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著那龐大的黑影逐漸清晰,稍稍瞪大眼睛。

    幾乎所有人都吃驚地看著前方那龐然大物,因為這是三百年來冰帝宮第一次展現在世人面前。

    冰帝宮的恢宏壯觀,任何語言文字都不足以描述其萬一。

    那是一座直插天空的壯觀建築,但在所有人的感知中,那並非是一座建築,而是一個世界,如山一般偉岸,如海一般寬廣。冰帝宮通體由反射著七彩光華的冰晶組成,乍一看如同是一座鑽石城堡。

    冰帝宮的屋頂呈圓形,與十寒君王的帝冠有些許相似,與人族的祈年殿有四分相似。

    冰帝宮的穹頂正上方,有一線七彩光芒直上天空,神光沖入雲中,鑽出一個漆黑的洞口。

    十寒古地上空的烏雲彷彿先天形成,終年不散,即便是各族傾盡全力,也無法撼動天空的烏雲分毫,但是,那神光竟然把千里烏雲染成層層疊疊的雲霞,淡淡的霞光如七彩帳幔徐徐落下,如煙似霧,讓這裡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世界。

    千里雲霞被神光的力量影響,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甚至帶動千裡外的烏雲徐徐轉動,最後形成一個半徑超過萬里的大漩渦。

    內部的七彩雲渦與外麵灰蒙蒙的烏雲相連,彷彿分割兩界。

    這座如同鑽石般夢幻的宮殿明明嶄新如故,卻散發著一種久遠蒼涼的氣息,如同一位孤獨的老者,縱然穿著最華麗的衣衫,也沒有任何力量能掩飾他眼中歲月的痕迹。

    方運的目光輕輕一顫,心中起微瀾。

    「原來竟被改名為冰帝宮……」

    方運的目光從壯觀的冰帝宮移開,望向冰帝宮門口。

    上千萬冰族或血妖蠻已經在安營紮寨,通往正門可容納數百人并行的大道空著,兩側則布滿行軍帳,密密麻麻,一望無際。

    在冰帝宮開門前,兩千萬人都要住在此地。

    在天空霞光的照耀下,這裡竟然充滿了祥和,如同是與世無爭的凈土。

    剎那之後,一頭又一頭大妖王或妖王升空,那些冰族諸王們或身穿華麗的人族服飾,或只在腰間圍了一圈厚厚的皮毛露出強健的身體,或是背負雙手雙目空望,豪氣干雲。

    即便沒有外放力量,那裡也彷彿變成天地元氣的盡頭,任何力量進入都無法逃逸。

    與從容不迫的冰族諸王不同,那些血妖蠻則殺氣騰騰,若非十寒古地歷代禁止在冰帝宮開門前廝殺,這些血妖蠻定然會聯手衝過來。

    就在半個多月前,血妖蠻損失了整整兩頭大妖王!

    兩城血妖蠻一共也只有十三頭大妖王而已,而現在,僅剩十一頭。

    原本平和的氣氛變得劍拔弩張,許多人如臨大敵,但是方運卻面不改色,緩緩掃視血妖蠻和冰族的所有妖王與大妖王,把每一張面孔和氣息記在心中。

    方運感到超過九成的諸王有意無意看向自己,淡然一笑,平步青雲徐徐下降。

    長長的人族隊伍上空,一朵朵白雲陸續下降,諸位大學士與大儒落在地上,開始為接下來的安營紮寨準備。

    方運傳音給六位大儒,說自己要對冰宮山進行尋古,最多一個時辰便會返回,並且不再擔任任何官職,因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關係寒君寶座的爭奪。

    六位大儒立刻同意,但是卻不允許方運一人前往。

    一刻鐘后,就見大儒顏寧逍與四位大學士陪同方運,一起原路返回,抵達冰宮山。

    方運進入冰宮山正東方向的通道,也是他們之前走過的道路,這一次不再只是觀看,而是伸手觸摸。

    在方運的手指碰觸山壁刻痕的一瞬間,那一道道刻痕竟然發出淡淡的金色。

    在那些大學士和大儒的眼中,冰宮山和之前比毫無變化,還是老樣子,山壁上的刻痕並無特別之處。

    一道道金色光芒刻痕從山壁上飛起,如同一根根奇形怪狀的金色筷子,飛入方運的文宮。

    完整的古妖傳承原本只能在同血脈之間完成,不同血脈的古妖傳承會變得支離破碎,方運必須要調動所有的力量才能獲取更多的傳承。

    不過,這種方式獲得的傳承沒有任何力量傳承,只有事件傳承。

    無數金光光芒刻痕匯聚在方運的文宮中,不斷碰撞組合,有的光芒刻痕融為一體,逐漸形成有意義的點、線、面,最後形成一張完整的畫面。

    但是,更多的光芒刻痕在碰撞中消耗,化為點點光芒落在文宮的地面,被文宮吸收。

    一直在沉睡的文宮蟠龍身體輕輕動了動,似乎有些焦躁不安,但過了一刻鐘后便穩定下來。

    每當有光芒刻痕的光屑落在地面,文宮會輕輕震動。

    每當光芒刻痕凝聚成一張完整的畫面,文宮會重重一震。

    文宮震動,文宮內的一起都會跟著變化。

    冰宮山下,大雪飄飛,方運右手扶著牆壁,低著頭,身體抖得跟篩子似的,大學士和文星龍爵的天賦好像已經不起作用,大量的汗水自身上冒出。

    方運的前胸和後背陰濕一大片,衣服緊緊貼在身上。

    顏寧逍與四位大學士露出焦灼之色,想要幫方運,卻又不知道如何幫,既怕他有危險想打斷他,又怕他現在正是要緊關頭不能隨便阻止。

    他們五人只能從不同方向包圍方運,警惕地看著四周,阻止任何人打擾。

    「人族的虛聖這是怎麼了?」一個聲音從道路的一側傳來。

    五人一起看向那說妖語之人。

    那是一個典型的冰族人,比尋常的青年男人高出兩個頭,他的手臂比人族壯年男人的腿還粗,全身長滿了三寸到一尺不等的白色長毛,即便臉上也滿是毛髮。

    他的眼睛比尋常的冰族人更加湛藍,猶如一對璀璨的藍寶石。和那些呆板冷漠的冰族人不同,他的嘴角噙著笑意。

    在看到他的一剎那,人族五人如臨大敵。

    「冰同,你想做什麼!你若敢輕舉妄動,即便與冰族全面開戰,老夫也要將你就地誅殺!」顏寧逍直視冰同,周身起風,鬚髮輕飄。

    那冰同哈哈一笑,道:「我冰同好歹也是人稱冰帝之子的天才,豈會偷襲人族虛聖?我只是好奇,所以跟過來看看。不看倒好,一看把我嚇到了。你們以為這冰宮山只是有些奇特,但在我冰族的傳說中,這冰宮山其實是守護冰帝宮的屏障。這上面的刻痕,可是我們冰族祖宗留下的傳承!沒想到,方虛聖似乎是在接受傳承。」

    .
最近更新小說