教育你們何為守禮!我希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下一次,你們得到的不會是我的解釋,而是真龍古劍!」

    方運說完,邁步便走。

    身後的百名軍士不屑地看了一眼宗家人,案首挺胸,跟著方運大步前行。

    此事很快傳遍整支隊伍,到處都有人為方運抱打不平。

    不等方運走遠,荀平洋帶著兩個荀家老進士抵達宗家人所在,在看到那兩個老進士的時候,荀燁面色慘白,急忙道:「救救我,不要讓我被他們抓走!」

    蕭葉天立刻迎向荀平洋,就要拱手,荀平洋口吐唇槍舌劍,在蕭葉天反應過來之前,劍尖抵在蕭葉天的喉嚨上。

    一縷鮮血流出。

    「住手!」宗家人紛紛大喝,可無人敢出唇槍舌劍,因為一旦出劍,就意味著要與荀聖世家全面決裂。

    「你若敢說一個字,休怪荀某不客氣!」荀平洋收起唇槍舌劍,大步流星走向荀燁。

    蕭葉天死死咬著牙,怒瞪的雙目竟然泛起血絲。

    身為當冰族混血人中的第一天才,身為出色的大學士,身為獲得冰帝力量的幸運兒,在十寒古地,蕭葉天有十足的信心能勝過荀平洋,但是,他卻連一首戰詩詞都不能用。

    一旦用了,不遠處荀家大儒絕對會將其誅殺!

    這裡不是聖元大陸,這裡是慣用重典的十寒古地。

    荀平洋走到荀燁的面前,揚手就是一個耳光。

    啪!

    大學士的手勁何等大,荀燁直接被抽倒在地,面頰變形,碎牙飛出,滿口流血,不敢喊疼,不敢求饒,雙手支著地,一句話也不敢說。

    荀平洋和他爺爺一個輩分!

    「老子提著腦袋去偷襲妖蠻大營,親手殺了兩頭妖王和數百妖蠻,你說老子是個對人族毫無用處的廢物?你應該慶幸不是老子的兒孫,否則直接廢了你扔進冰牢自生自滅!」

    遠處的方運冒出一句:「別亂了輩分。」

    附近的人想笑又不敢笑,想想也是,哪有爺爺輩的自稱老子的。

    荀平洋也不答話,道:「把這個小畜生拎走,家法處置!」

    兩個黑著臉的老進士,一左一右抓住荀燁的肩膀押走。

    荀燁不斷給蕭葉天和宗家人使眼色求救,但是所有宗家人都沉默著。

    這才是仗勢欺人。

    宗家人敢挑釁羽翼初成的方運,但絕對不可能挑釁積威多年的荀聖世家,更何況,這是荀家在執行家法,宗家人若是敢阻撓,荀家全體族老都會炸毛。

    在這個宗法制的社會,干擾家法的嚴重程度要甚於國法,尤其是亞聖世家。

    「何苦呢……」方運輕輕搖頭,繼續做自己的巡察官。

    此事方運看得明白,荀燁一直伺機復仇,但荀燁錯就錯在,還以為這時的方運與那時的方運並無區別,更以為這時的荀家和當時的荀家也沒有區別。

    方運和荀家一直在進步,而荀燁自從文膽破碎,無論是文位還是頭腦,都沒有絲毫的進步,根本不清楚自己與方運的地位已經有多大的差距,這種事,甚至已經不需要方運出手就會有人處理妥當。

    遠處的幾位大儒面帶微笑,都覺有趣,因為他們都知道當時方運為了騙過妖蠻,拿荀燁當借口離開,實則是方運和荀平洋暗中商量好的託辭,根本就沒荀燁什麼事。可現在倒好,荀燁自己往劍尖上撞,方運和荀平洋豈會留他。

    無論是宗家人還是荀家人都有人輕聲嘆息,荀家人雖然覺得荀燁咎由自取,但也有一絲可憐他,因為在人族前往冰帝宮的過程中犯事,必然會罪加一等。

    蕭葉天望著方運的背影,死死咬著牙,此生以來,他從未受過如此大的屈辱,被人以唇槍舌劍劃破脖子都不敢還手!

    「好!不愧是荀聖世家,眼裡不揉沙子!」一個年輕的舉人忍不住大喊。

    一些人紛紛跟著叫好,甚至大聲開罵,負責維持秩序的官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等眾人罵得差不多了,官兵才開始維持秩序。

    方運繼續巡察,盡職盡責。

    走著走著,一個七八歲的孩童有木有樣地在前面的隊伍中向方運彎腰作揖,然後大聲道:「方虛聖哥哥好!」

    方運微微一笑,輕輕點頭。

    孩童笑嘻嘻看著方運,露出兩排潔白的小牙齒。

    突然,方運眉頭一皺,望向前方百丈外的地方,那裡有人在爭吵,即便隔著很遠,方運也能聽到那些人爭吵的內容。

    「都這種時候了,讀書有什麼用?讀給誰看?你們以為人人都是方虛聖嗎?他能活下來,我們能嗎?那些高文位的人能活下來,我們能嗎?馬上就要死了,何必要去讀書?現在讀的書再多,能讓我們活下來嗎?不能!不能!」一個人在大喊。

    「方兄,同為方姓之人,您即便不如方虛聖,也不應反對讀書,更不應該在這種情形下涉及他,以免讓人懷疑你心思不純。」

    「我做的正,行的端,不怕!提到方虛聖,不是在說他,而是以他為標準在說你們,說我們,說我自己!」

    「您這話未免有些偏激。孔聖有言『朝聞道,夕死可矣』。此話的后一句的本意雖然一直有爭議,但對於我們來說都適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